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避免铁塔公司沦为吞噬电信红利的铁兽

发布时间:2019-03-07 20:58:46 编辑:笔名

作为一个跑“两会”16年的时政,我在“两会”前篇有关4G的文章《亲历中移动4G:仍生活在2G时代》吐槽三个场景没有4G信号。很多通讯业内人士看罢文章后,有不少讥讽之语:不就是没有信号吗?!而中移动总部、中移动香港、中移动北京没有这样看,他们迅速和我联络、询问、了解、沟通,解决,解决不了的问题诚恳说明。

“铁塔”为破除4G基站困局而来

从上一篇亲历4G吐槽体验不爽,到如今两个月过去,我的4G体验三个场景达到90分。我遭遇的三大场景,不爽都已解决,打车到北四环外4G已相当稳定,国瑞城底下一层吃土豆丝快餐的地方已有4G信号。从市中心商厦到北四环外密集小区,北京移动建推进之快可以想象。

但对于中移动而言,一个核心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就是4G入口(即4G基站)问题。这个问题没解决,从个人使用到4G商用的种种应用都没有办法稳定、大规模展开。之前与北京移动技术人员沟通中,了解到4G的问题就是在住宅区、商厦建基站遇到选址难、漫天要价的问题。

整整两个月前3月5日,我在人民大会堂会会场见李克强总理两次提到4G并要求今年提速;两个月后小长假后的个工作日,国家铁塔公司浮出水面,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假期中看到种种有关铁塔的报道与分析,没有一个人将铁塔公司与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的4G要求联结在一起。铁塔公司的目标、整合方式究竟怎样,作为一个对4G有痛切体验的用户,我的判断与愿景是:国家铁塔公司是络强国基础设施的顶层设计;如果没有4G络建设的目标与困局,就没有铁塔公司现在的组建。它为破除4G基站困局而来,做不到这一点,铁塔公司就是一个过渡式的、死局垄断型的运营体。

在移动互联时代,常常有人误解wifi当作移动通信络的入口。其中,未来十年移动通信的入口,而且是任何包括在内的还有其他想象中的智能终端的的层的入口,不是其他,即是4G基站。包括任何虚拟现实技术实现或商用的终端,要想联结人、物、,基站是层通道。如果这个通道缺失,或不稳定,就会“失联”,就用户个人体验而言,就是让人焦灼的“没信号”。

4G信号对用户和企业商用有很大重要性,同样对中移动而言也是“命根子”。何出此言,如果没有4G,或4G信号达不到大规模体验诉求,中移动高端用户流失已是必然。4G提速,对中移动下一步转型升级而言,首先是移动互联时代与联通电信较量中的用户流失的止损。没有止损,何谈下一步?

对整个国家而言,克强总理工作报告提出络强国推进4G建设提速,但没有4G信号,或4G制式混乱,入口不统一,4G商用、络强国战略将失去根基。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4G商用,到国资委组建铁塔公司传言成真,我个人的体会的是,中国政府与运营商中移动抓到了4G商用的要害。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个基础就是指移动通讯城市基站建设,打好这个基础的顶层设计组织形式就是成立铁塔公司,彻底破解基础困局办法就是树规立法,以法规形式将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等同于水电气热等城市生活基础设施建设,纳入城市整体规划和改造计划。

目前,对铁塔公司的理解和前瞻有种种,我以为都有夸大或失焦的问题。

比如,有通讯业人士分析,铁塔公司将有可能成为业分离的破冰试水。也有观察家担忧,铁塔公司将带来新的垄断公司,等等不一而足。

我的看法是,铁塔公司成败与否与三个条件与目标相关。

三个条件与目标

一,铁塔公司4G络建设速度。

国家铁塔公司有一个对标公司,就是中移动,可以以中移动北京或山东公司既往半年的数据对标。铁塔公司组建新基站的效率和成果和既往中移动比如北京公司(到五月底,估算通达到1万个4G基站)、山东公司相比,效率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如果铁塔公司如业内人士分析所言,患上大国企病,缺乏竞争,效率低下,不是没有可能。这个可以直观感受到,这次我反映我所在国瑞购物中心无4G信号,在和北京移动沟通过程中,即能看出中移动铺设4G络的紧张感与焦虑感,他们是一家一家在谈判、推进。如果是我投诉到铁塔公司,毕竟铁塔公司和运营商对用户的感受隔一层,他们有没有在投诉、反映,多家竞争压力下形成的动能?当然,这个可以与对标公司的效率作更高层面的、更大数据的比较。但这个速度同时受到制度的制约,这是我要说的关键性的是第二个问题。

