三门峡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堕落一回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25:54 编辑:笔名

题记:堕落一回就意味着成熟一回    一  秦化捧起桃子脸蛋,连大气都不敢出,桃子说,你压着我了,闻惯了烟味的桃子,真的好长时间没遇见这样的客人了,说秦化不像个跑船的,跑船的人都会抽烟,嘴一张,味道可重了,他哈气的时候一点烟味都没有,这真的应了桃子的心思,桃子不喜欢喝酒抽烟的男人,秦化不抽烟但喝酒,喝了还常常醉,醉了就找不着家门。桃子说,我可是在认真的听着啊,如果你说谎,下一次就别来找我了,这时候,秦化就唱起了长江长这首歌,就会这么一两句,反过来倒过来的唱,桃子问他有完没完了,不会唱就别唱,光会哼哼,说到这里,桃子笑了,她觉得秦化已经把脸贴在自己的颈脖子上了,用手一摸还粘粘的,桃子明显地感到那是泪水,便问,船员,秦化纠正她说,确切地讲就是水手,你没看见网上聊天也有水手这个网名吗?桃子不会上网,光听说电脑那东西挺难学的。  秦化听到女人那细细的缠语,说,中国的船员,就数我们走长江的船员苦,每月工资八九百块钱,有的船员老婆还得靠别人养,桃子说,那不会吧!秦化说是真的,堂堂的七尺男子汉,靠什么来养活家里,还不是靠钱吗?桃子又问,那你每月挣那么少的钱,还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秦化说,女人是阴,男人是阳,这阴阳关系,以前的伟人说过的,否则的话,中国哪来那么的人,桃子说,你说的也对,桃子的爸活着的时候总是说,男人是天,女人是地,现在爸没了!桃子的脸侧在一边,以前,客人总是想把嘴巴贴在自己的嘴上,她不让客人亲她的嘴,这样的话会少生许多病,可是,桃子让秦化亲她的嘴,秦化却把嘴亲在了她的脖子上,桃子问他,你怎么了?秦化说在船上的日子太煎熬,许多困难回家还不能跟老婆说,活的还挺累,人累了就想船立即靠岸,船靠岸,那就是家呀!听到这里,桃子的眼睛顿时放出了光芒,或许,桃子在昨天的梦里已经见着了他,她唤他,小秦!桃子平时很少这样直接问客人,桃子在江湖上匆匆行走了多年,在她的潜意识里也想找个男人来疼她。  这时候,秦化和桃子两人,出现了片刻的安静,稍许,桃子说自己的真名是不能够随便告诉外人的,这样做不是不相信谁,而是觉得没这个必要,你说呢?桃子问秦化,你知道我姓陶就足够了,桃子小心翼翼,来到这里,这里不明身份的人挺多,什么公安、工商还有在政府里面做的,老板关照过她,因为她是初来咋到,让她用眼睛看,老板有时也围着客人鞍前马后地跑,还端上什么水果拼盘之类的东西去慰劳那些人,事后老板说,你懂什么?我那样做是哄人家高兴!  秦化打断了桃子的话,说自己姓秦,名化。他道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后把眼睛一闭,闭上的时候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避风抛锚全放在一边,秦化只想安安静静地在这儿躺一会,然后再起来穿衣服回家。回家是一条很长的路,长江那么长,自己的家还在老的地方,这时候,秦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桃子看到秦化十分痛苦的表情,说他在外边喝酒了,男人喝点酒,总是借酒壮胆,可是你?女人把下面的一截话深沉地埋在肚子里,还是不说的好!说了的话,人家还以为你多情呢。有时候啊,情就像一碗水,不是你喝多了,就是她喝多了,喝没了然后两人就吵架,喝多少才算是多呀?