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拜见大魔王陛下

发布时间:2019-06-25 23:36:18 编辑:笔名

1——————支线の分割线——————六千五百年前,在一片烟雾缭绕之地,隐约出现了一座穿云而入的高塔,太多的灵魂萦绕四周,月光也被愁云惨雾所笼罩,凄惨而又神秘,其名曰“死亡之塔”。在其下与大地有着如天地一般遥远的间隔之处就是冥界——掌管一切亡灵の国度。那里是活人所无法抵达的冥土,而死人则无法摆脱冥界法则的控制,所以在活着的时候领悟是挑战死神的必要前提之一...在“冥界八狱”的尽头有着一座尘封已久的宫殿,那是“冥王”哈迪斯(某代号)曾经居住过的神殿。平日里,除了代理“冥王”一职执掌冥界的双子神外,根本无人胆敢接近。然而这一次,八狱守(半神级初阶)意外的发现,她所爱慕的睡神sama的身边竟然多了一只面生的亡灵。‘马萨卡!睡神sama她——唔。大、大大大丈夫!只要心中有爱,就、就算是4p我也...可以接受。’不知为何双膝跪倒在地上的8狱守,目送着她们的身影渐行渐远,近似呢喃地自语道...另一边,看着那两扇紧闭的殿门,女王姿态的露露向前走出几步,环顾四周后,故作淡然地随口说道:“这里,就是冥王宫吗?也不怎么样嘛。”虽然脸上表情依旧淡然,但是她的内心却激荡起层层涟漪。她的目光,落到了那根通体由镇魂石铸成、高高的耸立在宫殿台阶下的石柱上。“竟然是早已失落の镇魂石!”在这一刻,哪怕她强装镇静也无法掩饰声音里的微颤。镇魂石,对于亡灵、恶魔和地狱生物有着天生的克制力,如果将它炼制成武器,那么便可以轻易镇杀亡灵、恶魔和地狱生物,而这根镇魂石柱的体积足以炼制成十二件镇魂武器。震惊过后,她渐渐平静下来,同时,注意到了镇魂石柱上那条由神力所凝聚而成的金色铁链。一时好奇的露露,绕过石柱,看清了被镇压在此处的“魔物”的真面目...那是个正处于睡梦中的少女,垂落于腰际的紫色秀发,被粉色的缎带绑成双马尾,穿的是一身黑白相间的哥特萝莉蕾丨丝边长裙,仔细一看,在她雪白的脖颈上还套着一个漆黑的项圈,上面系着一条长长的铁链,缠绕在那根镇魂石柱上。“璃、璃音?!”只见露露她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被拴在镇魂石柱上的少女,再三确认她是记忆中的某个人后,露露紧抿着嘴,抬起雪白诱人的小脚丫,脸上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踩了踩她熟睡的面容。没有丝毫的反应...“喂!笨狗——快像从前那样舔舐我的小脚丫啊——你不是喜欢舔足了吗——笨狗!”露露一边用白皙柔嫩的小脚丫在她的脸上画着圈,一边开启了毒舌模式。之所以称她为笨狗,是因为她是守护旧地狱の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的化身——(紫护)璃音。“呼~啊。没用的、她是醒不过来的。”或许是对露露的暴♀行有些看(ba)不(chi)下(bu)去(zhu)了,睡神从她身后冒出头,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打着哈欠,俨然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这都是——你干的么!”在那深邃的墨绿色眼眸中,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的愤怒。出于愤怒,她的声音猛然高了三分。尽管璃音她只有中位神的实力,但是身为‘旧地狱’守护者的她,却有着能让绝多数上位神望而生畏的攻击方式。倘若,对手是双子神之一的睡神的话,那么其结果...不言而喻。“因为死神说让她醒着会很麻烦,所以我就索性让她陷入永恒の梦境。”沉默了一会儿,睡神如是说道。“你们的目的难道不仅仅是十二使徒の灵魂咒印吗?”转过身,与睡神相互对视着,露露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似乎是想从她那懒散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端倪来。此时此刻,真正让她感到在意的是璃音在‘旧地狱’负责守护的某样东西,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是大魔王所遗留下来的“钥匙”。“也可以这样理解吧...”说到这里,睡神话语一顿,眼神突然瞟向那两扇紧闭的殿门。“那里面有什么——”强压住内心那股莫名的悸动,露露带着这样的疑惑,顺着睡神的视线朝那两扇自始至终紧闭着的殿门望去。“跟我来。”睡神话一说完,不等露露她作出反应,便身形一晃,来到殿门前,伸手轻轻一推。那两扇厚重的殿门,伴随着刺耳的轰鸣声,缓缓地被推开,而随着殿门的开启,露露只感觉内心那股莫名的悸动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眉宇间不由多了一丝的不安...但她还是紧跟上了睡神的步伐,一同迈进了那两扇向外敞开好似深渊巨口一般要将她吞噬的殿门,因为这时的她别无选择。幽暗的殿堂内唯有两侧的烛台上,那二十来盏点亮的幽蓝色灵火,照亮了些许殿堂的轮廓。只见那昏暗殿堂的王座上,隐约可见一位身披黑色斗篷、脸上佩带着白银色骷髅状假面的死神身影。“死、死神——!”什么时候...眼前的这一幕并非是幻觉,死神他确确实实地坐在原本属于“冥王”的王座上。