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落魄侯爷种西瓜

发布时间:2019-06-24 18:41:13 编辑:笔名

宝宝们~购买60%以上, 或者睡上一觉就能看到正常章节啦!虞峰一本正经地答道:“店家说,这个双儿吃了好。/杂∧志∧虫/”苏页想到某个不可言说的原因,满头黑线。春韭婶子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个愣小子,你怎么跟人家说的?”虞峰愣愣地回道:“我只说是给家里的双儿吃。”“你呀!”春韭看了苏页一眼, 笑眯眯地说道,“人家肯定是误会你家双儿怀身子了!”虞峰一愣, 继而挠挠头,嘿嘿地笑了起来。苏页撇开头, 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春韭掩着嘴笑笑, 说道:“既然你回来了,我就走了, 你专心熬药, 午饭我叫山子送来。”虞峰干脆地应了声, 把一个纸包递过去, “给山子他们尝尝。”春韭摆摆手, “小子们塞些什么都能长个, 小页病着, 给他留着。”说完, 不等虞峰再劝, 便拿上竹箩, 掀开帘子出去了。虞峰无奈地叹了口气, 想着等虞山那小子来的时候再给他好了。熬药的工夫, 虞峰跟苏页说起了闲话。“我到县衙给你告假的时候,看到于三被皂隶们扭着,说是要关到牢里去。”苏页平静地点了点头,似乎并不觉得惊讶。他平时也是这副处事不惊的模样,虞峰没有多想,而是继续说道:“听说是得罪了大人物,以往的旧事也被翻出来,没个三年五载是出不来了。”“于县丞都受了牵连,降为县尉,掌管治安捕盗之事,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冲着底下的人大发脾气。”说这话的时候,虞峰并没有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模样,只是在陈述事实。这让苏页更加高看一眼——这个男人,比他预想中的还要正直稳重。此时的虞峰并不知道苏页生病的原因,也不知道于三的事和苏页有关,否则的话,他定然不会如此平静。***两剂药下去,苏页的烧就退了,又好吃好喝地养了两天,就连身上的皮肉伤都看不出来了。偶尔被虞峰粗手粗脚碰到的时候,还是会疼,苏页咬牙忍着,不肯表现出来。因此,虞峰一直不知道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双儿竟然受过伤。这天,苏花大娘从山里回来,听说苏页病了,特意过来看他,后面还跟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兽皮的少年。“这是我娘家侄子,家里没人了,我便把他带了回来。”苏花大娘介绍道,“小竹也是双儿,却不若小页这般稳重识礼,大娘想着,你们以后多接触接触,望指着这小子能稳重些。”苏页礼貌地应下,然后冲着那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讲真,他听到对方也是双儿的时候,虽然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好感。这个世界双儿原本就不多,大多数都会像女子一样闷在家里,想结识个小伙伴都难。更何况,按照苏页的审美标准,眼前的双儿眉毛浓黑,眼睛炯炯有神,肤色健康,一脸英气,模样十分出挑。不过,对方看他的眼神就没那么友善了。苏页倚在床上,脸色略显苍白,对上小双儿咄咄逼人的目光,十分诧异——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这是次见面吧?苏花大娘碰碰小双儿的手臂,叮嘱道:“我去和峰子说落户的事,你顾着些小页。”对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仅没有回应,反而撇开了头。苏花大娘瞪了他一眼,便到厨房去找虞峰了,留下苏页和陌生的双儿面面相觑。“我叫苏青竹,你叫什么?”小双儿扬着下巴,高傲地问道。青竹?苏页点点头,单看外表,这个名字倒也称他。如青竹般挺拔标致的小双儿明显没什么耐心,皱着眉催促,“我问你呢,你叫什么?”“苏页。”苏页有些好笑,就像在面对一个中二期的叛逆少年。苏青竹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了一番,毫不掩饰地露出嫌弃的表情,“峰哥有房子有地,定然要娶一个顶顶好的小嫂子,至于你……”苏青竹摇了摇头,“太弱了。”苏页挑挑眉,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你觉得他这么好,为什么自己不嫁给他?”