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你是我的色彩快穿

发布时间:2019-06-25 19:14:49 编辑:笔名

看到这行字的小天使, 说明您的购买比例不足, 补足比例即可看到。杂#志#虫  “那就是这种啊。”女服务员用手指着饮品那一栏里面, 有一行英文名字特别长的,“这种我们客人试过后很喜欢喝的,各种水果味都有。”杨铭一听说水果两个字,点了点头:“那就这个吧,要香蕉的,还有樱桃的。”秦青竹原本要拒绝的,看他这样说,就把嘴角抿起来, 没再说什么。大概杨铭根本不知道这是一种进口的果味洋酒吧?虽然没什么酒味,其实后劲特别足。不过杨铭主动开口尝试,他会满足。大不了喝多了, 他把人送回宿舍。过不多时, 饭菜都上齐了, 香蕉的果酒是淡黄色, 樱桃则是粉色。秦青竹给他倒了一杯,杨铭看着粉色的液体,先是伸出小舌尖舔了一下,有淡淡的樱桃甜味,不由笑眯了眼睛, 小口小口喝起来。秦青竹怕他喝得太急, 时不时给他夹些菜尝尝, 同时把他爱吃的几样暗暗记在心里。一瓶果酒很快见了底, 秦青竹看着另一瓶,有点儿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打开。不然先带回去,下次再尝?正想着,就见杨铭啪地把筷子一放,霸气十足地说:“开啊!怎么不开?一瓶酒都拿不定主意,是不是男人?”秦青竹一愣。杨铭从来没跟他用这种口气说话。这是……喝多了?他下意识地看向杨铭的眼睛,冷不防酒瓶被对方抢去,啪啪几下打开,非常豪气地给他和自己都倒了一杯:“来,阿青,为了我们的友谊,干一杯!”咬字非常清楚,但目光已经找不到焦点。秦青竹皱了下眉头,想从杨铭手里把酒瓶拿回来。杨铭不肯给他,还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小气鬼”,说他舍不得给自己喝酒。秦青竹听得哭笑不得。等他把杨铭带回宿舍时,一路上还醉闹不休的人前后左右没找到酒瓶,失望地坐到床上。秦青竹去洗手间弄了条湿毛巾,出来给他把脸擦了擦,刚要起身,手却被拉住。床上的人支着一条腿半坐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秦青竹面色不变:“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爸爸把你托付给我,我当然要对你负责才行。”负一辈子的责。杨铭盯了他半天,郑重其事地问:“秦青竹,我问你一句话哈!”“什么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可喜欢可喜欢那种?”秦青竹的心一跳,下意识就要否认。不过他很快控制住自己。有什么可否认的?本来他就喜欢他。再说,现在杨铭喝醉了,不管他说什么,只怕醒来都不会记得。不必担心拒绝。“是的,我喜欢你,可喜欢可喜欢那种。”秦青竹认真地回答。杨铭松了口气,突然放开抓着他的手,哈哈大笑起来:“我就说嘛,你一定喜欢我,不然老亲我干嘛?不过你小子太怂了吧?”“怂?”秦青竹抬头看着对方,眼珠黑沉沉地,看着有些瘆人。“当然了!”杨铭笑声收起大半,挤眉弄眼地说,“你看别人,真要喜欢人,都是直接提枪上阵,你呢?除了找借口亲一口,抱一抱,你还能干啥?哎我说,你不是那方面不行吧?”一边说还一边拿肩膀撞了秦青竹一下,递了个“大家都懂”的眼神,看着对方不可言说的部位JIAN兮兮地笑。秦青竹知道有人喝多了会蒙头大睡,有人喝多了变身话痨,情绪激烈的甚至大哭大笑大吵大闹。刚刚察觉对方喝多时,他一闪而过的念头是:“原来他是变话痨这种。”可杨铭刚刚的话刷新了他的认知。这哪是话痨啊?这分明是贱啊!看那表情,那动作,那话语,无一不踩着人的底线,让人恨得牙痒痒地,巴不得立刻把他压在身下这样那样,狠狠地惩罚,看他还敢不敢得瑟。明明清醒时端正刻板得像个老古董,喝多了竟然是这种性子。