然而,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头...只见死神摊开左手,手掌中立马燃起一团拳头大小的无色火焰。“果然,你窃取了封印于的“钥匙”!”见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露露薄唇紧抿,脸上的神情慢慢地变得有些愤恨,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不由得紧握成拳。“窃取?别搞错了——我只是、取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罢了。而且——你没看到它已经臣服于我了吗!?”死神冷笑一声,对于露露的话根本不以为意。“别开玩笑了!”‘什么叫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啊!’原本打算等时机成熟,再告诉云飞让他去取“钥匙”的露露,愤怒的浑身颤抖。“哼。你要见识下吗?地狱の七色火焰之4的恐怖!”死神的语气比之刚才更加的冰冷,言语间更是透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死神。”好不容易有机会开口说话的睡神,一脸幽怨地说道。“抱歉,我失态了。”身体微微一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的死神,散去了手掌中托着的无色火焰。但是,露露她并没打算就此结束话题...“如果你的目的一开始就是使徒の灵魂咒印,和地狱の七色火焰,那么、为什么要——”后面的话,露露她没能说下去。“...很有趣不是吗?给与其希望,再使其绝望!”死神从王座上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到已有些失魂落魄的露露跟前,一字一句地说道:“怎样?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滋味。”“魂淡!”“我可是,亲身体会过比这还要残酷的现实呢!这张脸——你还记得吧。”伸手摘下脸上的白银色骷髅状假面后,死神变成了一位有着及腰的乌黑长发的美少女。不,或许这才是死神の真面目。“你是——”‘死神’两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此时,在她眼中所倒映的少女的身影,跟她记忆中的那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一个人的眼神、声音、容貌再怎么改变,她的灵魂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第六使徒米莉.露露为擅长的便是灵魂这块领域。“——骗人的吧!”“这份恶果——从你欺骗我的那一刻起便种下了!”黝黑的双眸带着一丝冷意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少女,从始至终面无表情的黑长直死神,缓缓地说道。“欺骗?我——”“闭嘴!”脸上露出不耐烦神色的死神只手一挥,露露的便立即解除,化为一团乳白色的灵魂球被她握在手中。“...计划开始。”重新戴上后,死神转过身,向着冥王宫的深处迈进,而睡神则是紧随其后,眼中带着一丝的担忧。殿堂的尽头是一间圆形的密室,在那里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生命维持装置。“这便是。”“它会将你魂内的使徒咒印完美地剥离出来,并移植到我的体内,而你的灵魂将彻底消亡于世间。”“消亡吗?”从失去肉身、灵魂寄宿到魔典的那一刻起,便预想过自己会死的露露,那墨绿色的双眸中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有着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亡灵の末路吗?”苍白的嘴唇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她干脆闭上了双眼。眼不见、心为净。“——”深深地看了眼手中少女的灵魂,死神将其塞进了右侧的玻璃容器里,古代人的装置在这一刻开始运转。‘,能成为魔王的那个人,不会是你。’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露露,她眼中所看到的未来与死神所看到的未来并不相同...前脚刚迈进生命维持装置的死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顿住了脚步,以一种轻松、缓和的语气,随口提及道:“对了,你的身外化身,接近了林云飞是吗?”“啊咧?是、是的!”面对姬友无心的提问,白毛睡神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掩饰道:“只是——为了更好的监视...”“这样啊。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看护了。”没有一丝的怀疑,或者说是无理由地相信,死神后脚一迈便钻进了生命维持装置里。睡神见状,不由长吁了口气,突然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白夜...