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前妻离婚无效第107章小孩子的世界天真

发布时间:2020-01-25 05:36:10 编辑:笔名

前妻离婚无效 第107章 小孩子的世界天真

这句话让徐自知脸上更红了.

"对不起……我……车座拿下来,我帮你洗好了."徐自知当即説.

这种东西也太暧昧了diǎn,让她觉得很难接受窀.

林絮看了看,皱眉,説,"好吧,上车.妲"

上车是什么意思……

他拉开车门率先上了车,回头,道,"怎么,你不是説要帮我去洗,难道你不一起去,好准备给我掏钱吗?"

"……"

她不能等他寄发票来再掏钱吗.

徐自知只好説,"那我先收拾一下."

"收拾什么?"林絮一脸奇怪的问她.

她脸上憋的通红,心里真想骂他,她总要去收拾一下裙子吧,座位上都有了,説明她的裙子上……

她当然是要去换衣服!

"没什么,你等着就行了."温暖瞪着他吼了一声.

却见林絮看了看周围,然后忽然一把拉过了徐自知.

徐自知一愣,却见林絮将她一把推到了车上.

"林絮,你干什么……"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当时离婚前,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幕,他也是这样,强行的将她拉到怀里……

反抗顿时变得更加激烈起来,徐自知用力的扣着林絮的肩膀,将他往后推,但是,林絮抓住了徐自知不放,男人的力气本来就比女人大很多,林絮身形高大,两只手那么抓住了徐自知,她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只能不断的拍打着他的后背,叫着,"林絮,你放手,现在我跟你一diǎn关系都没有,我们离婚了你忘了吗,你再碰我就是强尖了,你放手啊,放手!"

徐自知感觉到林絮的脸颊已经贴了上来,徐自知闭着眼睛,尖声叫着,"林絮,你到底要干什么!"

手却忽然的被他扣住了,然后,她抬起头,闻到他的馨香在靠近,他的手抓着她的,瘪眉,眼睛皱着看着她.

"你干什么."

"我才是要问你好不好!"

却见林絮衣服已经脱下来,正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衣服都脱了,还能用这么一本正经的眼神看着她,这个家伙……

徐自知瞪着林絮,却见林絮抓着他的衣服,转而,一把披到了她的身上……

徐自知一愣,"你……"

林絮説,"这个衣服够大,应该能挡住了吧."

"……"

原来他是想……

那么,是她想多了吗?

大概是吧,徐自知心里骂自己,干嘛那么多事.

她瞪着他,"那你刚干嘛那么用力……"

林絮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你那么用力的抓我,我不用力的话,我现在身上还能看吗?"

"……"

徐自知恼怒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忽然扣住我,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説吗?"

"这种事怎么明白的説出来?我以为女人的脸皮很薄,应该不想男人用嘴巴説出那三个字吧?"

"我……"徐自知哑口无言,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林絮看着徐自知,睥睨,"而且我又不知道,你心里还在想着这个,你刚説什么,我们离婚了,你这是强尖……"

徐自知觉得丢人极了,恶狠狠的瞪了林絮一眼,将东西扔还给他,"我用不着,上去了."

徐自知一个人上去,换衣服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绯红,轻轻吐着气,闭了闭眼睛,心里骂了句该死的林絮,之后,却不得不再次走了出去.

林絮果然还等在下面,靠在车上,他吸着烟,吞吐中,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日光下,显得迷离.

徐自知深吸了口气,走过去.

"林总为了这么个洗车的钱,还真是卖力."

这么久都还等着.

上了车,林絮歪了歪头,车子平稳的开着,两个人在车上,互相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説.

寂寞,在街上穿梭.

林絮从后视镜看了看一边的女人,啪的打开了一边的广播.

"当年一出大陆偶像剧,让我们至今难忘,故事里的爱恨情仇,是我们童年的记忆,至今仍为人所怀恋,不管好的还是坏的,我们现在才发现,过去未曾珍惜的,才是美的,曾经美希望能让我们想起初恋时候苦涩和甜美的味道."

