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鲁班传人在美国第105章与其如此

发布时间:2020-01-25 05:04:41 编辑:笔名

鲁班传人在美国 第105章 与其如此

厉凌开车先将玛丽送回了家,爱丽丝一直在车上昏睡,倒也无碍。

玛丽下车时,非要把厉凌拉下车,她告诉厉凌,她的母亲自从被他治好后,这十来天恢复的很快,已经能下地行走,做家务活了。

原来,肖妻得知厉凌今天要找玛丽,便做了很多中国点心,比如糍粑,桂花糕,南瓜饼等等,还有馒头包子一大堆的做了很多,她让玛丽一定要把厉凌带来,让他把这些糕点带回家。

盛情难却,厉凌只好跟着玛丽走进了肖家。

老肖在上班跑车,所以,肖家只有肖妻和玛丽。

“小厉!”肖妻见到厉凌走进来,立时迎了出来。

“肖伯母,你好!哇,好多天没见,你现在气色好多了!”厉凌惊讶地看到,肖妻现在虽然还是很瘦,但是面色红润,整个人的精气神那是健旺的很,不由大为诧异。

她被那阴尸煞虫折腾了两三年,人行之将死,即便被自己祛除了阴煞,但照理说,她这身子至少还得在床上躺个两三个月才能下地,却没想到,她恢复的这么快!

很明显,她一定是进服过某些很有奇效的滋补药方啊!

“小厉,还得多亏了你帮我给看好了身子,不然,我这坟头可能都已经长出青草了!”肖妻将厉凌迎进屋里,

“我们刘家祖上,传下来了一些方子,我自己配了些做出来,天天吃一点,身子恢复的是还不错,现在,家里扫扫地、做做饭没问题啦!你还没吃中饭吧,小娟,快把我做的那些糕点给端出来,你们都尝尝!”

“刘家祖上……”厉凌稍一侧目,“伯母,你姓刘?”

“是啊,小厉,你也可以叫我‘刘阿姨’。”肖妻答道。

厉凌心头涌上了一层怪异的感觉,这个刘阿姨,自从当时自己在肖家眼见到她时,虽然她那时病倒在床,但她那凌锐且好似能看透一切的眼神,总让厉凌觉得她不是一个普通人,但她却安于在一个葡萄种植园内做一个小小的采摘工。

她的身边还有法器——她丈夫脖子里的一枚法印就是她送给丈夫的,她刘家祖上传下来一种很有奇效的滋补药方……

刘家人……厉凌一瞬间便想到了三师兄刚刚告诉自己的一些江湖过往,难道,这个刘阿姨,就是刘家后人——大明诚意伯、堪天相地人刘伯温的后人?

三师兄说过,在六、七十年代,刘家人遭到了那场运动的残酷打击,家人四分五散、人丁凋敝,却有一个女孩逃了出来,偷渡来了美国……

二、三十年过去了,那个女孩,差不多也应该就是四、五十岁的年纪!

厉凌心头竟稍许有些激动,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这个刘阿姨,可能就是刘家后人了,这也许真是个天大的巧合!

刘家后人,可一直还在天地间四处寻踪,殷勤求索,他们的老祖宗刘基告诫后人一定要去完成的三件事,第三件事——阻止满清王朝寻找到张献忠藏宝、以避免神州气运继续消沉两百年,他们已经做到了。

可前面两件,却始终没有眉目——寻找墨子那不死的元神之体以及寻找到五件鲁班墀,阻止五件鲁班墀和三十六本《鲁班书》风云际会,皆是为了避免神州浩劫。

眼前这个中年女人,如果她真的是刘家后人,她偷渡到了美国,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逃避那场大运动?

厉凌看了看时间,也不容他再多想了,这事他也不便点破,毕竟,一个天命贵格高人的后代,一个为了神州气运而四海奔波的家族,他们的使命和身份,又岂能被外人轻易知晓。

这事且回去和三师兄合计合计,看看他怎么说。毕竟刘家人跟自己的师叔马履宗在满清末期、民国年间可都有并肩战斗的交情,这刘家人算是自己师门的故人。

玛丽这时端来了几盘子糕点,厉凌肚子的确饿了,囫囵吞枣地吃了一气,肖妻见厉凌吃的很香,不由喜上眉梢,连声说道:

“小厉,慢点吃,别噎着了,还有好多呢,你也给你母亲带些回去,这可都是我们中国人原汁原味的正宗做法,长期在海外生活的人,可没这个口福呢!”

