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友加秀场移动社交女神养成记

发布时间:2019-06-09 04:21:02 编辑:笔名
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宝宝嗓子发炎反复发烧怎么办

稍显杂乱的书架上,放着三两本《男人装》。封面尽是穿着清凉的女郎,“开会的时候拿来参考参考,找找灵感。”友加络科技联合创始人胡铸韬嘿嘿一笑,还没等问题出口就解释说。

这款移动社交应用刚以男女交友为起点问世时,胡铸韬曾听到用户向别人介绍说,它是比陌陌还要神的“神器”。现在,友加引入了游戏化的竞争和用户成长体系,引导重度用户生产内容—— 图片、语音与短视频—— 集聚粉丝,成为明星,藉此满足用户虚荣心和关注欲。

目前,友加拥有1,700万用户,月营收近百万。“除了早期推广,我们用户基本靠自增长。”去年A轮融资后,公司估值1,600万美元,当时用户仅100万。相中友加的投资方是松和资本、金沙江创投与UMC资本。

“友加抓住了刚性需求。”中路资本副总裁汪恭彬评价说。中路资本在该公司B轮融资中投入150万美元。友加的用户主要分布在沿海省份的富裕县城,他们或者是当地富裕的小业主,开着一家美甲店,工作时间自由 ;或者是离乡背井,在陌生城市打拼的人,体力劳动后只想躺在床上玩着。正是这群人,爱交友,却又苦于无人关注,与大城市里的高端用户不同,可供他们选择的娱乐资源相对较少。

“他们的日常生活并不精采,也不丰富。”连续创业者胡铸韬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从2006年到2009年,胡铸韬一直在经营沃勤科技。这是一家主营山寨应用中间件平台开发和服务的公司,后来卖给了联发科。“我知道移动互联上,哪些应用付费率高。”

2011年初,他在上海遇到了另一个连续创业者邹岭。后者是商务社交若邻的创始人。“高端用户的需求很难满足。”他回忆那段创业经历时说,“他们原本就有自己的圈子,要是容易解决,早就在内部解决了。”

一个懂“移动”,一个懂“社交”。两人共同的朋友蒋明亮也加入了进来。蒋明亮参与过多家互联公司的创办,在日本Livedoor旗下多来米中文任COO时,曾主管该公司门户站及无线增值务两大核心部门。

2011年6月,友加推出了功能版应用。3个月后,安卓版、塞班版与版也分别上线。初的推广主要通过预装和Wap站及应用内推广两种渠道。这是公司创始人多年积累的渠道优势。

与差不多同时上线的陌陌和遇见一样,友加一开始也着眼于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s,基于位置的服务)陌生人交友:打开界面,你就能看到附近还有哪些用户 ;你可以浏览对方的照片墙,或者发条消息过去搭讪 ;聊得尽兴,不如关注这个人吧,或者送人一份虚拟礼物。

“我们之前可没有主动去打这样的擦边球。”他介绍了同类应用毁誉参半的营销方式。在他看来,同类应用的营销行为,就像毒品一样,一下子很来劲,但也后患无穷。人们意识到,与其说此类点对点陌生人社交的卖点是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不如说是基于地理位置的性(Location Based Sex)。

不过,就拉升装机量而言,这一招确实很奏效。友加也紧跟东风,被外界贴上了类似的标签。在两三个月内,友加用户迅速增至300万人。问题很快暴露。友加的总用户数开始停滞不前,这种情形延续了大约三个月。

“如果目的性太强,尤其是想把对方约出来,即时通讯工具能起的作用寥寥。”胡铸韬分析说,要从线上走向线下,考验的是现实世界的硬件 ,“也就是要高富帅。”

太多的一厢情愿,导致不少用户悻然而归。另一方面,成功走向线下的用户,开始互相添加对方的号。“如果只是聊天工具,恐怕没有人同时用好几个。”胡铸韬说,友加也不会转型O2O,将用户引导至线下。

男女比例失衡是点对点陌生人社交的瓶颈。更糟糕的则是陷入死循环 :女性用户有时候还觉得自己遭到了骚扰,只好选择离开。

所以,不管你注册时选择了什么性别,友加屏默认显示总是附近的女性用户。胡铸韬担心新来的女性用户,看到满屏的男人头像会特没安全感。“被舆论贴上标签后,自增长也成问题。大家都不好意思推荐现实中的朋友加入自己在友加的圈子,怕被误会。”

终,友加选择了“秀场模式”。在达到一定等级后,用户可以搭建自己的草根舞台。在这个秀场里,唱歌也好,碎碎念也好,发起聊天话题也好,秀主用各种方式展示自己,与粉丝互动。胡铸韬开玩笑说 :“秀主就像自媒体一样生产内容。他们在微博上秀,没人会注意他们,但在秀场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来消费这些内容的。”

