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心灵】余情未了(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9:35 编辑:笔名
摘要:正当小丑鱼安逸地享受日光浴时,突然平静的湖水,波翻涌动,巨大的水波从远处震荡过来。各种小鱼惊慌失措地在水里乱逃乱窜,小丑鱼也摆着尾巴加快了速度往家的方向游去。然,一条青灰色大鱼张着大嘴从正面扑向小丑鱼,小丑鱼乱了手脚,惊慌之中进了大青鱼嘴里。就在小丑鱼在黑暗的鱼嘴里丧失一点希望时,却意外的被大青鱼从嘴里吐了出来,大青鱼像看怪物一样仔细端详了小丑鱼一番:“又脏又丑。”说完扬长而去。 【一】

在临安城外除西湖还有一个东湖不为人所知。那里柳树成荫,清净幽雅,微风拂过,粼粼湖水,层层微波。
立秋,天空澄碧,湖水清澈。
一条小鱼悠闲地在湖里畅游,享受阳光照射的暖意。她总是独来独往,她一出现各种小鱼朋友都逃之夭夭,就因为她脸上有一块紫色胎痣,像一条水蛇趴在她半边脸上,一直延伸到脖子。她戏称自己为“小丑鱼”。没有异性对她的骚扰,她潜心修行了五百年,她要成鱼仙了。
正当小丑鱼安逸地享受日光浴时,突然平静的湖水,波翻涌动,巨大的水波从远处震荡过来。各种小鱼惊慌失措地在水里乱逃乱窜,小丑鱼也摆着尾巴加快了速度往家的方向游去。然,一条青灰色大鱼张着大嘴从正面扑向小丑鱼,小丑鱼乱了手脚,惊慌之中进了大青鱼嘴里。就在小丑鱼在黑暗的鱼嘴里丧失一点希望时,却意外的被大青鱼从嘴里吐了出来,大青鱼像看怪物一样仔细端详了小丑鱼一番:“又脏又丑。”说完扬长而去。
刚刚经受一场生命的浩劫,又来一番心灵打击。小丑鱼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她伤心的是:她是个垃圾,做别人的美餐都没有资格,修炼成仙又有何用?她绝望,漫无目的地在水中游荡……
此时,一曲优美的箫声从远处传来,吸引了心灰意冷的小丑鱼,她向着箫声游去。看到岸边有一吹箫男子,头戴纶巾,一袭白衣,腰缠玉带,斜挂一柄长剑。双手持萧,闭目吹奏。箫声婉转清越,穿透水波,进入小丑鱼耳畔。小丑鱼一动不动地倾听萧曲,似婉转、似悠扬、似放旷、似震颤,仿佛男子的心声随着箫一并发出……
曲罢,男子张目。那一汪碧水似眼眸泛起的秋波一顾;两道浓眉是忧思惹来的眉峰轻蹙。男子转身,大步离去,白衣随风起舞,像在小丑鱼眼前飘走。
曲终人散,意犹未尽的小丑鱼,落落寡欢地游回了家。每天来听萧成了她的牵念。

