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军警杯小说赵老天传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1:40 编辑:笔名

说起三十二岭这个地名,本地人也未必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说有三十二道岭包围着这小村子,可要认真去数,哪道岭算哪道岭又不算?远处的岭多着去了,近处的岭又不够,所以,这个说法不足为信。倒是一段有关唐王李世民的传说,代代口口相传至今,还有些意思。当年,唐王李世民东征高丽路过此地,正值人困马乏之际,打眼望去,就见这里群山环抱,绿水潺潺。望高处,奇花异草争芳吐艳,雉鹿獐狍飞高窜低;看水中,龟蟹鱼虾成群嬉戏,杨柳榆槐倒影婆娑。一只丹凤唱着吉祥曲落在“大水槽”边的一棵杨树上,树上有一个七十二种瑞草织成的凤凰巢,玲珑剔透。唐王不由得精神一震,大声说道:“好景致,好去处!灵山秀水,人间仙境!凤凰筑巢,吉祥之地也!”将士们闻听此言,放眼四周,一路劳乏,早被眼前奇异景象驱赶得烟消云散了。三军就此安营扎寨,埋锅造饭。饭后闲暇,唐王与将军们回顾来时路径,自都城长安至此,已攀过三十二道大岭,逢山开路,遇水驾桥,一路艰辛,不可不记。于是,唐王兴致所至,就近寻块大石,亲挥御笔,写下“三十二岭”四个大字。想那当年,唐王不过是想做个记号罢了,但人们见字如见圣旨,即把这小小的村庄叫作了三十二岭。  从明朝起,有一支赵氏就在三十二岭村居住,祖辈上虽然没有出过什么名人,但也留下了许多传说!这赵老天闯八沟就是其中之一。  三十二岭,从这村名上就不难想象这里的闭塞。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典型农家日子,几十年上百年也没个什么大的动静。时光到了清光绪初年的某一天,一户贫寒农家院里传出了一阵婴儿啼哭声,其实这也是村子里常见的,并没什么特别。然而这个婴儿那响亮的哭声,却拉开了一位传奇男子不凡际遇的序幕。一男丁落地,添人进口,本是件高兴之事,可孩子的父亲赵大却是愁容满面。也难怪,家里已有一男儿,这日子本就过得捉襟见肘,吃了上顿不知下顿,自己又身弱体衰,百病缠身,再加上一张嘴,这往后的日子不啻雪上加霜。送走接生婆,夫妻俩看着这不该来的孩子,相视无语。老半天,赵大才开口,既来了就随天命吧,就叫他老天吧!这名字倒是蛮大气,其中还有一些祈祷老天眷顾的意味。  老天四岁上,那赵大终于没抗过病魔,抛下他母子三人撒手人寰。这孤儿寡母的日子,其艰辛可想而知。多亏了庄里当家子怜悯帮衬着,母亲才拉扯着小哥俩磕磕绊绊熬过来。老天倒也听话,知道家境如此,到了上学年龄却连想也不敢想,每天跟着哥哥随伙伴们上树掏雀,下河捞鱼,享受着苦中作乐的童年。六七岁就跟在老娘后面下地干那本该大人们干的农活了。在老娘一天天的愁苦叹息和殷切期望中,老天渐渐成长起来,还真成了一个不输于庄里任何人的庄稼把式。他身材高挑,长相俊朗,是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你别看他面带忠厚,心里却有着十八个转轴,什么活儿只要经眼一看,便学个八九不离十,什么编筐编篓子,下套逮兔子,坌地扶耠子,扬场使簸箕,吹箫弄笛子,样样是拿得起放得下。庄里三叔二大伯的,不管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需要帮忙,他抬腿就去,伸手就干,庄里人都很是喜欢他。老娘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真是亦喜亦忧。喜的是儿子这么能干,聪明,尤其是为人厚道,将来到哪儿都能混口饭吃。忧的是转眼就到了应娶妻生子的年龄,可家里这么穷,谁会把闺女往火坑里送啊!老天却也不急,安慰老娘:“妈……你儿子这么能干,咋会说不上媳妇呢?你别发愁,赶明儿儿子就给你领个媳妇来家伺候你。”  话是这么说,可眼看一年又要过去,仍是没有人来提亲。正在老娘犯愁的时候,庄里有户人家男人急病去世,年轻妻子李氏终日以泪洗面,日渐憔悴。有那知根知底的人,可怜李氏年轻守寡,知她是个过日子好手,年轻稳重,耐苦能干,性格儿又极是温柔,且无孩子拖累,就好心登门到老天家搓合。也合着有缘,男不嫌二婚,女不嫌家贫,俩人你有情我有意,一说即成了。过门后,虽仍是粗茶淡饭,但夫妻恩爱,孝敬老人,乡亲们便多有称道。天有不测风云,那多年操劳的老娘患重病卧床不起了。老天夫妻日夜守在床边,请医熬药,擦身换洗,伺候得精心周到。虽是哥俩,老大过得却也不宽绰,那老天便从不攀比哥哥。老娘过世,哥俩按乡间习俗简办了丧事,葬在了本族老坟窑湾子靠东侧一个叫做大黑石头疙瘩的地方。  要说这老坟窑地形,还真有一些说道。