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速救护车司机传说第三百八十一章大人的世

发布时间:2020-01-25 05:08:06 编辑:笔名

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大人的世界 上

昨天王鸽并没有在孙成德的那群亲戚朋友中见过他的妹妹。之所以认得出来,只是王鸽在孙成德的朋友圈里见过照片而已。

“你就是小王……”孙成德的妹妹憋了半天,才把的那个“吧”字给憋了回去。

“我哥常跟我提起你呢。我是孙成德的妹妹,孙玫。”她看到了王鸽,赶紧站起来打招呼。

孙成德很少跟人提起他的家里人,这个亲妹妹孙玫也只是说过那么一两次。

孙玫比孙成德只小两岁,跟铁大致差不多大。虽然兄妹两个都是湘沙人,而且都在这个城市发展谋生,但湘沙市是个大城市,孙成德主要在市区,而孙玫则是在城乡结合部围着二人的父母转。

平时家里有什么事,都是孙玫在处理,实在搞不定了才会找孙成德。

而孙成德平时也忙,多亏了有这么个妹妹,才能安心的把父母放在家里,几个月都不会回家一次。

他是真正全年无休没有假期的,只有趁着轮班换班的时候才有那么二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孙成德家里有什么单身遗传基因,这孙玫虽然看起来年轻漂亮,但也有三十二岁了,还没找对象,处的对象两天都分,孙成德在众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妹妹,也是因为这个事儿。

然而这个社会是不公平的,永远没有什么男女平等一说。男人三十好几还有点儿机会,正是好年华,可女人过了三十岁只会渐渐老去,越来越没人要。

“你怎么来了?”铁大致也站了起来,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看来昨天晚上十二点下班之后就没休息,直接在手术室门口等着,而早晨八点又上了个白班,下班之后马上来到了急诊部重症监护室。

“来看看。这是还没出来?”王鸽看着两个人之间聊的火热,总感觉有那么点儿不太对劲。

跟着医院的这帮兄弟们看的多了,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傻子,两个人之间有那么点儿什么事儿,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刚才的消息,说是已经醒了,过会儿出重症监护室,直接转到病房里去,过来搭把手。”铁大致说道,“手术情况挺好的,不用担心,回工作岗位上去吧。”

“这里我一个人就行,其他的亲属我都给赶回家,爹妈病了都是我伺候的,放心吧,难道我还伺候不了我亲哥吗?”孙玫也笑了笑,转头却对铁大致说道。

“总要有人换班的。”铁大致坚持自己要在这里。

王鸽也算明白了,两个人原来是在这里拧巴呢。铁大致这个货,除了担心孙成德之外,似乎看孙玫的眼神有点儿不对劲呢!

“到了晚上表姐会来的。”看得出来,孙玫并非讨厌铁大致,只是怕他休息不好,太麻烦。

“那等到表姐来了我在回去吧,反正明天是上午班,早些睡就是了。”铁大致死活不肯走,王鸽赶紧把他拖到了一边儿。

“老铁,来,我跟你说个事儿。”要是按照原先王鸽的性格,肯定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就算是知道了有这么个事儿也不会说出来。

人是会变的,而王鸽跟以前比起来,变了很多。

“人真没事儿,听大夫说手术的成功程度要比预想的好很多,虽然将来踝关节的回复程度不会达到能开车的地步,但是走路肯定是没问题的,如果不仔细看应该看不出曾经受过伤,下雨阴天可能会难受一点儿,根本就不用考虑什么截肢不截肢的问题了。看来我们的想法是对的,他的坚持也是对的。至少……在痊愈之后应该具备赚钱的能力,不是个残疾。”铁大致赶紧说道,虽然身体上比较累,心情倒也是不错的。

“我不是跟你说这个。”王鸽声音很小,看了看重症监护室的门,又看了看孙成德的妹妹孙玫,“人还在里面躺着,你就趁机撩人家妹妹,不合适吧。这也有点儿太不厚道了。”