身为吾之半身的你究竟在想些什么?难道说你会是她眼中不安定的元素?“稍稍睡上一觉吧,只是打个盹的话。”累觉不爱的睡神,喃喃自语道。2——————正文の分割线——————‘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的伎俩,无论用多么美丽的借口来掩饰,那始终是事实。’那个悄无声息地出现于窗台边的黑发少年的身影,倒映在他放大的瞳孔深处,而那些话语则一直萦绕在他耳边,挥之不去。‘你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舞——那份初衷又是否改变。’“我手中的剑已经无法守护身边的人了...”伸手摸向腰际,在那一瞬间摸了个空的云飞,不由暗自苦笑道:“唯有——斩尽一切来犯之敌。”‘已经有了让双手沾染上鲜血的觉悟了吗。’听到这里,黑发少年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我会期待着,与你的下一次见面。’话音刚落,黑发少年便已不见了身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但是,云飞他心里却十分清楚的知道,这不仅仅是他内心深处的幻象...“呼~啊~!突然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呐。没事的话,我可先去——补觉啦...”不知不觉,感到一阵莫名的困意涌上心头的白夜,一脸慵懒地伸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眸,她一边大声地打着哈欠,一边转身走出房间。,还不忘拉扯走一脸不情愿的纱奈子...“小孩子就不要熬夜、会长不高的。”“纱奈子才不是小孩、是修女的说!”随着白夜和纱奈子的声音渐渐远去,整个房内只剩下云飞和塞西莉亚两个人。然而,两人谁也没有出声,就只是这样看着,彼此之间静静地注视着对方。“能陪我...出去走走吗?”云飞在保持很长时间的沉默后打破了那一片寂静,“塞西——”“可以哦。”不同于以往的一声轻“嗯”,塞西莉亚一本正经地点头示意道,从自家使魔的眼眸中她读出了一丝淡淡的哀伤,尽管他掩饰的很好。得到答复的云飞,并未注意到塞西莉亚的变化,黝黑的双眸转而望向了那微有些暗淡的窗外,说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该多好...”窗外的夜色很美,狭长的街道两旁泛着七彩灯光的魔法灯,如繁星般点缀着樱花镇独特的夜色,在那片朦胧的夜空之中,幻画出了一条七彩的长龙。街道上往来的人潮熙熙攘攘,樱花祭还是那般的热闹。但云飞他心里明白,已经回不去那时了...从凛她身死的那一刻起,樱花祭便已染上了一抹鲜红之色。鲜红の宿命,他无法逃避,也不会逃避.........“其实,可以不用靠得这么近。”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上演了一副奇怪的画面,一个头上戴着顶绑有绿色缎带的蕾丨丝草帽的金发美少女,亲昵地挽着黑发少年的手,而后者则一脸的无奈。“唔。是嘛...”只见塞西她有些黯然地低下头去,神情似乎有些失落,半响,才松开了挽着他的手。不过,很快的,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走吧——”虽然他表面上强装镇定,但是内心却扑通乱跳着。或许,他是喜欢上了这个不被世界所容纳的半精灵少女。“嗯。”没有过于抵抗,塞西任凭他牵住她的手。因为牵手腕怎么想都很奇怪,所以云飞他就顺势而下了。‘塞西,你对我又是抱有怎样的感情呢?’......在不知不觉中,两人又来到那个较为偏僻的摊子前。“哟!这不是上次的两位嘛~!要来两人份的鲷鱼烧吗?”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大叔,热情地招呼道。“来三个吧。”没有多想,云飞他下意识地开口道。“好嘞!记得要趁热吃哦。”大叔一边将新鲜出炉的鲷鱼烧包好递过来,一边特意叮嘱道。“红豆馅吗。”一口咬下满载着回忆的鲷鱼烧的头部,在嘴里细细咀嚼了一番,尝出甜味来的云飞,不由喃喃自语道。“喵。”某塞西莉喵。“盯——————”差点咬到舌头的某人...“不对吗?”努力模仿着记忆中云飞的语气的塞西莉喵,歪头道。“不...(黑线)你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只手捂脸的云飞,有种想死的冲动。‘重点是快给我忘掉啊啊!’逐渐冷静下来的云飞,在将大半个鲷鱼烧吃下肚后,抬起头看向大叔,一脸认真地问道:“大叔,你知道附近哪有卖樱花吗?”“樱花?是想要留做纪念吗?”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的鲷鱼烧(泥洉)大叔一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只是想祭奠下故人。”‘故人——或许算得上半个吧。’他的脸上挂着与平时一样的笑容,但却让人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这样啊...如果不介意的话,这个、你就拿去吧。”那是一根残留着几朵墨色樱花の樱花树の树枝。收下这根弥足珍贵の樱花树の树枝后,云飞和塞西莉亚并没有在此做过多的停留,而是和摆小摊的大叔道别后,向着寂寥无人的后山走去。......