秦青竹忍了又忍,没忍住,直接压了上去,噙住对方的唇就吻起来。等他放开对方,就见杨铭傻愣愣地看他,还伸手摸自己的嘴唇:“甜甜的,樱桃味儿,好吃。”“……”这家伙,就不知道他现在多勾人!秦青竹磨了磨牙,好声好气地哄他:“听话,躺床上好好睡一觉,不然会头疼。”说着帮他把外套脱掉,又把被子拉好。杨铭眨巴着眼睛看他,过不多时突然又嘿嘿笑起来。“秦青竹,你嘴是樱桃味的。”“对。”“你嘴里有樱桃,对不对?”“……对。”明明已经盖好被子了,怎么就不好好睡一觉?真真磨人!再这么下去,自己心里的火什么时候才能散净。秦青竹叹气。“你知不知道你身上也有俩樱桃啊?”杨铭的笑声变大,听起来又有点儿JIAN兮兮地。秦青竹一愣,抬头看去,却发现对方正直勾勾地看着他上身,抿着嘴乐。他刚刚帮温清擦脸时,毛巾没拧干,水淋到了他的衬衫上。再加上刚刚一顿忙活,沾水的衬衫全贴到身上。难怪他笑成这样。秦青竹磨磨牙。一个只知道三点一线的书呆子,行为举止从来不逾矩,突然转变画风在他面前得瑟,实在让人想……把他就地正法。第二天,温清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压在秦青竹身上,不由大吃一惊。他急忙起来,冷不防头脑一阵眩晕,像有针在里面乱刺一样,又涨又疼,伸手揉了起来。秦青竹慢慢睁开眼,坐起身帮他揉着太阳穴。“小妖,昨天晚上我和秦青竹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温清在脑子里着急地问。MD,他这身子本来就沾不了酒,哪知道昨天点的那两种饮料,喝起来是水果味,甜滋滋的,后劲那么大。早知道就不喝了!“……”“小妖?不会真的发生过什么吧?”温清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在自己和对方身上都扫了几眼。没穿外套,不过内衣都穿得好好的,至少从外表看没什么问题。他想了想剧本里那些床-戏之后应该有的反应,一点点对照着感觉一下,身体和平时没有不同。他松了口气。喵喵的!虽说只是意识体,就算发生了也没什么,但他还是想尽量拉开一些两人的距离。对方可是全星际有名的卫烽上将,他呢?一个超不入流的小演员,悬殊大得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都形容不了。那可是他连仰望都看不着影子的存在。至于系统保持缄默,他一时没放在心上。秦青竹眼睛微眯,看着他的表情,声音暗沉听不出情绪:“怎么了?”“没有,”温清深吸了口气,“我就是想看看昨天晚上有没有给你添大-麻烦,毕竟我这人要是喝多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儿。”想到昨天晚上那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家伙,秦青竹眼神暗了暗。“是啊,你昨天晚上可真是难伺候!”温清一脸问号地看过去。“我?”他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又指了指对方。“是啊,”秦青竹磨牙,“话痨,强吻,往别人身上扒,扯都扯不下来,该做的不该做的你都做了!”温清一愣,等想到了什么,不由大惊失色,差点儿从床上掉下去。要不是秦青竹眼疾手快拉他一把,他说不定会摔成什么样。“我,我,我,我把你,那个了?”他死死盯着对方。不要啊!那可是卫烽上将!虽说现在是意识世界,谁知道回到现实后会不会真的把记忆清除干净。万一还残留着点儿什么不该有的……那他铁定死得很惨!真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卫上将就这么被他给压了?秦青竹僵了一下。他是有心想赖上温清,可没想到那似是而非的话能让对方想到别的地方去。原本想否认的,等看到对方手足无措满脸通红的表情时,秦青竹的想法就变了。