坟地后面一道山脉叫西坡梁,酷似一青龙北向南下蜿蜒至河边戏水。这条小的没有名字的小河常年绿水常流,在龙头前转了九道弯,按风水先生说法,这叫九曲连环水。与青龙隔河相对的是脖领子山,由南跃出,酷似一活灵活现下山猛虎,阴阳先生说此地乃龙虎相斗之地,必出皇帝。坟地周边又恰似一个椅子券儿,对直南面是叫水兴洼的一个灵秀山头。稍有风水知识之人到此地,无不称奇!只可惜这样一块风水宝地不知在何朝何代被官府发现,派了相当人力把青龙前腿给挖断了,龙脖子上给挖了两道深沟,这上好的风水就被破了,成为了永远也弥补不了的历史遗憾。老天家的坟地就在这风水宝地边缘。  老天办完老娘丧事后,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农家日子。如果就这样平淡过下去,也就没了这个故事。也是该着赵老天历经磨难有出人头地的天命。  按赵氏家族论字排辈,老天原来要叫李氏为婶子。要在如今,一个远房侄子娶婶子也算不得什么。可那年代,又是在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偏僻乡村,视隔辈人结亲为乱伦。老天与李氏的结合,人前背后的经常遭到奚落。一次,老天与一伙乡亲纳凉在村中一大槐树下,谈天说地的正在兴头上,李氏因急事来寻老天,有一人出言戏弄:“嘿,嘿,老天,你看你婶子找你来了,快跟你婶子回去吧!”此言一出,人们哄堂大笑。这老天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只觉得面红耳赤,浑身不自在。每当这样的时候他就暗想,若是当初娶个黄花闺女,也不至于如今让人当话把儿。可说一千道一万,不就是穷闹的吗!我要是混出个人样来,看你们谁还敢说这不咸不淡的狗屁话!再说了,娶婶子咋了,我喜欢她,她也瞧着我顺眼,碍你们蛋事儿!虽说这样在想,还总觉得人前抬不起头来。夜里翻腾着睡不着觉,就和妻子嘀咕:“这叫啥事啊,不就因为你过去比我高一辈吗?你看这闲言碎语的,真让人受不了,嘴长在人家脸上,咱又管不了,听着老心烦,咱在一起得过一辈子呢,成天听这些,可啥时候是个头呢?耳不听心不烦,反正日子也不好过,要不咱们远走高飞吧!”媳妇一听也是,虽然人们并无恶意,毕竟让人听了心里不舒坦。她一向对老天言听计从,遂作了远走高飞的打算。过了两天,将那陋室薄田托与哥嫂:“我俩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逢年过节,你们就替兄弟在二老坟上多烧点纸吧。”说罢,难割难舍地与兄嫂道了别,背上铺盖,往村外走去。路过村中央千年古槐,老天蹲下一遍遍摸着从穿开裆裤时就坐着的圆润石头,抬头看了又看那聚集童年梦想的千年古槐,环顾着四周熟悉山山水水,腿上好似灌了铅一样沉重。来到村中央叫“大哗哗”的山泉边,老天爬下就喝了几大口泉水,好甜啊,不知他乡有没有这般甜美的水。来到了父母坟前,老天夫妻跪在坟前烧纸,那燃烧的纸钱化作冉冉青烟在坟前盘旋着久久不肯散去,好似二老知道了他们夫妻俩此时背井离乡的心情,极力挽留着。老天烧完几卷纸,又跪着对坟头磕了三个响头:“爸,妈,老天带着媳妇要出去闯天下了,混好了,再回来看你们,你二老保佑我们平安吧!”  老天抹了抹脸上泪水,拉着妻子的手上路了。老天悲悲切切而又异常坚定地离开了这块生他养他的故土,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被生活所迫,关里人去闯关东,山西人去走西口,有闯出财路发家致富的,有遇上贵人改变命运的,更有那做了异乡孤魂野鬼的。这些老天都有耳闻。老天想:“哪里才是我赵老天夫妻安身立命之所呢?就学着祖辈们的样子,闯关东去吧!千里迢迢,一路上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险恶,听天由命吧。”两手空空闯关东,怎么个闯法呢?聪明的老天头脑一转,想起在家还给人剃过几次头呢,这不是手艺吗?正所谓艺不压身,此时正好派上用场!老天到集上置买了一套剃头家什,就这样边走边学着给人剃头,挣些小钱儿,不仅解决了夫妻二人的食宿问题,天长日久的,剃头手艺也越来越精。夫妻二人风餐露宿,走走停停,过破城向三屯,经洒河到喜峰,出关就是宽城,非止一日来到了塞外一个叫八沟(今平泉县城)的地方。  八沟,东与辽宁省接壤,北与内蒙古毗邻,可谓鸡鸣三省之地,素有“京冀门楣,通衢辽蒙”之说。清代以来,崛起于白山黑水的天之骄子,更是把这条连接沈阳故宫和北京紫禁城的通道,看做是神化了的皇权之路。康熙大帝驻驿承德避暑山庄,常过八条山川到平泉巡游,故御称平泉镇为“八沟”。八沟是历史以来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关内外到这淘金的人蜂涌而至。那八沟还有个传说:说老辈子,这八沟20里长街上甚是热闹,按当地传统,每年要唱几天几夜大戏。