看不穿你的眼睛

藏有多少悲和喜

像冰雪细腻

又如此透明

仿佛片刻就要老去

整个城市的孤寂

不止一个你

只能远远地

想象慰藉

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又不是你的谁

不能带给你安慰

内心里枯萎

凋零的玫瑰

仿佛希望化成灰

要不是痛彻心扉

谁又记得谁

只是云和月

相互依偎是彼此的盈.[,!]缺

不能哭喊已破碎

曾经的美

独自一个人

熟悉的街

别问你在想谁

不去追悔已憔悴

爱过的机会

真实已粉碎

人事已非

还有什么可贵.

好一个人事已飞.

靠在那里,两个人之间莫名的总有些距离,説不清道不明,或许,这就叫做,人事已非……

徐自知心里苦涩的笑了笑,却见林絮神色如常,停在了一边,到地方了.

下车,有人来问,"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车坐垫上有东西,请清洗一下."林絮优雅自然的道.

"好的先生,有污渍了是吗,哪一块?"洗车房的人熟练的扯下了坐垫,就看见上面的一块红色……

因为的,表面的应该很好洗,就是会有一些xiǎo的渗透比较不好弄,那个人一眼看出,那红色明显是一块血迹,嘴角抽了抽,看着两个人都不动声色的望向两边,干笑着説,"明天应该就可以来拿了,先生."

徐自知付了钱,转头先面无表情的进了车里,离开的时候,林絮依旧送她回家.

半个xiǎo时后,她终于到家,徐自知客气的对他説,"明天他们会送到林总的住处,那么再见了."

林絮弯了弯唇角,"再见."

徐自知笑笑,率先向里走去.

林絮望着她的方向,静静的从前排抽出一根烟来,diǎn燃了,手依靠在车窗边,他无声的吞吐着烟雾,望着头dǐng上,一抹灯光亮起,眼睛波诡云谲.

徐自知,你恐怕不知道吧,这次,该是见面后,我们相对的时间久的一次……

在这时响起,他拿起看了看,上面显示着苏以晏.

润宇大厦楼下的酒吧里.

苏以晏拿着酒杯,看着林絮,淡淡道,"怎么找来了,反而这么安静,我以为你们要不眠不休的做上几天,我都准备好在电视上看你精尽人亡的消息了."

林絮摇摇头,将烟蒂碾碎在烟灰缸里,"有的女人是鱼,滑不留手,但是,吃到嘴里,她就是你的,有的女人是猫,困在笼子里,她会挠你,吃又吃不得,玩又不理你."林絮看着他,"而且,万一你动作再大diǎn,胆xiǎo的xiǎo家伙吓的就会逃走."

"好不容易找到了,逃走了,可怎么好?"

用火机打了个漂亮的响,林絮起身,勾起衣服向外走去.

"林总,刚查到,徐xiǎo姐自从来温城,走的比较近的男人有六个,其中三个是工作伙伴,一个是老朋友韩誉城,一个是介绍的相亲对象,一个是曾经房东家的儿子……"

林絮淡淡道,"好的,我知道了."

三年时间,如果能忘,该忘记的,早就会忘记了.

可是,为什么,听到你的消息,还是会那么的魂牵梦萦,好像你的味道,已经深入骨髓一般.

这感觉是什么,已经不能深究,我只能知道,徐自知,这辈子你会的林太太,别的人,都无法取代.

所以,对不起,就算你讨厌我,恨我,但是,我还是会对你,纠缠不休.

离婚,我后悔了,所以,现在我要抢回你!

幼儿园里.

下课时间,大班xiǎo班不在一起玩.

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么几个过去xiǎo班那里闹,老师也看顾不过来.

妞妞望着xiǎo班的方向,眼睛眨巴眨巴的,想过去,又抹不开面子

那边,xiǎo班的孩子都不超过三岁,大家一起玩的也比较有趣,但是,有一个人,却是坐在角落里,看着前面,眼睛一动不动的.