既然温清总是对他的感情一副避而不谈的态度,不如就让他把这事坐实,看到时这人还怎么跑!温清心里乱糟糟地。“小妖,昨天晚上我不会真的把上将酱酱酿酿了吧?”他费力地问。这下完了,外面那些人要是知道了这个劲爆消息,不得立马把他的意识抽回去,打包踹给凌峰?一想到这个可能,温清急得眼圈都红了。“小妖,你说她一个豪门贵妇,竟然专门跑来等我?”想想觉得有点儿惊悚。“张太太早就和人约好要在这里谈事,昨天安排你来这里,无非是想谈完事后顺便解决你的事。”001说。原来是这样。温清走过去,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张太太,您好。”第二个世界,他明显比上个世界放松很多,同时为自己艹起了圆滑人设。不管他本人是什么性格,现在的温清,就是苗晓。张太太眼皮都没抬,淡淡地哼一声。接下来的剧情就像原轨迹那样,张太太提出要求,无非是让苗晓嫁给黄修远。苗晓笑笑:“张太太,那个,我想问一下,这件事,修远先生知道吗?”双方地位悬殊,就算黄修远没在现场,以苗晓的性子,也不可能直呼其名。要是称为黄先生的话,又容易和黄修远的父亲混淆。叫修远先生有辨识度。张太太顿了一下。在她看来,想嫁给黄修远的人多了去了,她对苗晓这么一提,对方不说感恩戴德得五体投地,起码也得迫不及待地一口答应。当然,她想的没错,原轨迹里苗晓的养父母就是这反应。这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大男孩却有清醒的判断力。不就是个满街乱跑贴小-广-告的吗?这种出身贫寒又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人,对金钱和地位有不可言说的执着劲儿。她才不信苗晓是例外。一定是故作矜持。“我是他母亲,我说的话,他不会不听。”张太太倨傲地说。她这话倒也没错。原轨迹里面,黄修远一直对张太太言听计从,就算她让他娶一个来历不名、身份低微的男人,他也没反对。还是张太太可能突然良心发现,中途主动提出先当情人,培养下感情再说。“张太太,您上次说,如果赔偿,需要多少钱?”张太太一愣:“至少上万。”其实那小-广-告虽然粘性不错,但她的豪车一向有专业的人养护,很轻易就把它弄掉了。她头天说让苗晓赔钱,无非是车上出现那东西,她觉得是对她的挑衅,再加上灵光一闪,不知怎么就想逼着这个大男孩嫁给黄修远。对古早地球时期的上万元,温清并没什么概念。不过张太太既然能拿这个要挟苗晓,显然对苗家来说,这笔钱已经不菲。“那,”他抿了抿唇,轻轻地问,“要是我答应赔偿您,您能宽限我几天吗?”和个世界的杨铭不同,苗晓的人缘一向不错,还是有一些朋友的。如果他开口向他们借钱,每个人借一点儿,不至于解决不了。张太太脸色有点儿难看。虽说让苗晓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嫁给黄修远只是突然的想法,但苗晓的不顺从却不在她考虑之内。“你的意思是,你不答应我的提议?”张太太略微昂着下巴,用眼角扫着面前这个还背着个鼓鼓的背包的男孩。呸,不会是拿了一大包的小-广-告准备去哪里贴吧?苗晓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这个举动看在张太太眼里,更觉得面前的人粗俗没有教养。“那个,您能看中我,是我的福气。可我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实在配不起。”张太太站起身,拿起旁边精美昂贵的手包就走。走过苗晓身边时,她从牙缝里漏出一句:“不知好歹,那你就在五天内把钱凑齐交上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张太太走了,苗晓牌温清吐口气,全身松懈下来,慢慢走出咖啡厅。