神社门前的台阶上,云飞对着月光独饮那一碗‘鬼樱酒’。风景依旧,但留恋的人已不在原处...将手伸进衣襟内摸索了一番后,一颗沾染着斑斑血迹的金色铃铛出现在了他手中,回过头,目光不经意地落在那棵早已凋零的樱花树上。在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就像这棵失去了灵魂只剩下躯壳的樱花树。一旦凋零,就不会再绽放。“说到底,你才是笨蛋呢。”许久,只听他一声轻叹。“云飞——”耳边传来的少女的呼唤声,打断了他脑中复杂的思绪,塞西莉亚.赫尔莫德——他名义上の主人,手里捧着个黑匣子,冲他问道:“要试着...打开吗。”虽然好奇匣子里封印的东西,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个,你是从哪拿出来的?没见你带在身边呢...”“唔。不能说。”塞西莉亚皱了皱眉,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却还是沉吟道。“不能说的话就别勉强了。”对此,云飞并没有追问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解开匣子上的封印,看看里面的东西吧?或许...会有惊喜也说不定哟~”“嗯。”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塞西莉亚,面对他的提议,点了点头。随着黑匣子上的封印被两人逐渐解开,一阵阵有节奏的跳动声从匣子里传出,云飞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生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旁的塞西莉亚向他投来了疑惑的视线。“我想,我已经猜到匣子里的东西......你——还是不要看为好。”“唔姆~”即便他这么说,塞西莉亚还是一副很在意的神情,甚至,还发出了可(qi)爱(guai)的声音。好奇心害死喵啊...“心脏。凛她似乎在死前就拜托谁取出她的心脏并加以封印,然后,埋藏在了那棵樱花树下。而她的心脏之所以没有受到时间の侵蚀而腐化,或许,跟这个匣子有关。”伸手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云飞将头转向塞西莉亚,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在魔王系统面前,匣子和心脏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时间之匣:蕴含有部分时间法则,似乎能停止匣子内一切活物の时间?(可修复)’‘厄难之心:厄难心者,百病缠身;百魔不惧,万鬼不侵;生于厄难,死于厄难。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概率觉醒。’听着云飞的话,塞西莉亚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不是不相信他的话,只是有些难以接受。“她的想法总是让人琢磨不透呢...”云飞好似有感而发地说道:“或许,她只是不善表达自己的想法。”——‘有点...喜欢上你了呢。’那是夹杂在风中的声音。“今夜的风儿好喧嚣啊。”说完这句话,他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张开双手,仿佛要拥抱什么...“我这把剑所能触及到的地方,就是我——(の国家)”这是某个白色自然卷半调子死鱼眼の糖分武士の台词。“——拼尽一切都要守护的所有!”“啊咧?我的剑呢......”这是某个突然想起自己的剑早在之前的战斗中损毁的baka主角。“扑哧~”双月下,塞西莉亚掩嘴一声轻笑。“啊啊啊啊!”失意体前屈の某人。就让我们祭奠那天国的洞爷湖吧。......从失意中好不容易振作过来的云飞,打开半透明的系统界面,正要入手时,系统界面的左侧,那个从始至终细致观察着他的系统看板娘——小洛忍不住开口道:“阿诺~其实小洛并不推荐的说。虽说不逊色于高级魔法武器,但是在日后的战斗中(重音)难免会有些不便。”“这...这样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云飞,只好硬着头皮将求助の眼神投向那衣不遮体の少女身上。“所以,接下来就交给小洛吧~”看着云飞那炽热の眼神(泥洉),小洛不由小脸一红,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了挡胸前的风光,然后,故作镇静地说道。————————————————————————......————————————————————————浏览了一遍小洛给出的特殊神器兑换表,发现这些神器都需要罪恶值及声望值才能兑换的云飞,不由地微微一怔,随即又苦恼了起来。“小洛?”“唔——从相性上来讲,小洛还是比较推荐和。她们的话,可是很好相处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异常,仍是自顾自地说道。‘刚才那是幻听吗?’对此,云飞他并没有多想,权当是自己幻听。贯穿真实之魔剑...灭杀魔王之圣剑...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如何抉择?“我的选择是...”