二,铁塔公司在城市4G规划顶层设计中树规立法的功能。

目前,包括移动、联通、电信之前遇到的核心问题就是城市基站落户难、漫天要价等难题。中移动率先开建4G络,在已有多个基站林立的地方只能是遇到难度更为加剧。

以上海为例,年内4G建设规划达3000个以上,但面临基站选址被拆迁,络覆盖漏洞多,如此下去4G效果差强人意将成必然。但上海与其他城市相比,好的方面是,上海在建设以4G为基础的智慧城市方面有法规,更有决心,上海市委、市政府决定,带头开放党政机关办公大楼的楼顶,用实际行动向社会证明基站建设是安全的。目前,上海市已有30处机关楼顶率先开放建立基站。同时,已有技术公司推出可灵活小巧架设的“迷你”4G基站。但上海仍然面临很严重的4G基站架设难题,遑论其他城市。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孙萍提出一份“关于将移动通信基础设施纳入城市规划,加快落实“宽带中国”战略”的提案。这份提案切入中国各大中城市发展智慧城市时出现的移动络缺失的要害。

这份提案中讲述了目前4G遇到的问题。“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难成为络发展的瓶颈问题。由于4G频段较高,基站覆盖半径较小,4G基站要实现2G的覆盖效果,基站数量需成倍增加,基站建设难题将成为中国移动4G络建设发展的主要瓶颈。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进行移动通信络建设尤其困难,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一是基础通信设施建设管理制度缺位,基站选址困难,基站建设无章可依,市容整治、城市规划等导致拆站都会影响基站的布局规划、覆盖水平和服务质量。二是城市规划资源配套尚不到位。目前,大部分楼宇建设初期缺乏配套的通信基础设施、特别是无线络基础设施,只能在后期逐步二次改造,进场协调物业和业主困难,建设成本高企、建设效率低,严重影响络质量提升和群众使用。三是市民环保意识的增强和对基站辐射的误解,导致市民群体性反对建站、要求拆站甚至破坏通信设施的事件增多,2013年仅北京因市民反对建设或要求拆站就达几百个,部分地区甚至出现市民反对建站或要求拆站同时又投诉信号覆盖问题的情况,使基站建设陷入两难境地,广大群众的正常通信需求难以及时满足。”

而海南省今年“两会”的一份提案则表述更为具体。“运营企业去某小区进行络覆盖,这就需要租用该小区的地皮和房屋,以便安装基站和机房。结果,房产商和物业直接狮子大开口,提出了天价的租金。运营企业想和对方商量一个合理的费用,对方直接一句话:爱建不建。在基站征址过程中,由于各界对无线电磁辐射相关原理和知识有一定误区等原因,导致误会多、征址难、租金高等一系列问题。一是由于对无线电知道宣传普及做得不够,社会各界对通信基站的建设工作和无线电磁辐射原理等普遍认识不足,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没有权威依据,大家总是不分具体情况,想当然认为基站辐射对身体健康有害。(有关无线电辐射相关科普知识见附件)二是基站征址过程中,百姓对基站的建设和现有基站的运行存在抵触情绪,造成新建基站征址异常困难。基站搬迁及LTE协调受阻的站点中,业主、居民和附近住户阻挠的比例高达70%以上。部分酒店、单位物业不理解、不支持信息产业发展政策,对基站施工进行百般阻扰甚至索要超额费用。此类情况约占站址总量的10%。三是部分业主借运营商基站建设紧迫需求,也了解到运营商搬迁一个基站的费用和代价很高,借机抬高租金价格,与普通租房比,价格奇高,有的达到3、4倍甚至10倍以上的价格。主要指机房租赁、楼面租赁、地面租赁等费用,也包括基站用电(一般要比供电所电价高%),甚至已出现部分物业公司索要室分系统租用费的情况。此类情况约占站址总量的%。四是各种原因,部分基站在运行一段时间后,又遭到业主或物业公司要求拆除的窘境。据统计,2013年,海南三大电信运营商共拆除基站300多个,损失金额超过4000万元。”