“宿主宿主,你为什么不答应她的要求?”001不解地问。照它看来,黄修远很有可能就是黄色碎片,那宿主答应婚约趁机接近碎片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一旦拒绝,不但得罪了张太太,接近碎片也没了合理借口。温清顺着阴凉地慢慢往前走:“答应她,然后当黄修远的情人,把他弄死?”“……可以不弄死啊……”001弱弱地说。“两个问题。个,不弄死的话,你觉得张太太会放过我这个不听话的棋子吗?她给我弄进黄家可不是当大老爷供起来的。第二个,小妖,我记得我们到现在还没能确定黄色碎片到底是不是黄修远吧?万一不是呢?你让我顶着黄修远情人的名头去哪儿找碎片去?”“……”001不得不承认,温清说得都对。他考虑得比它周全。“那,接下来怎么办?”它问。“好办啊。先借钱把那老妖婆的钱还上,免得她再出什么夭蛾子。”温清说。之所以拒绝张太太的提议,跟系统说的那两个当然是理由,其实还有第三条,他并没说出口。他讨厌那种打着真爱名头作践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同意给人当契约情人。温清推测得不错,苗晓的朋友确实不少,虽然都不是有钱人,但东挪挪西借借,他几天内还是凑够了张太太说的数额,把钱给她送了过去。张太太压根就没亲自见他,大概觉得这个人不知好歹,又没什么利用的价值,多看一眼都嫌脏。钱由黄家的管家代收。还了钱,温清松了口气。接下来,就可以进行第二步了。接近黄修远。“宿主,该怎么接近黄修远?”001问。以温清在这个世界的地位,估计黄修远压根就不会理他。“简单啊,”温清却不在意,“你看张太太,在普通场合,我们会有交集吗?可她竟然会专门约我在咖啡厅见了一面。”那是你给人家的车贴小-广-告。“所以说办法管用就行,哪怕重复使用,”温清笑了笑,“你帮我把黄修远的车找出来,我去贴小-广-告!”“……”WTF?这样也行?“金辉”二楼,黄修远和几个朋友正在某包厢谈事。正事谈完,那些公子哥儿们本性毕露,有两个性急的直接叫领班带几个漂亮的姑娘进来。黄修远站起身要离开。他并不喜欢这种地方。这次的聚会是林世杰定的,不然他不会过来。“修远,这就要走?”林世杰从后面搭住他的肩,挤了挤眼睛,“一起玩玩?”“不了,你们玩吧。”黄修远说。他的洁癖是圈子里出名的。林世杰看他这样,也没强求。两人出了包厢门,黄修远刚要离开,就听这个发小问:“你家那位太太近好像不太消停,你注意着点儿。”“你听说了什么?”“应该是想在你婚事上做做文章吧。”林世杰说。“那倒没什么关系。有我爸在,知道我喜欢男的,她再疯也不可能弄个女的来膈应我。”黄修远说,“如果看得过去,就随她吧,终归我欠她。”林世杰重重叹了口气。黄家外表看着光鲜,是有名的豪门贵族。可是内里这一大摊子烂帐,还真不知道怪谁好。“修远,王慕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你还放不下吗?”看着黄修远要走,他在后面问。黄修远停下脚,回头看看他:“就算没血缘关系,王慕终究算我弟弟。他护着我死了,我爸的身体没法再让她生个孩子,她恨我是应当的。只要不触及根本,其他的,我不想和她计较。”林世杰眼睁睁看着发小离开。黄修远走出金辉的门,远远看到自己的车边有个黑影在徘徊。偷车的?应该不是。金辉是会所,这里监控安保设施完备,在这里聚会的非富即贵,一般的贼根本不敢在这里放肆。“谁在那?”他走过去提高声音问。走得近了,看出那个背影比他矮些,背上还背着一个鼓鼓的大背包,远远一看跟个驼背似的。那黑影一愣,起身就跑。黄修远本来没想抓他的,一看他这样,条件反射就去追。不是心虚,跑什么?

金昌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癫痫病的医院
河南的治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