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荷塘决斗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1:12 编辑:笔名

【一】  黄昏,一骑漂亮的白龙马于山间小路奔驰而过......  马上乘坐之人,着青色长衫,腰间悬挂刻着泰山图案的绝美玉佩,右手握着一柄颇为精致的宝剑。此时的他,满面焦急神色,英气的眉宇间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奔跑中的白龙马,打了一个响鼻,蓦然惊醒了沉思中的男子。他,连忙抬头望向西方,瞧见夕阳只留下一抹光辉,涂抹了遥远的天际。“此时应是什么时辰了?”他在心里问着自己。“现在大概是酉时三刻吧!还有多少时间呢,但愿一切都不会发生!”另一个自己在心底幽幽回答。  “唉!”他无奈地叹息一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随后,考究的靴子一磕马腹,吆喝一声“驾!”,那白龙马加快了速度,飞一样向前方奔去......  戌时,繁星闪烁缀满天。  灯笼高挑的仙云客栈,店主苏仙云一面指挥着店小二招呼着入住的客人,一面向北方路上张望,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唉!怎的还不到?算算时间也该到了!苏仙云在心里暗暗说道。  苏仙云来回在店门前踱着步子,那一片悬挂在腰间的绝美玉佩,却是刻着白云图案,在月光辉映下,闪着神秘的光芒。此时的她,一会儿看看初生的月亮,一会儿向路口望望,一会儿又摇头叹息。夏日的晚风,轻抚着脸颊,是那样的凉爽。然而,她的心里却仿佛着了火一般。  苏氏家族在琉璃城是名门望族,全城百分之八十的商铺都是他们的产业。这座讲究的仙云客栈只是苏氏家族冰山一角,可想而知他们的家业是多么的庞大多么的富有。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苏氏帝国,嫡系传人只有两个人,那便是女儿苏仙云,弟弟苏仙山。  苏仙云,自幼喜欢安静读书,不喜打理商业事务。但是,瞧见父亲那么累又不忍心,孝顺的她,勉为其难地经营这个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客栈。其实呢,她也只是偶尔过问一下店里的事情,真正的管理者却是她的表哥,江湖人称“一缕风”的萧长河。  苏仙山,是苏氏家族一个男子,家庭重担自然而然落在他的肩上。十几天前,苏仙山去光明城处理一件商业纠纷,刚好处理完事那天,就接到了姐姐苏仙云的紧急飞鸽传书。于是,他一路上晓行夜宿,马不停蹄地往回赶。  亥时。月光下,北方街角终于转出一个影子,伴随着有节奏的马蹄声。来了!苏仙云面上一喜,脸上绽开笑容,款款迎上去。  “吁......”苏仙山一个鹞子翻身跳下白龙马马背:“姐姐,小弟回来了!”  “小弟,一路上可疲倦?”苏仙云温柔问道。  “累呀。接到姐姐的书信,小弟就启程了,这一路颠簸啊——小毛,好好喂喂我的白龙,一路上多亏它了。”苏仙山一面回答着姐姐的问话,一面回头对一个机灵的小伙计说道。  “知道了,少爷。”被唤作小毛的伙计,恭敬地答应一声,牵着白龙马走向马棚。  “进去再说。”苏仙云拍了拍弟弟长衫上的灰尘,边柔声说着,边拉着他的手步向客栈。  客栈三楼,苏仙云卧室。  “铮”,琴弦倏忽一声断响,一只手覆在那里颤颤的。苏仙山的脸上说不清是什么神色,一会儿纠结,一会儿焦急,一会儿又愁云遍布。  “她们、她们真的会那么做么?为你、为你去生死决斗?”苏仙云的声音有些微颤。  “恩!会的。以我对她们的了解,她们会那么做的。唉!”苏仙山颓然地回答。  “黑凤凰,我不敢说,她的性格一向是风风火火的,脾气有些暴躁。但是、但是白烟云,性格是如此温顺通情达理,她又怎会如此?”苏仙云起身给弟弟又续了一盏茶水问道。  “小弟想,一定是黑凤凰不依不饶罢,白烟云不得不应战。”苏仙山呷了一口清香扑鼻的大红袍回答。  “应该阻止她们呀!生死决斗,刀剑无眼哪!”苏仙云满脸担心。  “唉!小弟何曾不想阻止啊!可是、可是,不知道她们在哪里呀?急死我了。”苏仙山站起身来,在屋子里烦闷地踱着,眉头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  苏仙云轻叹一声,亦是毫无办法。她瞧着弟弟无比着急的样子,心里也是跟着着急。怎么办?怎么办?如何阻止这场生死决斗呢?  “不对呀,以前她们两个一直是相处很融洽啊!怎么、怎么忽然间就生死决斗了呢?”苏仙山望着窗外满天星斗,脑海里翻腾着大大的问号。  “我也纳闷呢。搞不清是怎的一回事?”苏仙云也很疑惑。  “会不会是有人说了什么?故意挑起她们争斗?”苏仙山猛地转过身子,看着姐姐问道。  “有这种可能!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人会是谁呢?他又为什么这样做?目的是什么?”苏仙云一连串地问道。  “这个、这个么,小弟还不知道答案。”苏仙山老实回答。  “以姐姐之见,这个人先不要去管他。现在首要问题是寻找黑凤凰与白烟云,阻止那一场决斗。”  “好,小弟就依姐姐便是。”  姐弟二人重新坐下,打开本城地图,研究推敲揣摩决斗的地点。  ......  窗外,一条人影急掠而去。  一弯残月下,安静流淌的护城河,轻轻托着一叶扁舟。  “一缕风”萧长河立在船头,毫无表情地脸上阴沉着眉头深锁。他负手望着天空,想着心事。蓦的,一阵轻轻的足音传入耳内。随后,一条影子落在身后,单膝跪下,恭敬说道:“启禀主人,一切准备就绪!”“好,我知道了,你去吧!”萧长河也不回头,傲慢地摆摆手。“属下告退!”影子说完,纵身没入黑夜中。  萧长河忽然冷笑了一声,唇角扯出一抹邪恶:“苏仙山,马上你就会生不如死的!苏仙云,你的仙云客栈算什么,你们的苏氏帝国都是我的,哈哈哈......”  阴冷的笑声,惊动了岸边柳树上的鸟儿,很不情愿地“扑啦啦”飞走了。片刻功夫,那一叶扁舟不见了踪影,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偶尔有一两声蛙鸣传来,继而又恢复如初。    【二】  又一个黄昏,南山落叶坡。  静,静的有些令人恐惧。落叶坡空气中仿佛凝固了彼此呼吸。两条标枪般的身影,被落幕渲染成迷蒙的橘黄色,白衣人幻雪飘逸,沉静的面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黑衣人面无表情,显得有些生硬。蓦然,一片枫叶掠过;黑色劲装动了。白衣人轻笑,横移半步软剑掷出,此时对方的长剑也刺破她的右肩。为什么不还手?黑衣人暴怒。靠在身后的大树上,她忽地闻到了一股血腥;回头一望,瞧见了那柄软剑刺中的碗口粗的三步倒毒蛇。啊!黑凤凰倒吸了一口凉气,眼泪也瞬间流下来。原来,原来......一切都明了。  “烟姐姐,烟姐姐,对不起,对不起......”黑凤凰一叠声的喊着叫着奔过来,扶住白云烟,悔恨的泪水早已经泛滥成灾。白云烟强忍着疼痛,轻笑着说:“没事,我没事。凤凰妹妹,不要哭!我真的没事!”  “烟姐姐,我、我......”黑凤凰运功止住白云烟肩头不断涌出的鲜血,泪水模糊了视线。  此时,白云烟握住黑凤凰的手,忽然间没了力量。黑凤凰的心里陡的一沉,那个美丽的身躯,早已经晕倒在她的怀里。“烟姐姐,烟姐姐,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烟姐姐,烟姐姐......”  “她中毒了!她死了,是被你毒死的!”一个阴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赫然便是那伪君子萧长河。  “不!我没杀她!只是、只是伤了她的肩头,何来的中毒一说?”黑凤凰悲哀地喊道。  “因为你的剑上喂了鹤顶红。”萧长河恶狠狠地回答。  “苏家待你如亲子,山哥哥待你如亲兄,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害烟姐姐?”黑凤凰盯视着那张邪恶的脸,气愤的一叠声地问道。  “因为你们是苏仙山的女人,我要让他心疼,让他痛不欲生。这样,我的心里才舒服才爽。——哼!凭什么他苏仙山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我萧长河也是玉树临风,武功才智都不逊于他,我又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你说说,为什么?”说道到,萧长河的声音竟然是咆哮了。  “因为你虚伪,因为你城府太深,因为你心机太重,因为你心里阴暗。”黑凤凰一字一顿地回答。  “哈哈哈......萧长河一阵阵冷笑:心机不重,你又怎会上当?古语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黑凤凰鄙夷地瞟了他一眼,忽然间不屑与这个阴险的小人说话了。  萧长河丝毫不理会黑凤凰鄙夷的目光,自顾自又说道:“知道那条毒蛇是怎么回事吗?那是在下养了几年的灵蛇,每天喂它剧毒活物。你的剑上就涂抹了它的毒液,还加上了那么一点点鹤顶红。我这是以毒养毒,怎么样?聪明吧!”  “你好卑鄙无耻!好阴险狠毒!”黑凤凰娇声斥道。  “哈哈哈......萧长河怪笑道:不和你斗嘴了,就让在下送你一程,去与你的烟姐姐作伴吧!说完,慢慢拔出那射中毒蛇七寸的软剑。  “山哥哥,会为我们复仇的!”黑凤凰抱着白云烟从容地说道。  “你的山哥哥,会以为你们是决斗而死,永远不会找上我的。”萧长河又是一阵狂笑。  “阁下,高兴的太早了吧!”音到人到,苏仙山仿佛天外来客落在他的面前。  “啊?你?苏、苏仙山,你、你怎会来到这里?你、你不是去东山了么?”萧长河一惊。  “声东击西,阁下不懂吗?烟儿——凤儿——”苏仙山不理那个惊讶之人,柔声唤着白云烟和黑凤凰。  “山哥哥,你终于来了。”白云烟黑凤凰轻盈地奔过来,一左一右拉着苏仙山手臂,甜甜地喊着。  “啊?你们?你?白云烟,你、你没死?”萧长河惊讶的张大嘴巴,那口里都能塞进去两只癞蛤蟆。  “苦肉计!”白云烟轻轻一笑。  “引蛇出洞!”黑凤凰随声附和。  “上当了!”萧长河心中一凛,眼睛快速地转动了几下,自袖中射出暗箭......  白云烟早就注意着萧长河的一举一动,她取下鬓边银簪轻轻那么一格,只听得几声脆响,袖箭都被改变了方向转道回射过去。  萧长河大吃一惊,连忙闪身避开,顺势跃出三丈开外,拔腿便逃。黑凤凰正欲追赶,被白云烟一把拉住:“穷寇莫追!他已经身败名裂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由他去吧!”  苏仙山暗自点头赞许,伸出手将两位佳人揽进怀中,三个人相拥的影,像定格在玄幻的夕阳里沉醉......    【三】  “哗啦!”一声瓷器碎裂,飞溅满地。  萧长河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温文尔雅,一脸的怒容,疯了似得砸着大厅那些大大小小的瓷器。下人们都躲在厅外,大气不敢出,更不敢靠近他。  苏仙云得到家人禀报,连忙过来,轻声絮语地安慰着:“表哥,发泄完了就休息罢!别伤着手哦!”萧长河木然地望着她,忽然嘻嘻笑道:“你是苏表妹吗?怎么长这么大了,我都不认识你了。哈哈哈......”苏仙云一面答应着:“恩,我是仙云。一面将他扶在床上,替他脱掉靴子,柔声说道:“好表哥,睡吧。一觉醒来,什么都过去了,恩!乖乖的哦!”萧长河听话的闭上眼睛,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苏仙云悄悄退出卧房,叮嘱丫鬟小红小绿好生照看,随后走回自己的房间。  “他的疯魔症还没见好?姐姐是不是刚从东跨院回来?”白云烟等苏仙云坐下,开口轻声问道。  苏仙云摇摇头:“比前一阵子好多了,但仍然是爱砸东西。哎!恐怕是他这一辈子就这样毁了。”  白云烟也叹息了一声:“人啊,千万不可嫉妒,不可太贪心。”  苏仙云颔首,忽然间问道:“云烟,你怎知我去了东跨院?”  白云烟微笑道:“我来的时候,你不在,听丫鬟小风说的。”  “哦。是这样啊!不要告诉仙山,他不让我接近表哥。”  “山哥哥,他是怕萧长河伤害到姐姐。我答应姐姐不告诉山哥哥,还请姐姐答应我,一切小心!”  “恩,我会的。再说,表哥已经废了武功,伤害不到我的。他忘记了所有的人和事,只是还记得我。”  “这样或许对他算是好事,没有了心机与争斗,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静。”  “哦,对了,云烟,你寻我可有事?”  “呵呵,你看看,说了半天话,妹子竟然忘了来干什么了?”  苏仙云也笑了,点着云烟的额头:“想什么呢?这一会功夫就忘了?”  白云烟赧然道:“想姐姐呗!还能想什么啊?”  “去!鬼才信呢!想你的山哥哥吧,刚走了三天就魂不守舍了?”苏仙云打趣道。  白云烟红了脸,敲着苏仙云的肩头,嗔怒道:“姐姐真坏!老是取笑妹妹。”  “好了好了,快说快说,你来干什么呀?到底是什么事啊?想起来没有?”苏仙云捉住那一双粉拳问道。  “和姐姐学绣花啊!唉,我终于想起来了。”  “哦,准备作嫁装啊!”  “姐姐,你......”白云烟涨红了脸,举拳又要打。苏仙云连忙跳开,跑出了房门。白云烟紧紧追了出去,口中兀自叫道:“苏仙云,坏姐姐,你给我站住!”  两条纤细的身影,仿佛蝴蝶穿梭在万花丛中,洒下一园开心快乐的笑声...... 共 46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上血精症症状表现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癫痫会遗传给小孩吗

上一篇:酒之恋

下一篇: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