【二】

湖心处小丑鱼家里,小丑鱼一直看妈妈在忙碌。
“妈妈,这些小球球是什么东西?”
“是我们每年身上脱落下来的鱼鳞、鱼翅、鱼液混合海藻制成的。它们对伤口有奇异的功效,看到那颗的药球,它可是救命的良药。”鱼妈妈一边忙着一边耐心讲给小丑鱼。
小丑鱼抓起一颗大药丸,仔细端详,它会救命?
“那吃了它会变成人么?”小丑鱼充满期待的大眼睛忽闪着等鱼妈妈的回答。
“修行200年可以在人间做20天的人身……”
“这么说我可以做50天的人了?”没等鱼妈妈说完,小丑鱼兴奋地跳起来。“妈妈,快告诉我怎样才会变成人,让我试验一下。”
自从生下小丑鱼,鱼妈妈从未见过她这样高兴快乐过。为了满足小丑鱼的好奇心,鱼妈妈把咒语传授给小丑鱼。小丑鱼迫不及待地把咒语在心中默念数遍,只觉得身上又痛又痒,好多五颜六色的光晕围绕着自己。不一会儿小丑鱼变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鱼妈妈赶紧拿来铜镜。看到铜镜里的自己,小丑鱼确实感到新鲜刺激,当看到浮在脸上的胎痣,她又不安起来:“你看,你看,讨厌的痣还在我脸上。”小丑鱼撅起小嘴儿。
鱼妈妈为小丑鱼拿来一顶蓑帽,帽上围有紫色的面纱,小丑鱼戴上蓑帽穿上紫色纱衣在铜镜里左右端详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小丑鱼欢快地跑出家,鱼妈妈追出来:“鱼儿,你去哪儿,记住五天后马上回来……”
“知——道——啦——”小丑鱼头也没回跑远了。
河岸边,吹箫男子依然闭目凝神吹奏。一阵筝曲打乱了他的箫声,他抬眼四处寻找声源。在河对岸,一位少女紫衣飘飘,蓑帽紫纱拂面,双手抚琴,仿若仙子。琴曲叮咚如泉中水,铿锵有力如山涧瀑,柔中带刚在玉指间流淌。吹箫男子呆若木鸡,屏气凝神,侧耳倾听。一曲终了,少女收琴,扭摆腰肢,渐行渐远,看不见紫色,只剩满目的斑黄。男子轻叹一声,无心吹箫,也悄然离去。
小丑鱼激动得无法入眠,她的第六感观告诉自己,她引起吹箫男子的注意,她的琴声一响,他的箫声停止。
小丑鱼早早来到河对岸,纤纤玉指弹奏出《高山流水》,手在琴,心却在对岸。曲子要结束了却不见吹箫男。在她心意烦乱,曲调不谐时,一阵箫声吹来,稳住了欲散的曲调,她弹,他伴,婉转和谐,美妙如天籁,穿越高山,响彻云霄……
弹罢,小丑鱼站起,对着岸边的他施礼,吹箫男子双手抱拳算是回敬。
转眼到了第五天,她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向对岸望去。见那男子挺胸站立,双手后背,朝小丑鱼的方向遥望。小丑鱼感叹五天的时间如弹指一样飞快过去,她抱琴走出树林来到岸边调整坐姿,一抬头只见那男子驾了轻舟,冲开万顷玻璃皱,徐徐向她驶来。
躲是躲不开了,小丑鱼不知如何是好。她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从衣袖里掏出笔墨和纸,在琴背做起画来。瞬间一幅小鱼嬉戏图跃然纸上,此时小舟停靠岸边,男子弃船踏岸。
见他玉箫斜插腰带间,双手抱拳向小丑鱼弓腰施礼:“在下姓韩名卿,敢问姑娘芳名?”
小丑鱼红唇微启,嘤嘤细语:“我本姓于唤秋,欣赏君的才艺,想我今去不知何时与君再聚,特作画一幅送作纪念。”
韩卿看过画由衷惊叹:“姑娘真是多才多艺,令小生钦佩。这么说来,你我何时才可琴箫和鸣?”
“待到明年春暖花开,我们再聚。”
韩卿频频颔首,提笔在画上题诗一首:不见君形影,何曾有欢悦。
忽地一阵秋风吹过掀起小丑鱼面纱,颈下的痣暴露出来,她慌忙扭转身去,落荒而逃。