以上两则提案讲述的问题——我以为这些问题如果不从顶层设计中加以解决,铁塔公司的成立与发展与一个真正的央企地位不符,存在意义不大,沦为一个以盈利为目标的垄断公司亦不无可能。

我采访孙萍委员时,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她提到,她提出这个提案时,其他委员说,这是不是为通信公司这些商业公司在说话?由此可见,中移动、联通、电信在推进4G中,面临漫天要价是一个基于既往社会性认识难改的问题。

铁塔公司的组建必须是要从城市规划这一顶层设计上来解决问题。如果国家铁塔公司是一个具有极高盈利要求标准的公司,缺乏公益性,与上海、北京等城市规划中如何注入移动通信的基建元素,如果这样,必将和中移动、联通陷入同样的具体谈判死局。

同时,很多评论称,铁塔公司是国资委牵头组建,铁塔公司不是由工信部牵头组建,将出现严重问题。其实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

避免铁塔公司沦为吞噬电信红利的铁兽

一个非行政部门的国企,如何由一个内阁部委来牵头组建?但铁塔公司的组建必然有国家工信部的主导元素,正如工信部有关负责人所言“目前,三家基础电信企业正在研究共同组建一家通信设施公司,负责统筹建设通信铁塔设施,进一步提高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水平,也有利于降低行业的建设成本,终惠及广大电信用户。”

从这段话可以看到,工信部并没有把移动基础设计建设纳入城市基建作为铁塔公司的目标之一,仍然是重点重提运营商基建共享。未来值得留意的是,工信部之前没有在顶层设计中尽职尽责,中国的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并没有在各大城市建设规划中较好的纳入。未来,组建铁塔公司,亦不是将这一顶层设计一推了之,国家工信部当与铁塔公司一道负的解决好这一难题。

三,铁塔公司的公益性与国家。

没有人希望铁塔公司成为一个触摸不到用户感受,令各大设备供应商丧失竞争参与的大一统巨无霸央企。同时,如果它未来是一个也要上市,设定高盈利目标的央企,这个铁塔公司如何与各大城市谈判,如何协同工信部来真正实现“统筹建设通信铁塔设施”的统筹功能?同时,统筹功能不是简单的避免重复建设等,如果不能超越三大运营商的既得利益,不能聚焦在以F频段为主的TDD建设,重蹈3G建设中的不同制式“混合所有制”之祸害,铁塔公司聚合三家,实现国家功能的则失去了意义,这样的铁塔公司可以说仅是电信改革与国企改革中的“怪胎”而已。

我再次引用全国政协委员孙萍的提案中的三个建议,

“建议一:将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等同于水电气热等城市生活基础设施建设,纳入城市整体规划和改造计划,并完善相关管理办法。明确民用建筑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规范,并将相关标准纳入到建筑设计、施工、验收等环节中。建议二:将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办公楼宇、民用建筑等设施的无线、有线、管道、楼顶平台等资源向所有运营商开放。建议三:加大有关基础通信设施保护条例的执行力度,推动相关立法。同时加强对公众的正向宣传引导,营造积极的舆论环境和社会氛围。”如果做不到包括以上这三点在内的更高层面的价值诉求,铁塔公司又要以业分离的大一统一张的姿态出现,那未来的铁塔公司就不可能迅速触摸到用户的吐槽点和关切点,铁塔公司将和一个有着巨大盈利诉求惯性的饥渴铁兽没有区别,彻底沦为一个吞噬电信改革红利、竞争红利、移动互联红利的基站施工队。这是国务院总理需要警惕的地方。

且看明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对4G改革的回顾与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