穿着xiǎo西服的男孩,xiǎoxiǎo年纪,却已经有了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别的人都只能眼红的看着他用着的学习用品,书包都不用自己背,每天坐着大车上学放学.

妞妞清楚的记得,连老师看他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对他哄的特别厉害.

xiǎo孩子虽然不懂,但是内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细腻的xiǎo心思.

她走过去,故意的将怀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演技拙劣,但是,同为xiǎo孩子的别人却不一定能看的懂.

她説,"那个,坐在那里的xiǎo朋友,你可以帮我捡起来吗?"

阮青城坐在地上,斜起眼睛看了看她.

无声的,拿了起来,扔给了她.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是大1班的,我叫妞妞."

阮青城瞥了她一眼,吐出三个稚嫩的字眼,却十分的疏远,"不知道."

妞妞脸色一变,哼了声,"不知道算了."

但是,这边看着的几个xiǎo朋友,并不知道那边发生的事,她们只能远远的看着,看到了妞妞在跟那个好厉害的xiǎo孩子一起説话,心里不无羡慕.

"哇,妞妞,你认识他的啊.[,!]?"

"哪个?"妞妞回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但是xiǎo孩子看不太懂脸色.

"就是天天坐大车的那个xiǎo1班的,他们都説,他因为家里太有钱了,不喜欢跟别人説话呢."

妞妞愣了愣,看了看后面面无表情的阮青城,笑起来,説,"是吗,我不觉得啊,他有跟我説话啊."

"哎呀,妞妞你太厉害了,你可以带我去跟他认识吗?"

"不行的,他不爱跟别人説话,説明他不喜欢别人啊,我帮他介绍的话,他会不高兴的,你们要跟他説什么,下次我帮你们问他好了啊."

"好吧好吧,妞妞你好厉害啊."

妞妞瞬间又成了班级里厉害的那一个,让外人都无不羡慕.

旁边,diǎndiǎn边跟葡萄玩着毛线绳边説,"葡萄,妞妞好厉害啊,大家好像都很喜欢她."

葡萄説,"好像是吧."

"哎,她家又有钱,所以大家都觉得她好看,但是我觉得她一diǎn也不好看,还不如葡萄好看呢."

葡萄説,"那是,我长的跟我妈妈一样漂亮."

diǎndiǎn笑道,"臭美精啊."

葡萄笑起来,手上玩的都是毛线,她准备去洗洗手,爬起来,她説,"你帮我占着这个位置不许给别人哦,我去洗手."

葡萄见洗手间人太多了,就偷偷跑去了老师的洗手间去,搬了椅子踩着洗手,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才跑出来.

一出来,却马上看到,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有人坐在那里,看着下面.

她蹦蹦跳跳的走过去,"谁在那里,这里不能坐,我要告诉老师,説你在这里坐,不过你要是不告诉老师我偷偷的来这里,我就也不告诉老师你也在这里了."

唠唠叨叨的説完,那个人吓了一跳似的,一晃动,转过头来.

葡萄一眼看到,他胳膊上好几道伤痕.

眨巴眨巴眼睛,葡萄走过去,"哎,你受伤了啊."

他狠狠的瞪了葡萄一眼,"你敢告诉别人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葡萄説,"哈哈哈,你好搞笑,你那么xiǎo,你比我xiǎo好几岁呢,你xiǎo班的吧,xiǎo班的xiǎo朋友,你打不过我的,哼!"

男孩一愣,忽然停在了那里,看着葡萄叉着腰,此时确实比他高出了一个头,站在这里就很有气势.

但是,从xiǎo家里除了妈妈,大家都很怕他似的,就是到了幼儿园,大家看他的眼神也是不同的,他次有孝愣,因为这个女孩説,你打不过我……

闹扭成怒,但是看了看她的体型……

胖扭扭的身体……似乎确实有些打不过……

算了,他哼了一声,"反正你不许让别人知道."説完,气的走掉了……

葡萄看着他的背影,"好吧,我答应你不告诉别人,但是你叫什么啊,你叫阮青城是不是,我们同学都很喜欢你哦,你有空去我们班里玩啊!"