【三】

五天的人间经历,让小丑鱼找回亲情以外被关注、被追崇的感觉。不敢展露自己的容颜是她为苦恼的事。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游到南方去?”
“等到下了第二场大雪,河面结了冰,我们就走。鱼儿怎么还是不高兴?”
“脸上的痣要是没有该多好。”小丑鱼怅然沉郁地说。
“改了性别脸上的痣就没有了,不过会有胡须的呦!”鱼妈妈爱怜地看着小丑鱼。
小丑鱼依然潜伏在河里每天看韩卿吹箫。
下了场雪,风夹杂雪花扑打在韩卿脸上,眉毛和胡须挂着晶莹的霜花。箫声变得凄冷忧伤,时而慌乱,时而走音。重复了几次,他放弃了吹奏,提笔在树下挥毫: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凭阑袖拂扬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从那以后,小丑鱼再没见到韩卿的身影,她神情落寞,无缘故对着妈妈发起脾气。她无奈,她神伤,她痛心。那刚刚在内心燃起的 就这样灰飞烟灭了,难道真要等到来年的春暖花开时节,那时他会不会把小丑鱼忘了?小丑鱼暗暗抛泪……
河面结了薄薄的冰,小丑鱼依然坚持每天到河边,留恋在此不愿离去,期盼可以见到那熟悉的身影。
第二场雪下得很大,把韩卿题的诗掩埋了,山川变得白茫茫一片,如小丑鱼的心一样苍白。
鱼妈妈把药丸分散带在身上,给小丑鱼也揣上一丸,做好了充分的出游准备。
鱼群大军出发了,每年都要有一次。在一个河水湍急的上游口,跃过去就算胜利,很多年幼的小鱼因为无法跳跃,堆积在下游口。小丑鱼看到妈妈一次成功跃过到了上游,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她不想周而复始循环这种单调的生活,她要寻求新的生活,即使短暂她也要尝试。小丑鱼义无反顾顺流而下,离妈妈越来越远……

【四】

一个二八青春少年,一身灰色斗篷,荡着天真的笑脸在皑皑的冰雪中行走。他停下脚步大口喘着气,腾腾热气伴随着寒风使嘴角两撇长长的胡须像旌旗猎猎飘舞。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几滴猩红的血迹在雪地上分外醒目,他顺着血迹一直走到山脚下的一个洞口。受好奇心的驱使他慢慢进入山洞,洞里阴暗冰冷,转过几个拐角,见有一堆篝火,旁边的草堆里躺着一个人,看不清面部。少年又往前走了几步,听到脚步声,草堆里的人挣扎着坐起,只见他怒目圆睁,由于紧张牙齿紧紧咬住嘴唇。手握刀柄,剑拔弩张。
“小生姓仇名俞,看到外面的血迹找寻到此,想必壮士一定身负重伤,可否信得过小生为你医治?”少年彬彬有礼一脸的诚意。
见是个毛孩子那人放松了警惕,抱拳回敬:“兄弟莫怪,我被仇家追杀流落到此。在下姓万名方字朔,看兄弟年龄尚小,就称我为大哥吧!”
仇俞从怀里掏出药丸,刮下些药沫,为他清洗了伤口,敷上药。正在此时,只听见钗裙环佩清脆悦耳,仇俞抬眼望去,见一女子提着陶罐向洞内走来。
“妹子,快来见一见我刚认的小兄弟,他的药真好用,敷上就不痛了。”
仇俞起身上前施礼:“见过姐姐。”姑娘巧笑嫣然,媚眼生辉。
寒暄几句,仇俞不敢久留,告别兄妹二人,离开山洞,继续前行。