带有决定性影响的(左)食指猛地戳在半透明の(魔王系统v3.0)界面上。(yes/no)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后悔!“叮咚!扣除一千万罪恶值、一千点声望值,成功兑换特殊神器!于右手背生成中......契约完成!友情提示——罪恶值剩余一百一十五万,声望值剩余三百五十点。”‘这便是...精灵刻印吗?’右手背上传来的一阵烧灼感,使得他微微侧目。不一会儿,白色の刻印便烙印在了他的右手背上。然而,还未等他细察,耳边传来的少女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光...”“嗯?”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棵凋零的樱花树上冒出了点点白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游离不定的白光越来越多,,那飞舞着的白光汇聚成了一小块魂块,飘落在他手中。‘叮咚...获得任务道具,开启妹控之魂永不灭:传说中,只要集齐便可以召唤出妹之魂。目前任务进度(1/7)。’“妹妹...吗。”抬起头望着夜空中那两轮异色的圆月,云飞轻轻地叹了一声,随后转过身来,冲塞西莉亚说道:“我们,回去吧。”如果手中没有剑,我就无法保护你。如果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不过——这样就足够了......用我手中之剑,护你一世长安。“背我。”“哈?”云飞愣愣地看着塞西莉亚,似乎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塞西莉亚有些不高兴的亮出左手背上的令咒...“以令咒之名。”“喂!不要为此浪费珍贵の令咒啊——”忙不迭蹲下身去的云飞,一副‘被你打败了’的神情,直到一对宛如莲藕般纤细白皙的手臂搁在他胸前,一团柔软压在他结实的后背上,他才停止口中的抱怨,并下意识地用那不知该往哪放的手掌向后托起少女那柔软的臀部。我的主人不可能那么可(腹)爱(黑)!!3——————死灵の魔法师——————让我们将镜头重新转回到樱花镇...繁华热闹的街道上,换回平日里修女穿着的纱奈子正牵着一脸不满的白夜在周围的小吃摊上来回流转着。“我说,你的胃究竟是有多大啊!吃了这么多居然一点也没有凸起来。”对于一个经常失眠的患者来说,被人从睡梦中弄醒简直是件令人抓狂的事。如果弄醒她的不是位可爱的少女,那么她会发狂...“百叶匠也迟一点嘛,别克7(白夜酱也吃一点嘛,别客气)。”身为罪魁祸首的纱奈子,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话。“要叫姐姐!”“可是百叶匠跟本部笔纱奈子达多烧啊(可是白夜酱根本不比纱奈子大多少啊)。”只见纱奈子一脸天真地歪头道。其实你是天然黑吧喂!‘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不对、不对、不对!我可是掌控太阳与白夜的魔王!”“5。好腻害的设定,百叶是莫忘的话,拿么纱奈子94默女的说(唔。好厉害的设定,白夜是魔王的话,那么纱奈子就是魔女的说)!”“根本,就没打心底相信啊——”只听白夜她碎碎念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挫败感是怎么回事...”就在白夜神游天外的时候,一声“大姐姐~!”把她拉回了现实。只见走在前面的纱奈子突然止住了脚步,这使得跟随在其身后的白夜差点撞上。“唔!好险——干嘛突然停下来啊。”白夜一边抱怨,一边顺着纱奈子的视线向前方看去。一个女人,一个身材高挑、皮肤黝黑的女人站立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镶嵌着蓝**水晶的遮阳帽下,是一张略显黝黑却魅惑众生的面容,明媚的幽蓝色双眸像是月光下宁静的大海,深不见底。一头米白色懒卷长发散落于腰间,紫黑色的轻甲紧贴着玲珑有致的身体,在其四周围绕着紫色的火焰,更有一名侍者打扮的金发血眸的男子,守护在她身旁。“找你找的好辛苦呢~小奈子。这位是?”那个身材高挑的黑皮肤美人,半眯着眼睛,一脸笑容地走了过来。“这位是纱奈子的好朋友,诶多——白夜酱!”话音刚落,纱奈子便一把抱住了白夜,用脸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可恶快松开。”口嫌体正直的白夜,挣扎道。“白夜啊~你好,我叫米瑞玛,身后这位是我的侍者——尼古拉斯...”“你不是修女吧。”白夜用着一副肯定的语气质问道,从这两人的身上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大姐姐她可是一名魔法师哦!”被夹在两人中间的纱奈子,忍不住出声道。米瑞玛听着纱奈子的话,却是不由一笑,伸手揉了揉纱奈子的小脑袋,轻声道:“小奈子,和姐姐一起回修道院吧。”“诶?可...可是纱奈子还没来得及和大家道别呢——”听了她的话,纱奈子原本高兴的脸顿时塌了下来,心情也跟着低落下来。“阿拉阿拉~不听话的孩子,可是会遭人厌恶的呢。”她的话语中似乎带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纱奈子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不知何时变得一片空洞失去了焦距。“——你!”