铁大致老脸一红,梗着脖子,“没死没残的,怕什么。你老哥我也是大龄青年了,这好不容易有个目标,有个机会,不能被那些世俗所阻碍啊你说是吧。”

铁大致平时正儿八经,到了现在歪理却是不少。

“那行,你忙你的,我不打扰。”王鸽摇了摇头,看着那孙玫对铁大致也有那么点儿意思,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就不用掺合了。“晚上早点儿回去休息吧,看你熬的待会儿孙队见了你非说你不可!”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吧!”铁大致退了一把王鸽,让他快点离开这里,别打扰自己和孙玫的二人世界,本来到晚上的时间就不多了。

王鸽这才嬉皮笑脸的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办公室,拿起记录本就开始奋笔疾书。时间已经接近五点,雨只下了十几分钟就停了,虽然天空出了太阳但也已经日薄西山,冬春交界,天黑的还是很快的。

只是还没来得及完全逃散的乌云,在已经快要落山的夕阳的照射下发出了火红异常的光辉,除了办公室抬头往西一看,就能够看到在湘沙市很难享受到的美景。写完了记录的王鸽选择在门外待一会儿,顺手用拍了个照片发给了林颜悟。虽然这两三年前的旗舰智能机拍摄质量已经跟不上了,连镜头都被刮花了,但还算流畅,也架不住这景色实在好看,居然有那么点儿艺术感。

林颜悟很快回复了自己的信息,她在宿舍里面自己写歌呢,宿舍的窗户是朝南的,西边被其他的宿舍楼给挡住,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羡慕着王鸽忙里偷闲的工作状态。

“终于有人跟你分享这些东西了。”何盛和杜伟平正从外面回来,两个人在王鸽回来之后也想结伴去看一眼自己的队长,但是没见到人就被铁大致给赶回来了,语气还挺不好的。

铁大致来之不易的二人世界屡次被人打扰,肯定正发火呢,王鸽倒是忘了把这茬跟二人交代,让他们两个无缘无故背了个黑锅,这不,两个人浑身烟味刚从那停车场的拐角“吸烟处”回来呢。

“也就你们这些小年轻,谈恋爱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唉,我要是拍个照片给我老婆,她肯定说我近做了亏心事!”何盛又往嘴里塞了根烟。

“婚后中年危机啊。”何盛十分惆怅的点燃了香烟,然后看着西边的太阳,戳了一把鼻梁上滑落的眼镜。

“别在这装文艺青年了,五点钟,转院任务,你的活儿,该走了。”杜伟平看了一眼,“四点四十八分,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从停车场把车开到住院部楼下。”

“操蛋!”何盛一拍脑门,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快速跑去了停车场,司机们只要是遇到任务,什么事情都要放下,必须以任务为重。

“车队请注意,曙光中路与城南中路交汇处,国立小区二号栋三单元一零一有一老人突发心梗,情况危急,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出车!”

王鸽按住了耳机,又捏着麦克风,“这里是车队王鸽,收到任务,马上出车!”他拍了拍杜伟平的肩膀,“南边,很近,后面的任务交给你们了。”

没等杜伟平回话,他就赶紧掏出钥匙,也来不及拿那大水杯了。当他来到停车场的时候,何盛的救护车才刚刚出发,十有**是来不及了,肯定是要迟到几分钟的。

王鸽可不想迟到,跳上了驾驶室,就把车辆开到了急诊部的大门口。

“速度稍微快点儿吧,别被堵在路上。”宋平开后车厢的门,脸色十分不好看。

王鸽正觉得奇怪呢,孟娜却接过了话茬,直接解释道,“出事儿的是个老太太,在自己家里犯了病,说是儿子出去买菜了,回来就看到老人倒在地上,发病时长不太清楚,但是人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指挥中心要求他检查一下老人的呼吸心跳和脉搏,但是……什么都测不到。”孟娜摇了摇头。