有一年唱戏时,有两个身着黑长袍头戴黑礼帽装束的不速之客,于开戏前大模大样地坐入了贵宾席,管理秩序的见这二人不是本地达官贵人和名流豪绅,便上前驱赶。黑衣人忿忿地扔下一句:“你们等着吧,明年这大街必冲去一半!”一甩袖子便扬长而去。来年夏天,八沟地区大雨滂沱,连下七七四十九天,洪水瀑涨,凶猛之极,可怜八沟二十里长街被冲走了一半。却原来那两个黑衣人竟是龟精所变,戏台前被羞辱前来报复。  赵老天夫妻在八沟租下一店面,取店名“赵老天剃头铺”,仍以剃头谋生。由于手艺好,价钱公道,生意倒也红火,不知不觉攒下几个辛苦钱,便在这八沟站住了脚。为扩大生意,赵老天又租下一处更大的店面,招了两个徒弟,生意越发红火,回头客不断,声名远扬。凡事都有两面,赵老天剃头铺这树虽不大,却也招风。一天,突来了四个背大枪的,进了店不由分说就把赵老天绑了:“你的事犯了,跟我们走一趟!”赵老天虽天性耿直,自知并未做下犯法之事,可这阵势也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啊!招谁惹谁了?问道:“各位上差,我做的是小生意,挣个辛苦钱,一向奉公守法,你们弄这出,这,这,这是咋回事?”“什么咋回事,去了就知道了。”背大枪给李氏撂下话:“明天拿500块现大洋去赎人!”说着,推推搡搡把个赵老天给押走了。李氏一个妇道人家,哪见过这场面啊,顿时心慌意乱就没了主意,坐在地下嚎啕大哭。哭了几声,忽然醒悟,哭有啥用,家里哪有500大洋赎人啊,不如与他们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她起身随手抄起一根橡木镐柄飞也似就追了出去。八沟号称10里长街,押人的走得不慢,可李氏追得更快。俗话说:不怕横的,就怕不要命的。只一会儿功夫,李氏就冲到跟前,发疯了一般举起镐柄左右开弓,走在后边两个背枪的冷不防地被打倒在地。前面的一听有动静,回头一看,见同伙已被打倒,一个女人披头散发舞动镐柄朝他们打来,吓的撒腿就跑。李氏追了几步没追上,转回来给赵老天解了绑绳。边解边说:“走,跟二奶奶回去!”那语气不容置辩,俨然一位得胜的将军。赵老天可没那么轻松,见媳妇打死了人,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心想,这下可惹下大祸了!夫妻二人回到店铺,大门也不敢出,只做些好的吃,等着吃那人命官司。老天心想,反正事已至此,摊啥受啥吧,能逃哪去呢?不躲了。夫妻二人于战战惊惊中不知过了几天,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正纳闷间,有人把真象告诉了他们——原来那四人不是什么官府中人,是那诈钱的绑匪。夫妻二人这才放下心来。  从那以后,八沟街上就传得热闹了,说赵老天媳妇赵二奶奶是个武艺超群的女侠客,手使一根铁棍,舞起来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几十个武林高手与她对敌,都近不得身。那天赵老天遇上了十几个土匪来绑票,眼看就要被抓走了,赵二奶奶,略施武艺,便将土匪全部放倒,救出了丈夫。说什么的都有,越传越玄乎,赵老天夫妇也就倍受八沟人尊重,与他们交往的人山南海北的愈来愈多。朋友一多,消息也灵了路子也开了,发财的机会就多了起来。借这个风头,赵老天拿出老本做起了那十里街上人气生意。起初,夫妻俩经营了一个杂货铺,由于不辞辛苦,起早贪晚,精打细算,服务周到,虽是针头线脑的蝇头小利,却也因捧场人多,没几年功夫,就有了更多的积蓄。夫妻二人就打算着开更大的店,扩大经营范围。于是,赵老天招贤纳仕,广揽人才,象滚雪一样,什么日用百货、皮货、布匹、粮油、牲畜、五金、煤炭饭馆、旅店等店铺,开了一家又一家,逐渐形成规模,成为了十里街上不可小觑的大商家。  要说赵老天有人缘,那真是远近闻名。他的买卖做得大,来往买卖人自然就多,需要长期招待。他待客比别人特殊,来八沟的客人自然待如上宾,在八沟方圆百里以内的大小客栈他也招待。凡客人能叫出赵老天名字的,吃住只管记账。每到年底,各客栈只管到赵老天账房结账,绝不拖欠,信誉极好。一传十,十传百,赵老天朋友们也就越来越多。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赵老天在关内外也就吃得开叫得响,没有走不通的路、办不成的事。 共 64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大小不一样是什么原因?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市治癫痫病去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