苏青竹倏地瞪大眼,颤抖着手指向苏页,“你你你……你不要脸!”说完,便掀开帘子,怒气冲冲地跑出去了。苏页耸耸肩,这就不要脸了?*虞峰进来的时候,苏页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什么事这般高兴?”他把药锅放到矮几上,好奇地问道。“那个双儿挺有趣的。”“小竹子吗?”小竹子?苏页挑眉,叫得还挺亲密。虞峰一边滤药渣,一边笑着说道:“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他是个双儿。那小子打小就皮实,无论是跟着苏大叔打猎,还是跟着我找人打架,从不含糊。”苏页轻笑,“你还打过架呢?”“哈哈,常有的事儿,小时候淘得很。”虞峰笑声爽朗,苏页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好听。虞峰把药碗递到苏页嘴边,“趁热喝,不烫嘴。”苏页咕咚咕咚喝了,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虞峰欣慰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遗憾——将军不是说媳妇喝药都要哄一哄的吗?“你们从小就认识吗?”苏页再次开口。“谁?”虞峰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苏页说的是苏青竹。他丝毫没有理解到小双儿心里那些弯弯绕绕,自然而然地说道:“山上条件不好,双儿又极难养活,小竹子自打落地一直到十岁都是在苏花大娘家养着。”哦,原来是青梅竹马。“他今年多大?”“十八。”虞峰停下手中的活计,不解地看向苏页,“小页子似乎很喜欢小竹子?”喜欢吗?是挺好玩的。苏页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虞峰笑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小页子多大了?”“也是十八。”虞峰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说:“我二十三了。”都到了成亲的年龄,小页子你就不要犹豫了!苏页撇开头,只当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县令大人的提醒】县令大人办事效率很高,转天就送了人去虞家村学手艺。春韭婶子原本听了苏页的转告还不大信,这回亲眼见了人,又有县衙来的大人笑眯眯地和她说话,可谓是受宠若惊,自然是倾囊相授。县令到底感念苏页的大义,在询问过他的意见之后,将其命名为“虞家村布鞋”。苏页虽然有些不好意思,然而又不方便讲明做鞋方法的真正来例,只得应下。不出一个月的时间,虞家村布鞋便普及到了整个万年县。虽然没能借此赚钱,村民们却比赚了大钱还要开心,用苏花大娘的话说就是,“出去赶集的时候,哪个不夸咱们虞家村?咱们走起路来都觉得有面子!”苏页见大家这么高兴,也变得积极起来,他有事没事就画些新样子,系带的,绑口的,用兽皮做鞋面的,各种花样层出不穷。贾丁个发现商机,软磨硬泡地哄着苏页签了份代理售卖的合用,他非常厚道的把大头让给了虞家村诸人,自己虽然赚得少,却赢得了苏页的好感。不知为何,贾丁就是觉得,苏页的好感可比一时的银钱重要得多。当然,将来无数次实践证明,他的感觉十分准确。由于其样式不断出新,用料也不乏好货,再加上贾家商队的宣传,虞家村布鞋渐渐从穷苦人家普及到社会上层,就连京城官宦之家都有了它的影子。当然,这是后话。***虞家村布鞋得到县令大人的认可,不仅是虞家村得了实惠,就连代为进献方子的扁桓都如愿以偿地被提升为县丞。转天,扁桓的家人便送来一个大陶缸。那口缸底小口大,足有半人多高,外表略糙,内里却光滑,正是苏页从网上见过的模样。扁桓难得露出笑模样,乐呵呵地介绍道:“先前听了小页的建议,扁某便知会家人尝试烧制,由于坯料大,失败了许多次,就在前日终于成了,小页看看,可还满意?”苏页自然是十分满意,礼貌地问道:“前辈这口缸可否卖给我?”扁桓当即板起脸,“说什么卖?先前便说好了,若能烧成,便送一口给小页!”贾丁也在一旁帮腔,“小页那么好的点子,不收他的钱就是大方了,做什么还给他?要我说,以后小页家用缸扁兄都得免费供应才成!”原本是句玩笑话,扁桓却一本正经地应下,“合该如此。”苏页没有当真,但也没再推辞。这样爽快的性格,反倒更加引起两位同僚的好感。扁桓再次惋惜道:“可惜是个双儿,若为男子,前途定然不可限量。”贾丁却有了不同的想法,“即便是双儿又怎样?扁兄不妨想想,这层身份可曾埋没了他?”扁桓闻言,不由怔住。贾丁拍拍他的肩,迈着方步走了。倘若苏页看到这一幕,想必会忍不住感慨,若非贾丁无意,县丞的位子会换个人坐也说不定。