“估计够呛啊。”宋平安说道。

“去了别是例行公事就好,怪难受的。”王鸽在向指挥中心汇报之后,打开了救护车的警笛和警灯,一般的公司是五点半下班,大概五点半到八点半是下班期,他可不想被堵在路上。

距离真的不远,王鸽绕开了堵车的路段,只用了七八分钟就抵达了现场,按照门卫的指引找到了出事儿的地方。

说是一零一,其实是二层,下面是有一个架空地下室的。王鸽推着推车进入了电梯,而宋平安和孟娜则是选择了更快的途径,走楼梯。

当王鸽出了电梯来到出事儿的房间的时候,门口已经站了一堆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看起来应该是出事儿的人的亲戚。王鸽从门口那里挤了进去,刚进门就看到一个老太太仰面躺在客厅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异味,老人的身子下面有不少排泄物,应该是大小便失禁了。

宋平安对老人的情况进行了系列检查,终确定心跳速度为一分钟十五次,呼吸和脉搏几乎是没有,血压也测不到。这已经是死亡的状态了。

“抢救吗?”宋平安知道,现在对老人进行抢救的意义不大,还有可能加速老人的死亡。有的时候,老人到了时候了,怎么救都救不过来。他转过头,问着老人旁边的儿子。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老人的儿子看起来也有五十多岁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看起来出事儿的时候他刚从外面买菜回来,身后的菜篮子倒了,肉和菜已经撒了出来。

“气管插管,接气囊,肾上腺素、多巴胺、尼可刹米、速尿各一支,心肺复苏,带回医院。”宋平安收起了听诊器,跟孟娜一起马上开始了动作,但是两个人都知道,希望不大。

而在王鸽看来,蹲在地上的并不只有宋平安一个人,在宋平安的旁边,还有一个举着长柄雨伞的死神。而那死神的身旁,更是站着那老太太的灵魂,这个死神似乎还有点儿耐心,翻出了生死簿。

“你看,老太太,我不骗你的,上面是这么写的,我也没办法啊。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咱们到了时候了。”死神给那老太太的灵魂翻看了生死簿上面所记载的数字。

也不知道是不是王鸽给阎王大人提的意见有效果了,死神居然开始注意“文明执行”了,有点儿意思。

老太太下意识的摸着自己挂在胸前的老花镜,却发现根本没有那个东西,而那生死簿上记载的东西,居然不用戴老花镜也看得清楚了。

“是这么写的……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差不多了,可是,放不下他们啊。两个儿子两个闺女早就成家立业,可是小孙子孙女们怎么办啊!尤其是我那孙女,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要是就这么走了……”老太太说道。

“人总要离别,儿孙自有儿孙福,咱得走了。不然回去晚了,我要受处罚的。”那死神临走之前还看了王鸽一眼,手里捏了个法印,碰了一下老太太的灵魂,两个超自然存在这才从房间里面彻底烟消云散。

“奶奶!”门外突然想起了一句尖锐的喊叫,来自于一个身穿高中校服的女孩儿。

女孩儿齐肩短发,哭的泪如雨下,鼻涕泡都直冒,可是王鸽看得出来这是个美人坯子。弄不好,这就是刚才那老太太的灵魂所说的,从小看到大的那个孙女儿了。

“奶奶你怎么了啊,奶奶……”那女孩儿一边说着一边就想要往老太太的身上扑。

“王鸽!”宋平安反应了过来,老太太身上还扎着针呢。

在女孩儿经过王鸽身旁的时候,王鸽反应极快,一把将人给拦了下来,“还在抢救,不能过去。”

儿子从老太太的旁边站了起来,把那女孩儿搂在怀里,“没事的,没事的。”

“走,回医院。”宋平安抬头对王鸽说道,“抬上车!”

娄星区人民医院
深圳博爱烤瓷牙
常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辽宁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南充治疗宫颈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