到后来,连什么叫饥渴,自己都不知道了,你说有这样的人吗?女人试探着问。  此时,秦化像一只温顺的羊羔,从老远的山上跑来,跑累了,跑渴了,桃子发现自己的乳房涨鼓鼓的发颤,让一路上跌跌撞撞走来的那一只羊抚摸着,她的脸不由得臊红起来,自己像一只母羊,奶子在不停地发颤。秦化从小是由奶妈带大的,他还记得奶妈的两只乳头长的和这个名叫桃子的女人差不多少,秦化把眼睛微张开,先是一盏淡红色的灯映入眼帘,桃子的脑袋往上一抬,秦化的眼前顿时发暗,桃子黑黑的眸子中间,有那么一点点的杏黄色的珠珠这时也看不见了,桃子的眼睛长得有点像猫,在眼梢的地方微微向上翘。  秦化装作睡着的样子,也有鼻酣声小起,微微的响,微微的颤,好像还有点抖动,如乐符一跳一跃地向上蠕动着爬,一直爬到休止符号面前才停摆,桃子钎细的手指头停在他的肚脐上,笑着呓语道,我会弹钢琴,你信不?还是我爸爸在世的时候教我的,后来不弹了,不为别的,只为爸爸没了就不想学了!  秦化喜欢桃子谈论自己的爸爸,爸爸是男人,客人也是男人呀!而当客人总问桃子有多大岁数时,桃子往往低头一笑,笑出两只酒窝,笑的时候,大多数的客人觉得桃子可怜,没爸的孩子就要自己立门户,也是在这盏粉红色的灯下,桃子一次又一次当着客人的面谈论自己的爸爸,现在,桃子说秦化,你也是爸爸呀!  秦化从按摩床上想爬起来,被桃子摁住,她说,别起来,我帮你按摩按摩呀,按摩一下可舒服了!秦化不会让没爸的孩子替自己按摩,秦化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说,我不想按摩,只想和你说说话,就算你陪我了。秦化还说爸爸就是孩子的檐,从窗户上面伸出去保护孩子,桃子见过檐是啥样的,是既能挡风又能遮雨的那种,上面压着瓦或者草什么的,桃子还是头一次听说爸爸就是檐的讲法,想了一想,觉得也是,她说,是檐!桃子点头的神情就像做对了一道算术题,她为今天能认识秦化这样的男人挺高兴,比吃大娘水饺时的心情还要舒坦。可我总是不明白一件事?桃子用怯生生的眼光盯着秦化看,你是否能告诉我,我爸爸他,为什么突然在那一年,人怎么会没了的呢?  秦化正视桃子,往事真的如烟。桃子穿梭人生,虽有些年头了,可她心里不明白的事情还挺多,有那么多的客人都没回答上她这个问题,是因为那些客人没答到正题上,不知道自己行不?对!秦化说他见过许多懵的人,桃子这几年一直在外面走,其中也就是想找一个明白人,把那件事搞清楚,她不想请街上的算命先生算,那些人都是胡诌的多,不会替人真办事,她相信眼前的秦化,说秦化有许多地方像他的爸爸,她好像在冥想,问秦化今天是几号了,再过几天,桃子想回一趟家,替爸爸上坟。清明时节的雨纷纷,不仅会扰乱许多人的情绪,就连桃子看见秦化也有些陶醉了,她心里说,这是爸爸地下有灵托付给自己的。  秦化发现一双手揿在胸上的力,只是一张纸的份量而已,桃子说不能压疼他,压疼的话秦化会忘记许多话的,如果在许多话里有一句是和爸爸的死因有关系的话,那我不就是一个遗憾吗?桃子说她的爸爸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有一年好不容易分到了房子,四楼,那房一共才五楼,桃子高兴得不得了,桃子和弟弟只等往里搬了,爸爸那是才叫真高兴呢,在万把人的大厂子里,领导只样器重爸爸,于是爸爸和朋友们喝了点酒,,把人喝倒了,喝没了!大伙都这么说,和那分的房子的风水有关系。你知道吗?是真的有关系吗?桃子的爸爸平时有血压高的毛病,他临死前,一只左手还紧紧攥着一把钥匙,他想交给某个人,后来,桃子从别人手里接过钥匙,然后又把钥匙转交给了妈妈,妈,那房子咱还要不要了?妈没回答,她也被旁人说糊涂了,她从来就不知道风水是咋回事?