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科学鉴定识破假欠条倾力调解干戈化玉帛

发布时间:2019-05-22 10:01:30 编辑:笔名

科学鉴定识破假“欠条” 倾力调解干戈化玉帛

常州武进讯( 张军 通讯员 许愿)近,在武进法院的法官与武进检察院的检察官再三释明和耐心说服下,一桩纷争七年之久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终于落下帷幕。得知案件已顺利调解成功的原告刘某连连说: 谢谢法官,也谢谢检察官。是我犯了错误,相信所谓的 中间人 。法律是公正的,我们应该相信法院,通过法律的正常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05年3月,被告张某向原告刘某购买树苗13000余株,价款61000元,因张某暂时无钱支付货款,故分两次写下两张欠条交给刘某。2011年11月,刘某持两张欠条到武进法院起诉,要求张某支付树苗款61000元。法院多次传唤张某到庭,张某却置若罔闻,一直未肯露面。张某拒不到庭,法院只能依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和陈述进行缺席审理,庭审中原告提交了两张欠条,因欠条出具的时间是2005年,经过6年多时间二张欠条均已褪色泛黄,折叠处磨损也相当厉害。在被告未到庭未对欠条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法院依法认定欠条的效力,并据此判决原告胜诉。

之前对法院传唤不屑一顾的张某在收到法院判决时顿时傻眼了,自己明明已经还了钱,欠条早已被撕毁,怎么法院还判决自己还钱呢?不明就里的张某向常州中院提起了上诉,并申请对两张 欠条 进行司法鉴定。可是糊里糊涂的张某在二审中又一次犯了浑,他把法院通知的开庭时间给记错了,又一次缺席开庭。市中院遂裁定按张某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武进法院的原判决生效。判决生效,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张某仍然不服判决,不断向检察机关进行申诉。执行阶段,张某向武进法院提出鉴定申请。武进法院委托南京师范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欠条进行鉴定,鉴定结果证实两张 欠条 系高仿复印件。因案件出现重要新证据可能推翻原判决,武进法院遂决定对该案进行再审。

案件进入再审后,武进法院审监庭邀请武进检察院迅速展开对案件事实的全面调查。在一审中从未露面的被告张某这次终于到庭了,他向法官陈述:2009年原告刘某托人来向张某要债,当时张某不在家,要债的人就去找张某的老婆。得知此事后,张某打委托了中间人朱某,让其帮忙协调此事。后朱某去找了原告一伙人,并将两张欠条原件带回交给张某的老婆,张某老婆打给张某确认欠条是真的以后,将欠条当场撕毁,并交给朱某5万元,让他去还给刘某。张某的老婆董某也到庭证明此事。而另一方面,原告刘某的说法却与张某的说法完全矛盾。刘某坚称欠条形成后就一直由自己保管,从未向第三人出示过,也从未找过别人去要钱,也不认识张某所谓的中间人朱某,没有接触过朱某更没有拿到过钱,所以起诉时提交法院的欠条就是原件,对鉴定报告的结论有异议。除此以外,原、被告对于欠条是书写在何种纸张上、用什么颜色的笔书写等多个细节问题的陈述均不一致。原、被告的各执一词让人一头雾水,案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法官仔细研究案情后认为,中间人朱某是整个案件的关键,只有找到他案件才能有所突破。法官依照被告提供的地址去寻找朱某,找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一次机缘巧合,法官偶然发现朱某竟是某一起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原来朱某是个社会上的混混,常常惹是生非。顺着这条线索,法官终于找到了行踪不明的朱某。在一番询问后,朱某道出了与被告张某所说相似的情况:朱某确实受张某的委托把钱还给了刘某。不同的是,朱某说张某只给了他4万元,而不是5万元。朱某还请了当时为他开车的司机杨某来作证。杨某所述与周某吻合。经再次与张某核实,张某表示自己确实给了朱某5万,不过其中1万是给朱某的好处费,所以实际上还给刘某的是4万。

张某、董某、朱某、杨某四人都讲述了中间人还钱一事,四人串供的可能性并不大,法官推断原告刘某很可能没有说真话,于是联合检察官再次找到刘某,这一次刘某的丈夫丁某也陪同刘某而来。虽经过法官、检察官耐心的释明和教育,刘某始终一口咬定没有中间人这回事,态度十分强硬。而刘某丈夫丁某却时不时地说一句:我老婆前两年生了脑溢血,脑子不好,有些事情可能记不清了。法官、检察官敏锐地察觉到丁某应该也了解案件,于是单独做丁某的思想工作,丁某慢慢松了口,不再否认中间人的存在。在丁某的劝说下,刘某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终于承认曾经找了同村的郑某去向张某要钱,后来在郑某的牵线下与张某委托的朱某接触过一次,当时因为要钱心切,在朱某承诺一定追讨回36000元,并另外出具了一张36000元的欠条的情形下,将二张欠条原件交给了朱某。但是之后朱某就杳无音信,刘某失了欠条又一分钱没拿到,大呼上当,郁闷至极。虽然手里握着朱某写的36000元的欠条,但是由于畏惧朱某的身份和背景,在多次咨询律师后,犹豫再三,还是没敢把朱某告上法庭,36000元的欠条原件也落在了律师处。万般不甘心之下,刘某想出了用欠条复印件起诉的办法。于是就有了这场离奇曲折的官司。法官又找到郑某做了调查,郑某表示刘某确实没有拿到过钱。

案件的脉络渐渐清晰起来,的疑问也是案件的焦点落在了朱某到底有无将张某的钱交给刘某这个问题上。但是这个问题究竟答案是什么,只有刘某和朱某两个当事人自己清楚,因没有其他证据,法院一时难以查清。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即使刘某拿到了钱,张某也只是还了4万元而已,与61000元再加上这些年的利息相比有一定差距,而且刘某的生活条件确实比较困难。法官、检察官从维护公平正义、促进案结事了的角度出发,一起向原、被告双方释明法律后果并加大了调解力度,终使双方化干戈为玉帛达成了调解协议,由张某某支付刘某16000元一次性了结纠纷。刘某在感谢法院、检察院细致工作的同时,也懊悔地表示,如果当初能相信法院,早点到法院起诉,而不是找所谓 中间人 ,事情就不至于弄得像现在这么复杂,自己的钱肯定也早就拿到了。都怪自己法律意识淡薄,以后一定吸取教训。

(文中人物系化名)

经典的唯美景色励志图片_经典的唯美景色励志图片大全
研究人员破解细胞中关键蛋白复合体的结构
Ella产后复工分享生产细节 生儿子时一滴眼泪没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