察觉到纱奈子的异样的白夜,向米瑞玛投去了不善的目光。“这段时间,我家小奈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果有空的话,务必要来‘圣.马尔加利特修道院’玩呐~我们会好好招待你们(重音)的!”脸上带着迷人而危险的笑容,米瑞玛毫不示弱地与白夜相互对视着。“我可是很忙的。”得来的却是白夜她毫不客气地拒绝。......街道的阴暗处。“主人,为何不将他们一网打尽?”金发血眸的侍者-尼古拉斯颇为不解地问道。“尼古拉斯哟,你可别小瞧了那只白夜叉,对上她——我们讨不到好处。况且,你不觉得等待猎物落入网中再去捕食会更有趣吗?还有,你别忘了......我的初衷。”“那么,小主人她...”尼古拉斯的视线不由地落到那个任由他牵着,不哭不闹的小(you)修(nv)女身上。“暗系元素厄难体,悉心培养的话,可是个不错的容器呢~”......同一时刻,白夜推开房门,满脸疲惫地坐在床上,这一举动,自然是引起了房间主人的注意。“白夜?纱奈子没和你一起吗...”被突然闯进门的白夜给吓了一跳的云飞,忍不住问道。“纱奈子啊——被奇怪的家伙带走了。”只见白夜一脸无奈地摊手道。“奇怪?”原本静坐在床头,专心地看着她那本《勇者-伊瓦尔迪传记》的塞西莉亚,被两人间的对话牵引去了注意。“呼~就是她口中的大姐姐拉。”白夜冲云飞没好气地说道。“是嘛...”对于纱奈子的不告而别,心里多少有些不舍的云飞,默默地叹了口气。“奉劝你们一句,别和她产生牵连......会死的!”‘那个女人是魔界暗精灵一族の死灵术士,其职阶为——魔法师(caster)。’这番话,她并没有说出口...“白夜她这是怎么了?”没搞清楚状况的云飞,转而问向塞西莉亚,而后者则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第二日の清晨。“啊——”果然,睡醒时的心情是糟糕的。理应还在睡梦中的云飞,一边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边发出低沉的**声。就在刚刚,有东西重重地落在他的肚子上,如果不是他的体质异于常人,恐怕内脏都会被挤出来。定神一看,发现不是天花板上的吊灯砸下来的云飞,在松了口气的同时,随即又绷紧了神经。“白夜,你是想杀了我吗?”“哈?”好像终于察觉到云飞醒来了,跨坐在他肚子上的银发萝莉——掌控太阳和白夜の魔王——白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副‘你是懒虫吗?睡得比我还死!’的鄙夷神情。萝莉什么的...果然好可怕!“下次务必不要这样做!!”恨不得使出一招猛虎落地式的云飞,见白夜没有从他身上下来的打算,只好打消了这个近乎作死的念头。“总觉得你在想些很失礼的事情...”白夜碎碎念道。就在云飞自认为内心被她所看透时,白夜突然转移了话题:“话说回来,真是没想到啊~你俩居然这么的大胆,明明房间里有两张床,却还要睡在一起。”“——什、什么时候爬到床上的!”差点喊出声来的云飞,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时候要是将睡得正酣的塞西莉亚吵醒,那么会招来某种不幸的。“盯——————”“你对我究竟是抱有怎样的误会啊!”欲哭无泪的云飞忍不住吐槽道。“那夜你昏迷后,我拖...背着你找到了你主人还有那个小修女。”这是正在叙述着某件事的白夜。‘你刚才说了‘拖’字吧!’“之后在回到这家旅店时,我们遇见了那对徘徊于店门口的姐妹。”“冰灵和月灵吗?”听到这里,云飞他突然想通了冰灵和月灵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们的过往——我也了解了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hentai呢!姐妹丼什么的...果然**、幼女什么的已经无法满足你了。”只见白夜不知何时摆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嫌恶神情。‘冰灵她...当时是有多恨我啊...’“好了,不欺负你了。云飞,其实我找你是有正事。”似乎是觉得欺负够了,白夜从他肚子上爬了下来。“正事!?”你特喵在逗我!?4——————星海の试练者——————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便出现在了一处茂密的森林当中。“森林?”“这里是星海森林,艾尔德斯大陆七大禁地之一。”见云飞一副一头雾水的模样,白夜难得好心地解释道。“你带我来这...”听了她的话,隐隐猜测到了什么的云飞,忍不住问道。“这便是我所说的第二种方法,会死什么的可不是在开玩笑呐!”没等他把话说完,白夜便将其打断,一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的神情。“在这片星海森林的深处,生长着一棵蛇罗古树,那是以高阶魔兽的血肉精华喂养而成的活树,三百年结一次果,而现在——正是‘蛇罗果’成熟的时候。你的任务,就是在三天内摘取到‘蛇罗果’。”“......”“接下来,就靠你自己去寻找拉~好好努力吧~”说着,白夜笑着挥了挥手,准备转身离去。“喂——白夜!”突然想起件事来的云飞急忙喊道:“我早餐还没吃呢...”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啊!“自己解决吧。”