桃子在家是老大,那天,她拿了钥匙去开门,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风水?不就是一间很平常的房子吗?只是没装修,屋子显得有点暗有点乱,她两手把南窗打开,一股潮气直奔窗外,只见屋里地的纸也被吹刮起来,桃子被太阳光挡得眼发花,只好用手做檐,这么挡在脑门的上方,有檐不就好多了?  秦化在想桃子爸爸当年的死因,肯定是和乐极生悲有关,高血压病更容易犯事。人有七情六欲,什么喜、怒、悲、哀、思、恐、惊,对人的身体都能发生影响,但是,你都要把它发挥出来呀,而且要发挥得当,发挥的恰到好处!那才是叫人的功能水平状态。其实,秦化知道什么叫风水,用现代高科技的话来说,就是环境保护。已经高中毕业的桃子,对环境保护这四个字的理解能力,并不次于秦化。  秦化坐起来,靠背把头托的正好,他说,桃子,你先看一下那盏灯,看完了你有什么体会吗?房里的这盏灯,只能说比医院里X光室门前的灯稍微淡一些,你是不是心里感到柔和一点了?桃子点点头说是的。桃子的陶,是陶瓷的陶,不是淘气的淘,桃子这个名先是爸爸叫出来的,在桃子老家,好像没见过真正的桃子,秦化说,真正的桃子在南方,被叫作水蜜桃,就是蜂蜜的蜜,那蜂蜜有多甜啊!灯暗,秦化看着桃子的眼神,心里起了一种反叛,他想像当中的老婆该是这样的女人,杨柳细腰托着丰硕的臀部,其实,诱惑有点像营造一样,只要人在里面加点功夫的话,诱惑的效果就会马上出来的。  秦化没有马上走的意思,马上走的话也把诱惑带走了,先别走,再说会话好吗?桃子总是用征询的口气和客人说话,而秦化乐意接受这种方式,他认为这是女人对男人的尊重,哪怕面前的女人是个骗子,秦化也甘心情愿让她骗!而桃子不是骗子,她连抽烟、喝酒、推牌九什么都没学,从根子上看,桃子的爸爸活着的时候,就是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不推牌九的男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桃子在灯底下,眼圈有点发红,她要问关键的一件事,秦化把想说的话先搁在一边,听她说。桃子把脸凑到他的跟前,问,好人为什么走得那么快?而祸害总是比好人活的时间要长一些?桃子爸爸活着的时候待人可好了,从不跟人家大声嚷嚷,说话总是慢声细语,邻居都说爸爸是家里的顶梁柱,而不叫什么檐,今天就听你说了,说的也到蛮像回事的,那么,妈妈是不是檐呢?桃子的爸爸走了之后,妈妈也似乎神气不起来了。据说陶家在古代也出过状元,留有一宅故居,妈妈说那老房子还有什么看头呀,连檐都没了,檐,有点像人的脸面,大冬天,爸爸的棉帽子上就没檐,结果,雪花飘了他一脸,进屋时先跺跺脚,嘴里喊着,先暖和暖和再说的话,然后,妈妈给爸烫上一壶酒,不多,只有半杯,杯也不大,二两带点零,爸爸咪了一口,脸上一会儿就泛红了。真的不骗你!桃子说她和秦化是一见如故,跟一见钟情相差不多。  秦化在这间温暖如春的小房间里呆的时间挺长了,人愈加发懒,这房不大,间隔开只能放一张床,床有一尺来宽,门上的窗开在近人眼眉处的地方,从里往外看走廊,不用猫腰或者踮脚什么的,走廊上有来回走道的声音,有的走起来脚下发出腾腾的声音,像是有意捣蛋的那种。桃子非要去趴在窗户上去看外面,究竟是谁要和这里的人过不去,做女人也不容易!  二  这一天,秦化接到桃子发来的信息,船正在锚地抛锚,他花钱雇了一个小划子便上岸了,桃子见着他,把他一揉,说是想他了。秦化今天没想做那个作业,他在洗澡的时候发现几个带虚的眼光,有几个人还老盯着他看了一会,秦化不傻,他上了楼看见几个小姐挂着吊带裙走来走去,这说明她们已经上班了,她们上班被叫作上钟。  