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落魄侯爷种西瓜

发布时间:2019-06-24 18:41:13 编辑:笔名

宝宝们~购买60%以上, 或者睡上一觉就能看到正常章节啦!虞峰一本正经地答道:“店家说,这个双儿吃了好。/杂∧志∧虫/”苏页想到某个不可言说的原因,满头黑线。春韭婶子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个愣小子,你怎么跟人家说的?”虞峰愣愣地回道:“我只说是给家里的双儿吃。”“你呀!”春韭看了苏页一眼, 笑眯眯地说道,“人家肯定是误会你家双儿怀身子了!”虞峰一愣, 继而挠挠头,嘿嘿地笑了起来。苏页撇开头, 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春韭掩着嘴笑笑, 说道:“既然你回来了,我就走了, 你专心熬药, 午饭我叫山子送来。”虞峰干脆地应了声, 把一个纸包递过去, “给山子他们尝尝。”春韭摆摆手, “小子们塞些什么都能长个, 小页病着, 给他留着。”说完, 不等虞峰再劝, 便拿上竹箩, 掀开帘子出去了。虞峰无奈地叹了口气, 想着等虞山那小子来的时候再给他好了。熬药的工夫, 虞峰跟苏页说起了闲话。“我到县衙给你告假的时候,看到于三被皂隶们扭着,说是要关到牢里去。”苏页平静地点了点头,似乎并不觉得惊讶。他平时也是这副处事不惊的模样,虞峰没有多想,而是继续说道:“听说是得罪了大人物,以往的旧事也被翻出来,没个三年五载是出不来了。”“于县丞都受了牵连,降为县尉,掌管治安捕盗之事,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冲着底下的人大发脾气。”说这话的时候,虞峰并没有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模样,只是在陈述事实。这让苏页更加高看一眼——这个男人,比他预想中的还要正直稳重。此时的虞峰并不知道苏页生病的原因,也不知道于三的事和苏页有关,否则的话,他定然不会如此平静。***两剂药下去,苏页的烧就退了,又好吃好喝地养了两天,就连身上的皮肉伤都看不出来了。偶尔被虞峰粗手粗脚碰到的时候,还是会疼,苏页咬牙忍着,不肯表现出来。因此,虞峰一直不知道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双儿竟然受过伤。这天,苏花大娘从山里回来,听说苏页病了,特意过来看他,后面还跟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兽皮的少年。“这是我娘家侄子,家里没人了,我便把他带了回来。”苏花大娘介绍道,“小竹也是双儿,却不若小页这般稳重识礼,大娘想着,你们以后多接触接触,望指着这小子能稳重些。”苏页礼貌地应下,然后冲着那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讲真,他听到对方也是双儿的时候,虽然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好感。这个世界双儿原本就不多,大多数都会像女子一样闷在家里,想结识个小伙伴都难。更何况,按照苏页的审美标准,眼前的双儿眉毛浓黑,眼睛炯炯有神,肤色健康,一脸英气,模样十分出挑。不过,对方看他的眼神就没那么友善了。苏页倚在床上,脸色略显苍白,对上小双儿咄咄逼人的目光,十分诧异——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这是次见面吧?苏花大娘碰碰小双儿的手臂,叮嘱道:“我去和峰子说落户的事,你顾着些小页。”对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仅没有回应,反而撇开了头。苏花大娘瞪了他一眼,便到厨房去找虞峰了,留下苏页和陌生的双儿面面相觑。“我叫苏青竹,你叫什么?”小双儿扬着下巴,高傲地问道。青竹?苏页点点头,单看外表,这个名字倒也称他。如青竹般挺拔标致的小双儿明显没什么耐心,皱着眉催促,“我问你呢,你叫什么?”“苏页。”苏页有些好笑,就像在面对一个中二期的叛逆少年。苏青竹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了一番,毫不掩饰地露出嫌弃的表情,“峰哥有房子有地,定然要娶一个顶顶好的小嫂子,至于你……”苏青竹摇了摇头,“太弱了。”苏页挑挑眉,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你觉得他这么好,为什么自己不嫁给他?”苏青竹倏地瞪大眼,颤抖着手指向苏页,“你你你……你不要脸!”说完,便掀开帘子,怒气冲冲地跑出去了。苏页耸耸肩,这就不要脸了?*虞峰进来的时候,苏页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什么事这般高兴?”他把药锅放到矮几上,好奇地问道。“那个双儿挺有趣的。”“小竹子吗?”小竹子?苏页挑眉,叫得还挺亲密。虞峰一边滤药渣,一边笑着说道:“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他是个双儿。那小子打小就皮实,无论是跟着苏大叔打猎,还是跟着我找人打架,从不含糊。”苏页轻笑,“你还打过架呢?”“哈哈,常有的事儿,小时候淘得很。”虞峰笑声爽朗,苏页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好听。虞峰把药碗递到苏页嘴边,“趁热喝,不烫嘴。”苏页咕咚咕咚喝了,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虞峰欣慰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遗憾——将军不是说媳妇喝药都要哄一哄的吗?