说完,白夜她便匆匆忙忙地离去了,仿佛是要去见什么人。“看来只能自求多福了。”一边抱怨,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的云飞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记得‘灭杀魔王之圣剑’の召唤术式是——冷澈铸成钢之女王、斩灭魔神之圣剑!此刻化作钢之剑,予我之力!”伴随着召唤术式的响起,右手背的精灵刻印闪耀着白色的光芒,当体内的魂力在被精灵刻印抽取走三分之二后,白光在他身前凝聚成了人型。“啊咧?”“遵从您的召唤而来,从此我的剑与您同在,您的命运与我相存。”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萝莉体型的美少女,穿着一件近乎纯白的学院制服,轻飘飘的短裙下是一双过膝的黑色丝袜。迷之沉默......“少女你谁啊!?”“提露密努斯.艾斯特。”面无表情的少女,正以神秘的紫绀色眼睛注视着他。“请问你是我的鞘吗。”“嗯。”虽然不明白少女的意思,但是在对上那双透明的紫绀色眼睛时,云飞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以此,契约达成...”少女祈祷中...“你身上这件衣服...”直到名为艾斯特的少女祈祷完毕,云飞才鼓起勇气向她搭话。“我应该脱掉吗!?”一直面无表情的艾斯特,脸上次出现了有点动摇的神色。“主人......**。”“不——我只是想说这衣服很适合你。还有,不介意的话,叫我云飞吧。另外,我可以叫你艾斯特吗?名字有点长,记不住呢。”试图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的云飞,开始展开攻略(泥洉)。“主...云飞的话,可以哦。”艾斯特点点头。云飞、云飞、主人是云飞......小声嘀咕个不停。为何突然间头就痛起来了......“随我一同去寻找‘蛇罗古树’吧。”说着,云飞将自己的右手伸向了少女。“云飞说的,是那个方向的果树吗?”少女握住了他的右手,冷不丁出声道。“咦!?”“在这个世界上,风精灵无处不在,是它告诉我的。”“......”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吗!?跟随着她的脚步向前走,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便走出了星海森林的前半段,来到了森林湖畔,在那里恰好生长着一棵挂满累累果实的古树。“这便是蛇罗古树吗?”云飞他警惕地环顾四周,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种危险的气息在靠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既然是生长在禁地的古树,那么应该会有守护者之类的吧?”很快,他的猜想便得到了证实。两只人身蛇尾并长有四条手臂的蛇女撕裂空间而来,在那四条手臂上各握着一柄大快刀,身上更是流露出堪比圣域中阶的强横气息。“这次的入侵者,还真是弱小啊...也不知,他是如何渡过‘黄泉沼泽’的。”开口说话的是左边那个外型酷似眼镜蛇,手臂及下身长满蓝色蛇鳞的蛇女。“瓦斯琪!看不上的话——就让给我吧!正好拿来磨练剑技。”右边那个顶着个海藻头,手臂及下身长满绿色蛇鳞的蛇女,迫不及待地说道。ps:是单凭自身の境界及剑意所施展出来的。则是借助体内の斗(魂)气来施展的。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伊丝。速战速决...”名为瓦斯琪的蛇女,开始向后退去,似乎并不打算出手,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啰嗦的家伙。’“准备受死吧——人类!”蛇女伊丝俯身直冲而来。“太卑鄙了吧!”回过神来,正准备带艾斯特逃跑的云飞,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她轻轻地拉扯住。“不会有事的。”艾斯特一脸平静地说道,声音中没有一丝慌乱。“害怕的失去了反抗吗?”‘懦弱的家伙。’不过很快,蛇女伊丝便惊愕地睁大了双眼。那本该刺向脖子的大快刀,居然软绵绵的弯了下去。“怎么回事!?”“是属性共鸣——身为剑精灵的我,可以任意改变任何刀剑类武器的形态。”“!!!”蛇女伊丝的眼睛瞪得铜铃大,死盯住被折弯的自己的大快刀。‘剑精灵?原来你真的是我的(剑)...’突然间,想通了一切的云飞,脸上露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认真神色。“——艾斯特。拜托了,借给我力量吧。”这种时候,单靠艾斯特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我必须要......“我乃云飞之剑。遵您所愿。”艾斯特紧握着云飞的手,手上感觉的一丝冰凉的触感,非常柔软。“冷澈铸成钢之女王、斩灭魔神之圣剑!——此刻化作钢之剑、予我之力!”口中编织精灵魔装展开式的同时,艾斯特的身体化作一阵光粉消失了。接着的瞬间,云飞手中,剑刃闪着白银色的光辉。刃上铸刻着远古精灵语的铭文——“护界神.艾斯特”仅仅是轻轻握在手中,就能理解,这是一件可怕的东西。当他用双手将其紧握时,左手臂上的‘纲达鲁夫印记’仿佛与之产生了共鸣,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黑色光芒。