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迷魂夜一个哭泣的男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24:34 编辑:笔名

今晚的夜并无什么的特别,父亲如平常那样熄灭了灯火,然后哄儿子睡觉了。但是在夜半时,十二点钟过后,父亲突然间醒了过来,习惯性地用手摸了摸被窝,没有摸到儿子的身体,再用脚试探着,全床都没能碰触到儿子的气息。父亲开始着急了,因为他的儿子患有轻度的夜游症。曾经有多次,他看见儿子突然从睡梦中坐起来,在床上东摸摸西找找的;还有一次他把儿子叫起来拉尿,儿子没进厕所,却象跑步那样蹬蹬的就跳下了楼梯,他是追赶着下去的,好不容易才抱回了儿子,吓唬得他全身都在冒冷汗!从此之后再也不敢让儿子自己睡了。而且在睡觉前总要先把所有的门窗都锁好。  父亲急忙打开了房子里的灯光,他惊呆住了!  “我们怎么是睡在了这房子里的?儿子呢?他去那里了……”父亲发现自己是睡在了爷爷的房子里。  爷爷与奶奶都死了,并且是不久前才死的。爷爷是患癌症死的,死时一有口痰吐不出来,咳嗽出了一滩血。奶奶一时慌了神,她抱紧爷爷,一只手使劲地勒紧了爷爷的脖子,一只手拼命搓他后背,想要帮他缓缓气。爷爷却是一口气再也接不上来,头一低,软软的身体倒下床来。奶奶大哭不已,家人赶来时,奶奶直说是她谋杀了丈夫,是她勒死了爷爷的。她太激动了,也是有一口气没能接上来,也死了。这两位老人都八十多岁了,奶奶是童养媳,三岁时就被抱过来与爷爷做起了青梅竹马,一起走了倒也够恩爱……  南方人对死人有许多忌讳,爷爷奶奶生前留下之生活用品都烧掉了。老人直到死的那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得了什么病而死的!患癌症的医院检查报告在父亲手里,他听了医生的劝告,不敢说给老人听,消息被瞒住了。他还听了医生的劝说,放弃了给老人住院和开刀的要求,只是回家寻找了些中药给老人吃,辅助些抗癌的西药——一些麻醉类止痛药。爷爷常常叫胸口痛,三个月里不停地轮换了十几种止痛药,癌症病人都是这样的,痛得生不如死!那些止痛药都是吃过数次之后便因身体产生了抗药性而失去麻醉效用。所以在出葬时,不明事白的乡人都在指指点点:“不孝儿呀!老人都没能住进医院便死去了……”父亲也很自责。  此夜的月光柔和得就象长辈的眼神,父亲却恐怖得似是撞见了鬼!他在房子里找儿子,爷爷生前睡过的那张床还在,他掀开了被子,以为儿子可能是躺在了被子下面。先掀开睡被,没发现,又掀开垫背……血!是血!一大滩的血!  “这些血不是已经清理过了吗?连同被子都一起火化了!不是爸爸的,难道?是儿子的!天哪!儿子怎么了?他在那里呀?我的命根子呀!我的儿啊!我们怎么会睡在这里的?是死鬼勾引来的?你这死鬼还不肯放过我的儿子么?我绝饶不了你!你出来!死鬼!你把我的儿子弄去那里了?我要把你打得七魂六魄都散去,让你连鬼都做不成……”父亲狂怒了。  父亲可不是个怕鬼的人,他什么都不怕,就是怕自己儿子会出什么事。所以当知道爷爷患有癌症后,又听信了老婆的科学说法,认为癌症可以传染人,于是偷偷地把爷爷疼爱的孙子骗到外地去读书了,不准儿子回家看望爷爷,甚至是下葬后才把儿子接了回来。儿子是恨极了父亲,不理解父亲为什么都不给他和爷爷说一句话的机会?孙子经常在梦里见到爷爷……  “是儿子在跟我玩捉迷藏吧!肯定是他又犯夜游症了,千万别踩着水窝……不是,是这死鬼又来勾引孙子了,肯定是的!好啊!枉我在你病时那么操劳你的病,你竟然还敢对我儿子下手,你这个老不死的,我老婆是对你不好,经常打骂你,但是我已经一巴掌把她打回娘家了!你还不原谅她么?我马上便去挖了你出来火化了,你不知道我为了能让你入土为安,倾家荡产的给了市殡仪局两万元钱,他们才同意了不火化你,让我偷偷的按传统葬礼下葬了你,而且连你的坟墓的用地钱还是借的呢,三年后还要给你老捡骨,还要再寻找好风水的墓地,还没立碑呢,听说一块碑已经涨价到了三千元了!