“你们从小就认识吗?”苏页再次开口。“谁?”虞峰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苏页说的是苏青竹。他丝毫没有理解到小双儿心里那些弯弯绕绕,自然而然地说道:“山上条件不好,双儿又极难养活,小竹子自打落地一直到十岁都是在苏花大娘家养着。”哦,原来是青梅竹马。“他今年多大?”“十八。”虞峰停下手中的活计,不解地看向苏页,“小页子似乎很喜欢小竹子?”喜欢吗?是挺好玩的。苏页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虞峰笑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小页子多大了?”“也是十八。”虞峰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说:“我二十三了。”都到了成亲的年龄,小页子你就不要犹豫了!苏页撇开头,只当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县令大人的提醒】县令大人办事效率很高,转天就送了人去虞家村学手艺。春韭婶子原本听了苏页的转告还不大信,这回亲眼见了人,又有县衙来的大人笑眯眯地和她说话,可谓是受宠若惊,自然是倾囊相授。县令到底感念苏页的大义,在询问过他的意见之后,将其命名为“虞家村布鞋”。苏页虽然有些不好意思,然而又不方便讲明做鞋方法的真正来例,只得应下。不出一个月的时间,虞家村布鞋便普及到了整个万年县。虽然没能借此赚钱,村民们却比赚了大钱还要开心,用苏花大娘的话说就是,“出去赶集的时候,哪个不夸咱们虞家村?咱们走起路来都觉得有面子!”苏页见大家这么高兴,也变得积极起来,他有事没事就画些新样子,系带的,绑口的,用兽皮做鞋面的,各种花样层出不穷。贾丁个发现商机,软磨硬泡地哄着苏页签了份代理售卖的合用,他非常厚道的把大头让给了虞家村诸人,自己虽然赚得少,却赢得了苏页的好感。不知为何,贾丁就是觉得,苏页的好感可比一时的银钱重要得多。当然,将来无数次实践证明,他的感觉十分准确。由于其样式不断出新,用料也不乏好货,再加上贾家商队的宣传,虞家村布鞋渐渐从穷苦人家普及到社会上层,就连京城官宦之家都有了它的影子。当然,这是后话。***虞家村布鞋得到县令大人的认可,不仅是虞家村得了实惠,就连代为进献方子的扁桓都如愿以偿地被提升为县丞。转天,扁桓的家人便送来一个大陶缸。那口缸底小口大,足有半人多高,外表略糙,内里却光滑,正是苏页从网上见过的模样。扁桓难得露出笑模样,乐呵呵地介绍道:“先前听了小页的建议,扁某便知会家人尝试烧制,由于坯料大,失败了许多次,就在前日终于成了,小页看看,可还满意?”苏页自然是十分满意,礼貌地问道:“前辈这口缸可否卖给我?”扁桓当即板起脸,“说什么卖?先前便说好了,若能烧成,便送一口给小页!”贾丁也在一旁帮腔,“小页那么好的点子,不收他的钱就是大方了,做什么还给他?要我说,以后小页家用缸扁兄都得免费供应才成!”原本是句玩笑话,扁桓却一本正经地应下,“合该如此。”苏页没有当真,但也没再推辞。这样爽快的性格,反倒更加引起两位同僚的好感。扁桓再次惋惜道:“可惜是个双儿,若为男子,前途定然不可限量。”贾丁却有了不同的想法,“即便是双儿又怎样?扁兄不妨想想,这层身份可曾埋没了他?”扁桓闻言,不由怔住。贾丁拍拍他的肩,迈着方步走了。倘若苏页看到这一幕,想必会忍不住感慨,若非贾丁无意,县丞的位子会换个人坐也说不定。*那么大一口缸,明明晃晃放在户曹司,想不引起围观都难。县令大人的小心腹黑瘦小伙闫小路特意跑来询问。苏页言简意赅地回道:“用来储水,便不用每日去挑。”闫小路由衷地点点头,“我娘和小妹在家,一个比一个力气小,若有这么一口缸可就方便多了。”贾丁状似无意地搭话,“小路呀,可是大人让你过来问的?”“不是,我就是好奇……”说完似乎又觉得这种单纯的好奇心似乎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于是特意补充道,“若是大人问起来,我也好回话。”贾丁点点头,别有深意地说道:“这口缸不仅能装水,还能储存粮食。”闫小路面上一喜,“真的?你、你没开玩笑吧?”贾丁敲了敲那缸,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自己看看,若加个盖子,雨水可渗得进去?鼠蚁可爬得上去?”闫小路围着大缸正转三圈,反转三圈,不得不承认,“还真是!”贾丁勾着他的肩,悄悄说道:“这么重要的用处,就算大人不问,你也可以主动说嘛!”闫小路没心没肺地笑笑,“我这就去说!”说完,便迫不及待地跑走了。贾丁看着小少年欢脱的背影,露出狐狸般的笑。一转头,对上苏页和扁桓别有深意的目光。贾丁笑意加深,异常大方地摆摆说:“你们不用特意感谢我。”苏页无奈地摇摇头,眼中盛满笑意。扁桓却是一本正经道了谢。储粮用途非同小可,若是过了县令大人的目,不管他会不会特意宣传,都能让扁家陶缸的名气更上一层楼。然而,这话却不能由扁桓来说,也不能是苏页。贾丁,无疑是的人选。*不出一盏茶的工夫,县令大人再次驾临户曹司。他一眼便看到院中大缸,开门见山地问道:“这缸真能储存粮食?”扁桓主动站出来,回道:“自家留用定然可以,倘若是官仓,其中花费恐怕不小。”县令想必也考虑到这一点,很快冷静下来。不过,他在仔细测试过大缸的防水性之后,还是肯定地说道:“虽然不能用于官仓,普通人家也是够了,扁桓,这是你想出来的?”扁桓诚实地答道:“是苏页苏小哥的主意,下官只是照着他的描述让家人尝试着做了出来。”又是苏页?县令慕风不由将视线放到苏页身上。此时,苏页正站在案边,微微低着头,垂手而立。慕风心内纳罕,一时也顾不上避讳,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着苏页。虽然他身上穿着普通麻衣,周身的气韵却难以遮掩,不仅是俊美的长相,就连那双会写字的手都没有一丝农家人的模样。