“非常抱歉。目前同本体的回路尚处于关闭状态,现在的出力已属极限。”剑形态的艾斯特以一副很感到对不起的口吻说道。设定1——精灵王(初登场于卷第十二章)掌管着和。设定2——のの于十四年前被五河士织(16♀)全部封(攻)印(略)。“不、这已经足够了——要上了哦、艾斯特!”“战魂——”随着一声轻喝,淡蓝色的荧光环绕在他身旁。云飞随即架起长剑,向着正前方的蛇女飞驰而去。“五连斩!”剑刃在空中画出一道银色的弧线,与蛇女伊丝的大快刀碰在一起,发出了沉重的撞击声。“怎么会?!”看着手中已经出现缺口的大快刀,蛇女伊丝露出了愕然的神情。没想到那个剑精灵少女所化而成的剑那么的锋利,以至于中阶圣器的蛇影刀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但即使蛇女伊丝如愣住了般的这么想,但云飞的攻击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手中的剑刃依旧挥舞着,在空中接二连三地幻画出银色的剑弧。如果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未免也太小瞧机智の男主拉。“——幻龙千杀!”食我大dio拉!(谜之音:好糟糕的台词啊...)ps1:于是,咱复活了~_(:3∠)_另外,不要在意标(细)题(节)。ps2:原本说好的番外因为某些原因而暂时耽搁了,接下来会把番外慢慢补上的。

衡阳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河北的治牛皮癣医院
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儿童便秘怎么快速排便 宝宝晚上睡觉咳嗽 宝宝正常大便 小葵花芪斛楂颗粒 景德镇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昭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室缺医院 崇左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金昌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张掖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酒泉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安顺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有哪些法四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拉萨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昌都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昌都有哪些全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外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银川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北屯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二甲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三级医院 合肥有哪些三乙医院 芜湖有哪些一甲医院 白山有哪些三丙医院 松原有哪些二乙医院 怒江有哪些二级医院 阿里有哪些二级医院 保亭有哪些三乙医院 宁夏有哪些医院 萍乡有哪些医院 鞍山其他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自贡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自贡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室缺医院哪家好 邯郸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湘潭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大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大连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肝炎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芜湖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产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厦门房缺医院哪家好 朔州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