还有每年的清明、重阳两节,烧不尽的烟火鞭炮,香纸冥钱,祭祀美食……你不还回我儿子的命,我马上便去找你……”。父亲已经怒不可竭了!  父亲是骂骂咧咧的走下了这幢两层小楼房,他和儿子本来是睡在了二楼的左边那间房,右边原来是爷爷和奶奶睡的,他从右边房走出来,经过了左边房时突然撞见了奶奶。  “死鬼!你把我儿子弄到那里去了?快快交出来,不然我挖了你们的坟,火化了你……”父亲一手抓住了奶奶的鬼魂。  “我!我?我不知道,是不是你爸爸弄的,我也在找孙子呢,我找不到孙子!你把我的好孙子藏到那里了?我到死了都没能再见着我的孙子,你把孙子还给我……呜咽”奶奶还是那样矮小和清廋,只是在此夜,她暴露的骨头和深凹的眼窝更见似厉鬼般恐怖。她的指甲已经很长时间没人给她剪了,以前都是孙子给她剪的,父亲突然又回想起了自己童年时,母亲是多么的疼爱他,三天就会给他剪一次指甲。他喜欢趴在了母亲的怀里,让她帮自己挖耳屎……疼痛,父亲终于是放开了奶奶,奶奶的指甲已经抓伤了父亲,父亲一屁股跌倒在了地下,他放弃了!今晚的打击让他一直坚强的男子汉心理都彻底崩溃了,儿子!他也想到了死,他要与儿子一起死掉,这样子他们一家人就真正团圆了……  “肯定是那个老不死弄的!儿子不怕,我与你一起去找那老家伙,虽然他一生里都对我呵护至极,洗衣、做饭、帮我洗脚擦背,跟了他八十几年了,他至死也在坚持着帮我洗衣服……他是怎么死的啊?他患有如此重的病,居然没一个人告诉我!你们安的是什么心哪?天哪!我是个罪人!是我掐死了他的!他不会原谅我了的,如果我知道他是患有癌症,我肯定不会让他再给我洗衣服了的,你们骗了我,拿命来,骗子……”奶奶疯了,她的鬼魂飘忽不定,声音时远时近,长长的指甲狠命地抓痛着父亲。  父亲真的开始怕了,他是在后悔,真的,他是骗子!他听了医生的话,把爷爷得了癌症的病情隐瞒着,以为可以让老人活得长久一点,同时隐瞞了奶奶,害怕老人承受不了心理压力,可是他又后悔,真想杀了那个好心的医生,那天,检查报告出来后,医生跟他说:“患有这种晚期肺癌的病人,我收治的多了,只要是知道了自己病情者,进了医院门,全部是不到一个月便死了的!开刀动手术更是死得更快,活得不足两个星期,而且花的都是高额冤枉钱,说句老实话,我看你是我的亲戚,才这样跟你说的,这笔医药费花得太冤枉了!没用的,不要来住院了,千万不能让老人知道了!或许会有什么奇迹……拿些止痛药回去吧!弄点中药吃,他想吃什么食物,尽量满足他……”  谁都不会想到老人会死得那么快的!就连村人都没有想到,虽然老人已经八十几岁了,但他在没曾患上肺癌前,他的身体硬朗得象是年轻人,他年轻时是个运动健将,在他死前,他就是在被病魔折磨的痛时,他也没让一个人来扶过他一把,每次父亲都想扶一下爷爷,可是爷爷总是一把推开:“不需要!我还行!”是的,他还行,拖了六个月,不是那口咳嗽不出的啖,他可能还不会死去,奶奶也不会死去。  毕竟是两母子,奶奶带领着父亲去找爷爷,在房子背后的窗户下找到了爷爷。爷爷象平时那样坐在了一块青石板上,他象个哲人,总若有所思,不喜言语。  “老不死的!你把我们的乖孙子弄去那里了?我饶不了你……”奶奶飘浮过去责问爷爷。  父亲一见到爷爷,火气先自熄灭了一半,再看到爷爷那高大的身体和如平常一样不怒而威的神情,他感觉着悔恨和后怕,只觉得自己是一生里都在对不起老人,他在爷爷面前总是个做错事了的小孩子。  “求求你了!把孙子还给了我吧!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惩罚就把我带走吧!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他还小,你不这疼爱他的吗?你还给我孩子……”父亲跪下来了,这是他第二次下脆,一生里爷爷从来没让他下脆过,即使是那一次,他童年时做了一次天大的错事,把爷爷的一百元钱偷偷拿去赌博了,爷爷也没打他,没让他脆下认错。父亲的脾气犟得似头牛,他即使是做错了事也不会嘴上认的,即使他心里是在后悔!爷爷了解他。父亲次给人下脆是在给爷爷下葬时。不过他以后每年都要给爷爷下脆了……  “我没有害我的宝贝孙子啊?我在守护着他呢!