他早就知道这个双儿身份不一般,想到昨日京城送来的那副画像,对比着苏页低敛的眉眼,慕风不由多想了些。他轻咳一声,特意说道:“上边发下来一个寻人公告,说是京城的永安侯府丢了小少爷,问问是否来了咱们万年县,身为户曹官员,几位多注意些罢!”苏页一怔,不由看向慕风。他是在特意提醒自己吗?他为何会这样做?苏页看向慕风的同时,慕风也在看他。苏页的疑惑、惊讶悉数落入慕风眼中。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暗自想道:这位才华横溢的双儿,恐怕做不久了。*苏页的确不想冒险。不管县令的提醒出于何种目的,他都决定要避避风头。好在,他们三个都不是点卯应付的人,户册的整理速度比预计得还要快许多,剩下的部分就算剩下贾、扁二人也能在年前顺利完成。苏页将自己的打算同负责户曹司的曹县丞说了,曹县丞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除了应有的工钱,还给了丰厚的赏钱。苏页礼貌地表示感谢。曹县丞平日里就像个笑面菩萨,说起话来却是滴水不露,“苏小哥是大人召来的,去留自然也由大人亲自来定……唯有一点,本官十分在意,小哥家的饼那般美味,今后若是吃不到,可就不美了!”后半句自然是玩笑话,前面那句却是特意提醒苏页,这一切都是受了慕风的指示。无论曹县丞心思为何,苏页对慕风的确是十分感激。他想到这段时间在户曹司听到的闲言碎语,今秋多雨,土层湿润,蛇鼠众多,县令大人似乎在为官粮储备之事发愁。苏页回忆着前世看过的那些官仓的储粮方法,林林总总地写出来,打算呈给慕风,也算对他有意提醒的回报。此时此刻,苏页怎么也不会想到,此举对于这个时代究竟有怎样的意义。虞峰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笑,“刚烧的热水,在桶里,正好洗脸。”

黄山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海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舟山癫痫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孩子便秘怎么办 宝宝晚上睡觉咳嗽 宝宝正常大便 宝宝便秘拉不出怎么办 景德镇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昭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室缺医院 崇左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金昌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张掖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酒泉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安顺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有哪些法四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拉萨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昌都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昌都有哪些全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外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银川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北屯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二甲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三级医院 合肥有哪些三乙医院 芜湖有哪些一甲医院 白山有哪些三丙医院 松原有哪些二乙医院 怒江有哪些二级医院 阿里有哪些二级医院 保亭有哪些三乙医院 宁夏有哪些医院 萍乡有哪些医院 鞍山其他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自贡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自贡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室缺医院哪家好 邯郸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湘潭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大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大连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肝炎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芜湖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产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厦门房缺医院哪家好 朔州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