【五】

仇俞在临安城大街徘徊多日,未见到韩卿踪迹。一晃二十天过去,这天在一处酒馆仇俞正独自喝着闷酒,有一男子领着书童坐在旁桌。唤来小二,点了两盘牛肉,一壶烧酒,玉箫搁在桌上。仇俞见了萧方才注意此人,原来正是他苦苦寻觅的韩卿。韩卿脱去风雪斗篷,拍打身上雪尘,店小二已把热酒奉上,他端起一碗扬脖灌了进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为引起韩卿的注意,仇俞持酒吟道:“自送别,情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
韩卿一惊,转身看这位少年,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稚气未脱却留着两撇胡须。于是端酒走向仇俞:“在下姓韩名卿,请问小兄弟何方人士,想必不是本地人,看来面生。”
仇俞起身回敬:“我姓仇名俞,外省人士,来此游历,观风逛景。临安城真是好风光啊!”
“方才小兄弟所吟诗句是何人所作?”
“哦,我恰逢在路边休息,见一树上有诗,非常赏识,就记了下来,不知是哪位才子所作?”
“哈哈……让兄弟见笑,是在下不才,一时兴起在树上题诗。想必你我今日有缘,何不来个一醉方休?”
当晚两人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醒来,仇俞发现自己不在客栈,而是一间简洁干净的房间里。仇俞捋顺一下两道胡须,回味着昨日的相逢,快乐和幸福充满内心。这时,韩卿推门而入:“小弟休息得可好?想小弟是来游玩的,不妨住到家里你我相聚更方便些,我也可以做你的向导。”
“给兄长带来诸多不便,敬请宽恕。”
“哎,小弟客气,昨晚你我二人结拜兄弟,难道你都不记得了?”
“恕小弟不胜酒力,什么也记不得了。既然你我成了结拜兄弟,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
就这样仇俞在韩卿的家里住了下来。韩卿领着仇俞观看他的宅院。大大小小四十六间,院中有花园、亭阁、小桥流水。每天早起韩卿都要舞剑强身,剑在其手,挥洒自如,看得仇俞眼花缭乱。
他们访遍名胜古迹,闲暇时,他吹箫他弹曲,吟诗作画好不痛快。韩卿感慨万千:“俞弟乃真是我的知己呀!”
韩卿拉着仇俞到他的书房,书房里挂着那幅小鱼嬉戏图,韩卿陶醉往事向仇俞讲述那段艳遇。看着韩卿脸上泛起的红潮,时而高兴时而伤感。仇俞被幸福湮没了,她不再是那个没人理睬,当食物都嫌脏的小丑鱼,她是韩卿心中的圣女,韩卿为她倾倒,为她痴狂,为她相思,为她忧伤。仇俞真想对他吐露真情,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仇俞知道还有二十天自己就离开韩卿,何不把这份美好珍藏在心中呢?

【六】

一日,他们游历归来,在茶楼休息。闲谈中,仇俞的后背被轻拍了一下。他回头见一紫衣装束女子,头戴蓑帽,紫纱遮面,朱唇张启,口吐珠玑:“莫非弟弟忘记姐姐了?”
在仇俞吃惊之下,女子摘取蓑帽露出真容。仇俞恍然想起是在山洞中巧遇的那位万方的妹妹。仇俞连忙起身:“幸会姐姐,万大哥怎么没见?”
“哥哥有事在半路耽搁了,让我再此多住几日等他。”
“快一同坐吧,给姐姐引荐,这位是我结拜兄长韩卿。大哥,这位是万姑娘。”
相互施礼坐下后,仇俞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眼前的万姑娘。见她肤如凝脂,柳眉杏眼,青丝高绾,钗佩作饰,紫衣更显其妩媚。为显眼的就是她颈处若隐若现的胎痣,虽然特意用衣服掩饰,却仍能看得真切。仇俞端茶抿了一口,抚弄着胡须心生羡慕,世间真有绝色女子,如果没有那痣就更完美了。仇俞见韩卿目不转睛地盯着万姑娘,碰了他一下,韩卿渐觉失态,红潮袭上面颊,忙解释:“万姑娘见笑,小生喝茶上脸。”
惹得仇俞胡须吹的乱飞,仰头大笑。两朵红云飞上万姑娘的粉面,红唇轻抿,酒窝深深,垂了眼帘,楚楚动人。
自从韩卿见了万姑娘就像丢了魂魄,再无心陪仇俞闲逛。三天两头往万姑娘家跑,刚开始还带着仇俞,后来索性不再和仇俞同往。仇俞倍感失落,恨恨地骂他,见色忘义。
孤灯相伴,仇俞痴痴地发呆,是万姑娘夺走了韩卿的心,没等到春暖花开,他已经变心了,他不在系念着小丑鱼了,想到此仇俞泪水簌簌,看得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韩卿很忙,天不亮就走,夜晚才归。眼看离去的日子越来越近,仇俞意夺神骇,他后悔应该在万姑娘来之前离开就好了,起码在心里仍有那份绚丽,现在那份情愫像易碎的陶瓷经不起推敲,扎在他心里,滴滴流血。黯然伤神了几日,仇俞决定离开,再不走他就没有机会找到未封冻的河流。