你不在上面陪着他,你跑下来干嘛了?”爷爷也是一脸的迷惑。  他们三人的哭吵声惊动了村人们,有几个邻居跑过来察看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脆在这里呀?刚才听到了你的哭吵声!这是怎么一回事呀?”一个亲戚在问。  “我的儿子不见了!我在找儿子,刚才是在责问爸爸妈妈,我怀疑是他们把我的儿子勾引走了……”父亲哭着回答。  “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呀?”他的邻居是一脸的迷惑。  “他叫小杰啊!你是看着他长大的,你怎么会有此一问呀?”父亲也是迷惑不已。  “你说的是小杰!那不是一只野猫吗?它天天偷吃你的菜,被你逮到后杀死了,剖开肚子时才发现它已经怀孕了,有六只小猫胎呢?你直是后悔没曾让它把小猫生下来后再杀了它,后来你把小猫,连同它们母亲的肠子,子宫,心肝肺……都埋葬在了这棵梅子树下了,你还……”亲戚说。  “别说了!快别说了……”父亲双手抱着头,放声大哭起来,那件事是他今生错误的罪过。那只野猫经常偷吃他的菜,他不知道那猫已经怀孕有小猫咪了!母亲信佛,那次母亲差点就打了他,他自己也后悔死了,把野猫煮熟了,都给邻居们吃了,他是一口都没有吃。  “可是我的儿子呢?我的小杰呢?他在那里呀?”父亲还在质问。  “你那里有儿子!你还没有结婚呢!你的老婆都不知道是在那里,还找起儿子来了!”邻居在讽笑。  “你的儿子不是跟你老婆走了么?你一巴掌就把老婆打回了娘家,她在走时把儿子也争抢走了,她走时,你都没说过一句挽留的话,还叫她和儿子都永远不要回来了!你永远都不会哭,你以前那曾流过眼泪呀?你爸爸和妈妈死时,你都没让眼泪流出来,你呀!你……”亲戚在教训着他。  “噢!天哪!我想起来了!老婆和儿子哭着跑回娘家了,他们在路上遇着了交通事故,他们都死了!是的死了!我是先给他们办了葬礼,接着又给两位老人送葬!天哪!我为什么还活着呀?该死的是我!是我呀!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父亲疯了。  “可怜的人哪!他老婆是那么贤惠,又孝顺公公和婆婆,又懂得相夫教子!都是那个狐狸精害的!应该把她浸猪笼!好好的一个幸福家庭都让她拆散了,她……”众人都在议论纷纷。  “猫咪!”突然大家都听到了楼上有一声响亮的猫叫声,众人抬起头一看,二楼窗户上正钻出一个人头来,正是他的儿子,原来他还在自己房子里的床上睡着觉的,只是已经被众人吵嚷醒了。  “爸爸!你去那里睡了?我醒来后几次都没看见你在床上,我看见爷爷奶奶那边的房子亮着灯,便以为你是到那边睡去了,你怎么又跑到下面来了,我马上下来……”他的儿子边说着边从窗户跳下来。  父亲吓唬得话都接不上气了,他与众人手忙脚乱的张开了手臂,想要接住可能还在梦游症中的儿子,终于是接着了,惊险的一刻!父亲抱紧儿子,看着他还在熟睡的小脸甜甜的笑了。  天已经大亮了,有两个早起床的乡人在一块坟墓上发现了父亲,他们看见父亲正抱紧了两座连结在一起的坟墓在说着梦话,他是梦游到这里来的,两个乡人赶快叫醒了他,一个乡人又赶紧回村子去通知他的家人了。  这两座坟墓可能是别家人的,谁知道呢?可能爷爷、奶奶、老婆、儿子都在等待着他回家呢!他们昨夜是找了一宵了!谁知道呢?他只是个梦游症患者吧!谁知道呢?这世界上是真的有鬼吧!他在昨夜不是在做梦,谁知道呢?  也就是我自己也是在做着一个梦罢了!谁知道呢?如果你知道,请告诉我吧!     共 46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判断是不是包皮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市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路过你的梦

下一篇:雨的印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