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大夏王侯第三百七十五章一剑

发布时间:2020-01-25 04:31:11 编辑:笔名

大夏王侯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一剑

北蒙王庭,天地的震动,惊醒梦中的明月,起身推开房门,看着西方,俏脸微变。..

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一位急报从宫外穿入,小太监拎着灯笼快步走来,跪地求见。

紫晶上前接过急报,转身进殿交给了明月。

明月看完奏报,神色震惊,杨鸿重伤,危在旦夕。

泠水上游,一座寒冰铸造的踏已初具雏形,塔前,白衣男子催动真元,不断为霜塔贯入力量。

四方神塔座塔将要建成,与此同时,荒城东边,劫炎运转功体,牵引地火,开始建造第二座神塔。

异法现,大地隆隆颤动,数十里内,天摇地动,地火喷涌,顷刻之间,一尊地火炎塔伫立而起,周遭尽成焦土。

神州大劫,冥王将临,又有西土来者为祸,不利的局势,再度恶化。

神州各地,每位先天都感受到了这大难将至的气息,心神一阵强烈悸动,升起不安。

九天之上,月色如血,这一刻,就连普通百姓都能看出情况有些不对劲,心中恐慌起来。

黎明时分,准备出门劳作的人,突然发现该亮起的天,依旧血月高挂,晨阳未升,黑夜始终覆盖天地。

越来越恐惧的心,在人们之间蔓延,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恐慌的等待中,又一个时辰后,高挂的血月终于落下,朝阳升起,驱散黑夜。

知命侯府,宁辰坐着轮椅看着窗外的天,眉头皱起,麻烦了。

先前,白日的时间虽然也在慢慢减少,但是并不明显,如今突然少了一个时辰,会让人心彻底大乱。

晨昏失序,毫无疑问,是冥王降临的先兆,如今的情况,真是糟的不能再糟了。

“侯爷,暮姑娘醒了”若惜走来,轻声道。

“推我过去”宁辰收回心思,吩咐道。

房间中,暮成雪醒来,美丽的容颜稍显苍白,不过,看上去已没有什么大碍。

宁辰走来,他有事要问,在南荒之时,他和离接过冥王之招后,便陷入昏迷,以当时情况,他们已不可能逃得回来。

“渠离死了”暮成雪开口道。

事实并不复杂,三言两语便解释清楚,然而,真相却残酷的让人震惊,永夜教主听闻前者醒来,亦前来相问,在听到渠离出事后,身子狠狠一颤。

宁辰沉默下来,心思复杂异常,没想到救他们会是渠离。

永夜教主眸中伤痛难掩,的,他还是欠她的。

“节哀”感受到身后出现的气息,宁辰缓缓道。

冥王之劫,还未真正降临,已造成许多难以挽回的悲剧,非是他不解人意,如今情况,已没有时间悲伤。

永夜教主非是寻常人,强行压下心中的伤感,道,“你的本体何时能回?”

“还要等一等,生无两卷难修,短时间内很难回来”宁辰解释道。

永夜教主眉头微皱,这着实不是什么好的消息,自从与冥王交手以来,侯府中的战力急剧耗损,如今想要正面抗衡有冥王坐镇的神教,已越发困难。

“如果可能,将度厄寺住持和金杖国师请来,这个时候,多一分力量便多一分希望”永夜教主提醒道。

宁辰点头,经过昨夜的剧变,这两人定然也感受到了永夜神教方向那可怕的力量,联手共抗冥王,是的选择,否则,谁都不可能在这场灾难中幸免。

“教主去弥界山,晚辈去北蒙,分头行事,请来两人后,在侯府汇合,再共商破阵之事”宁辰提议道。

“恩”

永夜教主点头,如此安排为合适,眼前年轻人与弥界山的恩怨不小,由他出面去请,相对而言更好一些。

做下决定,两人都不再多拖,各自准备动身。

“用不用我和你一起去”暮成雪凝声道。

“不用,你安心养伤,今后未知的危险会更多,你尽快养好身上的伤才是重要的事”宁辰微微一笑,道。

“你自己呢,你的身体再不好好养复,很有可能就再也难以痊愈”暮成雪认真道。

“没事,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实在不行,舍掉便是”宁辰笑了笑,道。

说完,宁辰看了一眼身后的若惜,道,“走吧”

若惜沉默地点了点头,推着前者走出了房间。

片刻后,鬼轿驶出侯府,直接朝北蒙王庭方向掠去。

暮成雪走到窗前,看着离去的鬼轿,美丽的眸子中闪过淡淡的光华,他可曾有一刻为自己想过?