阮青城回头瞪了她一眼,再次加快了脚步,跑了……

葡萄撇撇嘴,真是个怪xiǎo孩.

但是,她还记得她偷偷来老师的办公楼的事,赶紧灰溜溜的离开.

下去的时候,却一头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哎呀."她抬起头,看见一个高个子男孩正看着她,"你干什么."

葡萄揉着脑袋,"我……我没去教学楼偷偷洗手,我没去教学楼偷偷洗手……"

"……"

"好吧,我也不知道你原来去教学楼偷偷洗手了……"男孩只好如是説……

葡萄赶紧跑掉了,回到了自己班级的位置,还没到diǎndiǎn那里,就见妞妞跑过来,"徐卿,哈哈哈,我都看到了,你故意撞在大2班苏谨生的身上,苏谨生都没理你!"

葡萄瞪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你在説什么."

妞妞却肆无忌惮的嘲笑着,"徐卿丢丢,徐卿丢丢,徐卿,你以为他会喜欢跟你玩吗,他家好厉害的,他爸爸是开大商店的,他才不会理你这个xiǎo穷鬼,xiǎo胖妞呢!"

葡萄説,"真不知道你在説什么."

葡萄赶紧回到了diǎndiǎn那里,diǎndiǎn説,"哎呀,她又在説你坏话,真坏."

葡萄説,"别管她."目光看向了外面,却见,隔着透明的栅栏,外面,一辆车,静悄悄的停在那里,虽然年纪xiǎo,但是敏感的葡萄早就发现,这辆车怎么一直停在这里,车上还有一个人,戴着个帽子,看不见人,却一直在看着她似的……

是韩誉城叔叔吗?

目光看过去,却见车子竟然动了,然后没多久,车子就开走了……

当天,徐自知接到了葡萄回来,照例问葡萄,"在学校有发生什么事吗?"

葡萄吃着冰激凌,説,"有一个叫阮青城的,我跟妈妈説吧,他是新转来的,我们班的同学都很喜欢他,説他家里一定很有钱,我一个同学因为跟他説了两句话,大家就好崇拜她呢.[,!],但是,我觉得他好像被他爸爸打的好厉害,要不就是有人欺负他,他胳膊上好多伤啊."

徐自知皱眉,"是吗……你有没有告诉老师呢?"

"没有,我答应了他,不告诉别人."

徐自知想了想,説,"嗯,好吧,既然答应了他,就要信守承诺,但是,你也要注意观察着,为了他好的话,如果他的伤还在继续,你就要劝他自己去告诉老师,好不好?"

"嗯,我知道了."

"没有别的有趣的事了?"

"额,没了吧."葡萄想告诉妈妈,她偷偷去老师办公室洗手,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送回家的时候,却听响了起来,徐自知听到,是酒店的专用铃声,知道是工作的事,于是拿起了.

张总打来了,对徐自知説,"自知啊,晚上咱们部门可能要聚会一下,你能出来吧?"

徐自知看了看葡萄,説,"葡萄,晚上你有事吗?妈妈这里可能要去工作."

葡萄説,"我跟张阿姨在家没关系的,妈妈赚钱好辛苦,亲妈妈一下."

徐自知笑着,让葡萄亲了一下,同时答应着,"嗯,好的,我可以去,但是为什么要聚会,有人请客吗?"

"是啊,mk-lan的副总,林副总,这几天不是住在咱们这里吗,説想感谢我们的招待."

原来是林栋,如果是他的话,应该没关系的,徐自知应了下来.

——萌妃分割线——

未免大家多想,提前説一下,葡萄跟阮家孩子不是一对,所以别着急,葡萄跟苏家xiǎo子是一对,么么哒~

苏家xiǎo子是谁到时候揭晓,看过总裁别捣乱的应该知道么么哒

因为忽然回家各种不适应.发的晚了,过两天补偿大家

还有我成功的被人从月票榜上踢下来了,么么哒~

北京市平谷区峪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定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浙江治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贵阳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