消费带来变现。PC端上曾有六间房凭借秀场起死回生,YY音乐则是重要盈利来源,9158也有类似的线上KTV模式。虚拟道具是这种盈利模式的关键之一。

U币是友加这个线上世界的货币。在不享受优惠的条件下,12元人民币可以兑换成240,000个U币。的虚拟物品爱心,售价300U币 ;而昂贵的虚拟道具,则是售价30,000,000U币的UFO,折合人民币1,500元。

“前一段时间贵的是城堡,大概85元人民币。”一段时间下来,胡铸韬发现购买的人很多,于是试着推出了价格10倍、20倍于城堡的虚拟道具。

在友加的道具商场里,很多道具标价都有着长长的一串零。这串数字的长度,代表送礼者诚意的份量。这些诚意又归结为“财富值”,呈现在用户资料里,体现了有钱人的存在感。友加这样的付费用户,每人每月平均消费在200元左右。

标价下方则是这些道具的“魅力值”。每送出一份礼物,收到礼物的人增加相应魅力。秀场里的每个人都能看到秀主收到了什么礼物,经常有人一次送出一大堆虚拟礼物。

“送礼的消息刷满其他用户的屏幕,就像听到了自己花的钱,丢在别人面前那么掷地有声。”如果礼物足够昂贵,就连秀场外的用户也能通过广播,注意到谁是有钱人,谁又。

“人都喜欢攀比。”胡铸韬抓住了这一点,把表现欲量化成具体数值。曾有用户认为自己魅力值统计有问题,半夜三点打给胡铸韬,要客服改过来。甚至还有女性用户大量购买礼物送给自己。原以为男性用户才是友加的金主,却看到女性用户那么舍得花钱,胡铸韬三人看到数据,一开始也吃了一惊。

这个小秘密没有隐藏多久。在某次版本更新后,友加推出了排行榜 :魅力榜与富豪榜,分别对应魅力值与财富值。每个人都在榜单上有自己的位次。大家突然发现,原来那个的人,同时也是富有的人。

排行榜这种游戏化因素,奥妙在于将原本相对孤立的数值,纳入到与他人的关系中去。通过竞争,加快流量与虚拟道具的变现。“产品是外壳,现实是主线。”胡铸韬解释说,现实生活中,就是有人有钱,有人有魅力,“但谁有钱,谁有魅力?排行榜上一目了然。”

为了获取魅力值,秀主得更卖力地展示自己,尤其是高财富值的人在场时。这些人看上去更有花钱的意愿。友加在介绍富豪榜时这样措辞 :高富帅必经之路,白富美必败之地。

“在友加,‘女神’不是天生的,而是自己一步步养成的。”胡铸韬说,友加为这些希望成为线上“女神”的草根用户提供流量入口。“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活跃榜为当前活跃用户提供流量,新秀榜是新用户的流量入口,提供高质量内容的用户则可以通过人气榜导入流量。”

事实上,不少用户为了获得更多流量,会在秀场表演结束前,向自己的粉丝推荐其他秀主。被推荐的秀主则也会投桃报李。这些抱团合作的用户,会在昵称前标注一个共同的“家族名”。胡铸韬认为这是友加这个娱乐平台用户黏性增强的表现。

移动端能否拥有PC端那般的沉浸体验?后者屏幕较大,而且采取了视频直播的形式,利于实时互动。“但PC端的直播视频,看上去更像是经过的节目,对主播表演能力的要求较高。”在胡铸韬看来,即兴式、碎片化的表达能让友加上的草根秀主更放松,“想好了就拿起回一句。”

友加也考虑过其他盈利模式 :挂品牌名的虚拟道具 ;会员增值服务 ;或轻游戏,增加秀主与粉丝的互动。但胡铸韬并不看好较长的变现路径。他认为以平台形式分发广告或游戏可能不会成功。“忘了当初是怎么向用户营销的吗?”他反问道,“当初吸引用户的逻辑,与现在从用户身上变现的逻辑并不一致。”

但友加也不敢放任用户再多走一步,甚至计划在后期版本里淡化LBS元素,将原本位于屏的“附近的人”折叠起来。“友加绝不鼓励色情,也安排了工作人员审查内容。”胡铸韬说,用户胆敢步入禁地,账号便会冻结。

“不过,用户自发的举报,比我们还积极。”他补充道,“怎么能让别人比自己更受欢迎?”

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力争全面完成营改增范围

2006年我国船舶工业主要经济指标公布

巴西对荷兰预测大力神杯成橙衣军团可望不可即梦想

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力争全面完成营改增范围
2006年我国船舶工业主要经济指标公布
巴西对荷兰预测大力神杯成橙衣军团可望不可即梦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