鬼轿北行,铃声幽幽响动,在大夏北方划过一抹流光,鬼轿之中,咳声不时响起,若惜侍奉在一旁,白色手绢染上鲜红,刺目异常。

“侯爷”若惜眼中的泪水再难遮掩,点点落下,她不懂什么分身本体,但是她看得出来,侯爷已撑得很辛苦。

“若惜,有得便要有舍,用不着伤心,只要能阻止冥王降临,再多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话声落,宁辰疲惫地闭上双眼,尽可能地多恢复一些精力。

至今为止,他还没有任何对付冥王的办法,他不知道三灾大圆满的古之贤者有多强,但是,冥王的存在,毫无疑问已远远超出了这个界限。

所以,阻止其降临,是的选择。

北蒙天池,鬼轿驶来,落下,若惜推着轮椅上的宁辰走出,恭敬等候。

“师尊被陛下召走,不知何时才会回来,若无要事,还是请回吧”天池外,响起四铭剑的声音,平静道。

宁辰眸子一眯,心中感到不太对劲,北蒙发生了什么事,竟让明月召回了金杖国师。

“多谢”

宁辰道了一声谢,旋即乘上鬼轿,再度北行而去。

有些不对,明月平白无故不可能会召回金杖国师,定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鬼轿疾驰,迅速北上,速度更快三分。

北蒙王都,皇宫百里之外,泠水河畔,一座霜塔伫立,冷冽的气息不断荡开,天地冰封,而且还在不断向四周蔓延。

泠水两岸,一尊尊人形冰雕出现,来不及逃命的百姓,在这四方神塔的威势中,彻底尘封。

霜塔之上,沂水寒凌立空中,功体催动,不断汲取着神州大地的本源之力,冥王将临,神州沦陷已不远,他们要尽快建好四方神塔,方能及时回去。

皇宫中,明月站在殿前,看着远方若隐若现的冰塔,精致的脸上尽是怒意。

金杖国师现身,上前听命。

“毁了那座塔”明月语气带怒,下令道。

“是”

金杖国师领命,应道。

下一刻,金杖现芒,铃铃响动中,金杖国师踏空而上,朝着冰塔方向疾掠而去。

“不知死活”

霜塔之上,沂水寒看着迅速掠来的金光,眸子闪过一抹冷意,手一握,寒冰神剑入手,剑锋划过,霜冷九州。

“生法令”

金杖国师转动手中金杖,一道道金环碰撞之声响起,耀眼金光澎湃而出,光照天地。

“一法定乾坤”

乾坤法定,万象清明,至极之招撞上神剑之威,轰然一声巨响,天地隆隆颤动。

一招之后,金杖国师退半步,稍落下风,神色却没有太多变化。

“哦?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的对手”

沂水寒眸子微眯,看样子,眼前之人距离踏入第二灾也不远了,可惜,那也只是多挣扎一会而已。

剑急旋,千万道光华荡开,霜雪天降,极尽升腾的冻气,迅速在天地间蔓延,直让人感受深入骨髓的冷意。

金杖国师神色凝下,金杖凝元,沉沉绽放。

就在这时,远方鬼气弥漫,幽幽铃声中,一道鬼轿迅速驶来,转眼之间,已近战局。

“两位,还请住手”

鬼轿红帘掀开,一道红衣身影凌空走出,看着两人,平静道。

见到来人,两人眉头都是一皱,收招停手。

“知命侯,这里已不是大夏疆域,此事应该你无关”沂水寒沉声道。

他已尽量避开大夏的疆土,目的就是不惹上此人,毕竟知命侯府之中有着一位第三灾的强者坐镇,他们不得不忌惮。

另外,那日大夏皇城中还出现了两位第二灾的强者,虽然很快掩去了气息,但是他们还是清晰地察觉到了。

眼前年轻人手中能调动的强者太多,能不惹,则不惹。

宁辰没有回答,看了一眼前方伫立的冰塔,眉头皱了皱,这便是这些人来神州的目的吗?

“可否问一下,那三座塔建在了哪里?”宁辰回过目光,看着眼前白衣男子,平静道。

“都不在大夏境内,东边的地火炎塔在大夏无双城以东四百里,至于剩下的两座,暂时无可奉告”沂水寒冷声道。

地火炎塔现在应该已经快要建成,眼前年轻人很快也会知道,告诉他也无妨,不过,其余两座塔的位置,在姚曼和劫风开始建造前,尚且需要保密。

“呵”

听到地火炎塔的位置,宁辰冷声一笑,看来当初没有将神州之上惹不得的地方告诉他们是对的。

就在这一刻,遥远的东方,一道瑰丽无双的剑气自荒城破空而出,轰然斩向了百里之外的地火炎塔,隆隆震颤中,方才建起的神塔瞬间崩塌。

本书来源:..

晋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在线预约
贵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台州的牛皮癬医院
秦皇岛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