秦化有思想准备。他让桃子坐好,桃子就把身板挺直了,一只手在按手机上的某一个间接调控子,小手指还或活动的挺快,唰唰的几行字就出来了,她让秦化看上面的内容,秦化把脸一扭,说,这是你的隐私,跟我无关,我只是想和你说一会儿话,说完了就走,傍晚船要靠码头装矿粉。桃子打算把自己奉献给了他,他却把手一挡推开了,桃子有点纳闷,问,你怎么了?  秦化心里发慌,他在似睡非睡中被人叫醒,叫喊声先是从走廊上传过来,如滚雷一般,他知道出事了。  秦化把眼睛睁开,发觉一个警察站在面前,警察没说话,他也常来这里洗澡,脱光的时候将军肚挺大,上次他站在那里说自己站直了看不到自己的小鸡鸡,此话引来一些陌生人的笑,笑过之后,各换各的睡衣睡裤,然后上楼歇息。  秦化没做什么事,只是躺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令那个警察有些不相信,后来警察走时对秦化白了一眼,没邀到功,如当场逮住的话?门又被重新关上,桃子身子一软,倒在秦化的身上,说,吓死我了,今天真要是出点事的话,那怎么是好?  秦化真好,帮她躲过一劫,秦化同时也帮了自己,而秦化的心却放不下来,他劝桃子别做这一行,常在河边走,总要湿鞋的,秦化让桃子把身子坐正了,万一,那人再杀个回马枪怎么办?秦华不知道自己被警察抓住的滋味是什么?  秦化来到休息厅,所有的目光都居焦在他身上,说他今天只差一点点就身败名裂了,桃子坐在秦化边上,她用赞许的眼光看着秦化,并且主动拉住他的手紧紧捏了一下,说,今天要不是你,那肯定出事了。  秦化摇了摇头,他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今天秦化不来,那个警察还不一定来检查,如今的浴室开的比饭店都多的事实,还是谁没看到?都看到了,而且都有执照,有执照,就可以来洗澡,三天两头来检查,来检查个鬼!眼下,客人走的只剩秦化一个,秦化刚上来时在他身后那么多的客人,难道全被吓跑了?又有一个小姐问老板,老板躺在一张靠床上,一个小姐在捏他的鼻子,埋怨老板过年不给警察包红包,这下闯祸了吧?你没听说有一家浴室抓住了一对正在做事的、一对正准备做事的,结果老板被判了八年,罚了十万元,连小姐都送去劳教一年!男的被罚五千元,这罚起来还真狠!说到底,还是老板后台不硬,人家后台硬的,就把浴室开在闹市区的中心,老板朝秦化一笑,随手扔给他一支烟,谁说闹市区不查了?上一回直接是省厅来人查了,中午来两辆面包车,全是便衣,后半夜一点多采取行动,抓了不少。秦化估计,可能是那里的老板把什么大人物给得罪了,半夜,区公安局值班局长,接到配合行动的电话时显得惊慌,局长首先想到是头上这顶乌纱帽,是不是还能保得住?官场如缥缈之烟,秦化打算自己抓一回的想法早就有了,那个时候离他的身败名裂的时间就不远了,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囚犯生涯,他会在里面望着女囚牢的那堵高墙,那是他在猜测,桃子或许也在那里,渡过她人生中痛苦的一段时光,爸爸的影子会在那段铁窗生涯里,不断地闪现在她的眼前,唾弃声会随着岁月年轮的磨划不会泯灭,老年好像是风中残烛一样,整天在飘飘荡荡喘息,知道一把火是怎么熄灭的吗?   共 1446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了前列腺结石该怎么治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昆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