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欧债危机的国家命运

发布时间:2019-11-09 19:17:56 编辑:笔名

欧债危机的国家命运

从巴黎埃菲尔铁塔上俯瞰全城,你可能很难找出五个以上的塔吊,这个城市是历史的幸运儿,它成为全世界历史建筑保存为完善的大都市,似乎已经完美得不需要任何建设。但是,如果你是在东柏林街头漫步,每隔上10分钟,你就可能遇见一个巨大的建设工地,其面貌与2008年之前的北京十分相似。如果你不能分清楚那一片是前东德,那一片是前西德,那么告诉你这很简单,遍地工地的是东德,活力四射的是西德。当我们谈论欧洲诸国现在强弱格局之时,不能忽视的一点是,两德统一对于德国经济的驱动力至今仍然在发挥着欧洲大陆无人可及的作用。

历史风云涌动,人间沧海桑田!从冷战结束到欧元区诞生,欧洲大陆已在不知不觉地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政治地缘的变化导致了各国经济竞争力的巨大变化,以至于目前正在上演的债务国的危机甚至可以从中找出某些必然的联系。

希腊,这个欧洲文明主要的发祥地之一,它与欧元区核心国家的联系其实不是依靠真实的地理联系,而是基于政治基础、历史传承和文化纽带,尤其是冷战时期,其在巴尔干半岛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北约国家的军事和政治的前缘,这样的现实使得希腊与西欧国家的心理联系胜过实在的地理接触,尽管它在陆路不能与任何西欧国家相通。但是,东欧巨变之后,希腊的重要性大大降低了,有意无意之间,它有时候可能会被遗忘,而其自身经济结构的巨大缺陷又未能在巴尔干诸国加强与西欧联系之后及时调整。现在,在它与邻近的核心国法国之间,横亘着阿尔巴尼亚、马其顿、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波黑、匈牙利等多达六七个国家,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替代希腊成为西欧国家低附加值产品的提供者。

投资者将重债国称之为边缘国家(peripheral),这种地理上的边缘化是名副其实的,从地理上,意大利与西欧之间横亘着巍峨的阿尔卑斯山,历史上曾经是罗马帝国抵御北方蛮族入侵的天然屏障,而在西班牙、葡萄牙与西欧之间,是险恶的比利牛斯山脉,在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绝大部分西欧领土落入日耳曼人手中,唯独西班牙被阿拉伯人统治,查理曼大帝亲率大军历尽千辛万苦翻越比利牛斯山脉与阿拉伯人作战,这被写成脍炙人口的史诗《罗兰之歌》。西班牙和葡萄牙实际上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西欧国家,众所周知,爱尔兰和冰岛与欧洲大陆更不搭界,这就是为什么希腊、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这些重债国均被列为边缘国家的原因。

近期,笔夫乘坐欧洲高速铁路系统考察欧洲诸国,亲身感受到什么是核心国家,什么是边缘国家。以柏林和巴黎为中心,欧元区主要的中心城市靠TGV系统和ICE系统紧紧相连,成为这个经济体内人员交流为重要和便捷的交通工具,巴黎与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伦敦的时间均在4个小时之内,但是,希腊、西班牙、葡萄牙以及意大利的罗马均不在欧洲高速铁路系统之内,从巴黎乘坐火车到达马德里的时间为14个小时,到达里斯本的时间为24个小时。现实的情况是,TGV和ICE所及地方,就是目前欧元区的核心地区,而高铁系统不能及的地方,就是边缘化地区。在欧洲,凡是与核心国家地理相接的国家,均处于较高的发展水平,而远离核心国家,则普遍沦为欧洲的发展中国家,即使是冷战后同时起步的东欧国家,与德国紧密相联的波兰、捷克和匈牙利处于的发展水平,而其它国家则要困难得多。

更可怕的是经济结构的边缘化。在欧洲大陆的产业分工中,西欧诸国是高附加值产品的提供者,北欧国家是资源性产品的提供者,而南欧诸国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的提供者,处于产业链下游,它的市场地位随时都可能被新加入的东欧诸国以及任何一个新兴国家所替代。更加靠近西欧核心国家的波兰、匈牙利和捷克成为这些国家的竞争者,由于全球范围内更加便捷和科学的物流系统,从越南和其它新兴市场国家抵达西欧海港的轻工产品也在极快的速度内将这些国家的地理优势瓦解殆尽。

二战结束后,佛朗哥政权对西班牙长期实行独裁统治,经济落后,游离于欧洲之外,在70年代结束独裁统治后,西班牙经济步入追赶性快速增长,但是泡沫很快形成,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对该国银行系统构成致命打击,其的银行已经陷入破产的境地,银行系统成为拖累西班牙经济的致命毒草。

南欧国家的能源严重依赖中东市场,进入2000年后,不断高企的原油价格对于南欧国家构成严重的拖累,欧盟作出对伊朗进行石油禁运的决定更是对这些国家雪上加霜,因为,希腊绝大部分的原油进口来自于伊朗。相反的是,北欧国家成为能源价格上涨的受益者,挪威靠石油财富一举积累成为全世界的主权基金,丹麦的石油出口也帮了这个国家的大忙,在北欧四国中,挪威没有债务,而丹麦、瑞典、芬兰的债务也都在2%左右,这与南欧国家普遍100%以上的债务相比,冷暖可知。

欧洲是一个高度福利和对劳工实行高度保护的国家,但是,同等的福利水平所导致的结局是不一样的,片面地以为希腊人只会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赖吃赖喝从而导致债务危机,这种观点是不对的,整个欧元区都有着的福利,但是德国人靠的是高技术带来的高附加值来享受福利,北欧国家靠的是资源和地广人稀,而南欧国家事实上从生产率水平来说其实没有资格享受高水平福利,这给中国的启迪是,超越生产率水平搞高福利将会完全扭曲分配,带来不可测的后果。

济源美食网
配饰
男女笑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