共 728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余情未了》,一篇感动人心的“人鱼恋歌”,传奇的神话故事里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情缘,凄美而绵长。女主人公是一条修炼了五百年的鱼,因为脸色有块难看的胎记,所以她戏称自己为“丑鱼”,在一次偶然的回家途中,她被优美的箫声所吸引,从而遇见了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主人公——韩卿,韩卿是一位精通音律的飘然剑客,“头戴纶巾,一袭白衣,腰缠玉带,斜挂一柄长剑”,可谓风流倜傥,虽然人鱼有别,不属同道,但是丑鱼还是义无反顾地暗恋上了这位潇洒英俊的韩卿,此情何堪!后来,丑鱼从妈妈口中得知五百年的修行可以换来五十天的人身,这让丑鱼十分高兴并立即付诸实施,咒语音落,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刻立于镜前,令丑鱼遗憾的是脸上的胎记依然如昨,尽管如此,她仍然开心地踏上了寻找爱情的旅程,然而,相聚总是那么短暂,他们琴箫合奏的天籁之音很快就消失了,离别时丑鱼做了一幅小鱼嬉戏图送给韩卿以表心迹,韩卿题诗做合,此时两人已然情投意合。就在鱼群准备逆流大迁徙的时候,丑鱼毅然顺流而下念着咒语让自己变成一位翩翩少年,化名仇俞去寻找韩卿,期间相识了万家兄妹并施以援手,不料却给韩卿带去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就在韩卿以为万姑娘就是心仪已久的恋人(丑鱼化身的紫衣姑娘)而紧追不舍时,从心灰意冷的仇俞那里得知万家兄妹正是自己多年来的仇敌。一场刀光剑影之后,韩卿受重伤却执意让仇俞用的灵药去救万姑娘,自己不幸离世孤独地走过了奈何桥,被一白发老婆婆告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才恍然大悟“仇俞”就是与他河边一见钟情的紫衣姑娘,也就是修行五百年的“丑鱼”,让他心痛不已的是为了能够让他返回阳间“寻爱”,丑鱼竟然代他受过跳进了永不超生的忘川河。,韩卿悔恨万分,热泪肆流,纵身跳进了波涛汹涌的忘川河,从此,东湖里“有两条小鱼儿你追我赶,嬉戏畅游……”。十分精彩的传奇小说,从中不仅能够欣赏到文学的无穷魅力,而且还能感悟到人生的真谛,那就是:容颜易老,真爱永远!【编辑:雨春】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0200016】
1 楼 文友: 201 -10-18 21:10:14 问候作者,创作愉快!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2 楼 文友: 201 -10-18 21:11:24 十分精彩的传奇小说,从中不仅能够欣赏到文学的无穷魅力,而且还能感悟到人生的真谛,那就是:容颜易老,真爱永远!值得欣赏的小说,推荐共赏!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楼 文友: 201 -10-18 21:11:54 期待更多精彩点缀心灵、溢美江山!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5 楼 文友: 201 -10-2 00: 1:09 恭喜你佳成精!心灵因你而更精彩!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6 楼 文友: 201 -10-2 16: 6:40 秋姐姐,看到你欣喜。作品我那天读了。再来评。有点忙,先留个脚印。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7 楼 文友: 201 -10-2 21:14:29 这小说有味道,引得我一口气读完。匠心独具。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小孩中暑的症状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小孩老是流鼻血
如何消除小儿积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