*那么大一口缸,明明晃晃放在户曹司,想不引起围观都难。县令大人的小心腹黑瘦小伙闫小路特意跑来询问。苏页言简意赅地回道:“用来储水,便不用每日去挑。”闫小路由衷地点点头,“我娘和小妹在家,一个比一个力气小,若有这么一口缸可就方便多了。”贾丁状似无意地搭话,“小路呀,可是大人让你过来问的?”“不是,我就是好奇……”说完似乎又觉得这种单纯的好奇心似乎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于是特意补充道,“若是大人问起来,我也好回话。”贾丁点点头,别有深意地说道:“这口缸不仅能装水,还能储存粮食。”闫小路面上一喜,“真的?你、你没开玩笑吧?”贾丁敲了敲那缸,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自己看看,若加个盖子,雨水可渗得进去?鼠蚁可爬得上去?”闫小路围着大缸正转三圈,反转三圈,不得不承认,“还真是!”贾丁勾着他的肩,悄悄说道:“这么重要的用处,就算大人不问,你也可以主动说嘛!”闫小路没心没肺地笑笑,“我这就去说!”说完,便迫不及待地跑走了。贾丁看着小少年欢脱的背影,露出狐狸般的笑。一转头,对上苏页和扁桓别有深意的目光。贾丁笑意加深,异常大方地摆摆说:“你们不用特意感谢我。”苏页无奈地摇摇头,眼中盛满笑意。扁桓却是一本正经道了谢。储粮用途非同小可,若是过了县令大人的目,不管他会不会特意宣传,都能让扁家陶缸的名气更上一层楼。然而,这话却不能由扁桓来说,也不能是苏页。贾丁,无疑是的人选。*不出一盏茶的工夫,县令大人再次驾临户曹司。他一眼便看到院中大缸,开门见山地问道:“这缸真能储存粮食?”扁桓主动站出来,回道:“自家留用定然可以,倘若是官仓,其中花费恐怕不小。”县令想必也考虑到这一点,很快冷静下来。不过,他在仔细测试过大缸的防水性之后,还是肯定地说道:“虽然不能用于官仓,普通人家也是够了,扁桓,这是你想出来的?”扁桓诚实地答道:“是苏页苏小哥的主意,下官只是照着他的描述让家人尝试着做了出来。”又是苏页?县令慕风不由将视线放到苏页身上。此时,苏页正站在案边,微微低着头,垂手而立。慕风心内纳罕,一时也顾不上避讳,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着苏页。虽然他身上穿着普通麻衣,周身的气韵却难以遮掩,不仅是俊美的长相,就连那双会写字的手都没有一丝农家人的模样。他早就知道这个双儿身份不一般,想到昨日京城送来的那副画像,对比着苏页低敛的眉眼,慕风不由多想了些。他轻咳一声,特意说道:“上边发下来一个寻人公告,说是京城的永安侯府丢了小少爷,问问是否来了咱们万年县,身为户曹官员,几位多注意些罢!”苏页一怔,不由看向慕风。他是在特意提醒自己吗?他为何会这样做?苏页看向慕风的同时,慕风也在看他。苏页的疑惑、惊讶悉数落入慕风眼中。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暗自想道:这位才华横溢的双儿,恐怕做不久了。*苏页的确不想冒险。不管县令的提醒出于何种目的,他都决定要避避风头。好在,他们三个都不是点卯应付的人,户册的整理速度比预计得还要快许多,剩下的部分就算剩下贾、扁二人也能在年前顺利完成。苏页将自己的打算同负责户曹司的曹县丞说了,曹县丞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除了应有的工钱,还给了丰厚的赏钱。苏页礼貌地表示感谢。曹县丞平日里就像个笑面菩萨,说起话来却是滴水不露,“苏小哥是大人召来的,去留自然也由大人亲自来定……唯有一点,本官十分在意,小哥家的饼那般美味,今后若是吃不到,可就不美了!”后半句自然是玩笑话,前面那句却是特意提醒苏页,这一切都是受了慕风的指示。无论曹县丞心思为何,苏页对慕风的确是十分感激。他想到这段时间在户曹司听到的闲言碎语,今秋多雨,土层湿润,蛇鼠众多,县令大人似乎在为官粮储备之事发愁。苏页回忆着前世看过的那些官仓的储粮方法,林林总总地写出来,打算呈给慕风,也算对他有意提醒的回报。此时此刻,苏页怎么也不会想到,此举对于这个时代究竟有怎样的意义。虞峰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笑,“刚烧的热水,在桶里,正好洗脸。”

黄山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海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舟山癫痫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