“哦,谢谢刘阿姨!”厉凌抹了抹嘴巴,却见刘阿姨神色有些不对,望望自己又望望她女儿,那神色简直是……又见玛丽瞬时红上眉梢,他意识到了什么,站起身来便要告辞。

刘阿姨却一把将他拉下来坐回凳子上,笑道:“小厉啊,你看你这么长时间也不来咱家看看,咱们小娟可一直都在念着你,一心想要好好感谢你为我看好了病!

“咱小娟那做菜的手艺可不逊于我,现在已经下午一两点了,晚饭你就在咱家吃吧,小娟去买菜,她今晚好好给你做一桌菜,让你尝尝她的手艺——”

玛丽神色一阵忸捏,赶紧拉着母亲,示意她不要再说。

“呃,其实我在爱丽丝家已经尝过了玛丽做菜的手艺了,真的很棒。”厉凌赶紧说道。

想了想,他又看看玛丽的额头,对刘阿姨说道:“刘阿姨,也许再过一段时间,玛丽就能开口说话了,她一定能重新迎回她失去的精彩和那些美好、还有属于她的幸福的——”

“什么?!”刘阿姨身子一颤,眼睛迅时瞪圆了,“小厉,你是说,小娟还能开口说话?!哎呀!小厉啊,你可真是咱家的大救星、活菩萨啊!”

“是的,玛丽这哑疾不是天残地残,而是她的命劫,造成她这命劫的,是她早前的一个男友,那个男友的命数吞噬了她的一些气运。”厉凌答道,

“而现在,我正在帮玛丽挽回她失去的那些气运,估计快了,再碰上一些机会,她那气运一旦完全弥补,她就能再开口说话了。”

刘阿姨讶异地望了望女儿,又紧紧盯着厉凌,面上的惊喜已然消失,良久道:“小厉,你是说,小娟之所以会成了哑巴,是因为她早前那个男友,是那个小混蛋干的好事?”

厉凌一愣,怎么提起玛丽那个前男友,这刘阿姨竟一副咬牙切齿的态势!

他一望玛丽,却见玛丽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求,似乎在让他不要说下去了,厉凌不由一阵愧疚,立即说道:

“呃,这个嘛,也只是我猜测的,刘阿姨你不要放在心上,只要玛丽能再开口说话了,那就是一件大喜事啊,你说是不是——”

“我早就知道,那个姓马的小混蛋就不是个好人,他千方百计接近咱小娟、骗咱小娟,就是别有用心!”刘阿姨瞥了一眼女儿,恨恨地说道,

“他跟咱小娟好上了不多久,咱们刘家传下来的一套老古董就不见了,我怀疑是被他给偷走了,可我没有证据,问他他也不承认!

“咱刘家祖上那套老古董一丢失,我们肖家这六七年来就开始背运倒霉啊!老肖丢了工作,我得了这怪病,小娟又哑了……这可把我们肖家害惨了呀!

“我一直怀疑,那个姓马的接近我们家,骗小娟的感情,就是为了我刘家祖上传下来的那套老古董!所以,我才死活不让他和咱小娟在一起,把他们拆散了!

“为这事,当年小娟还跟我大闹过一场,不久小娟就生了一场病,发了好几天的高烧,醒来后,就再不能说话了!

“我还一直以为是我把小娟给害了,是我做的孽,是我伤了她的心,她接受不了,所以身体一下子垮下来……

“听小厉你这一说,我没想到,原来咱小娟好端端地突然变成了哑巴,是那个混蛋害的!不是我的原因啊!这个挨千刀的,他一定不得好死!”

说到这里,刘阿姨望向玛丽道:“小娟,你看吧,幸亏是小厉给咱道出了前因后果!不然,你老妈我还真的以为是我亏欠了你啊!

“你看你当年,就是不听我的话,跟我要死要活地闹!我一看那个姓马的就不是好东西,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可你就是那么傻!嗨!小娟啊,为人母的,哪有会害自己孩子的,现在,你该知道了吧!”

玛丽在一边说又说不出来,手语也比的一阵凌乱,急的两眼发红,眼泪在眼眶边直打转。

厉凌心知自己无意中这一说,勾起了她母女俩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望望玛丽,不由甚是愧疚,想想还是自己先离开吧,免得她俩再继续苦恼下去。

只是,听刘阿姨说她刘家祖上传下来的一套老古董丢失了,而这导致了她们一家人多年不顺、劫厄连绵……

堪堪是,玛丽正是因为她的命数和气运被她那个男友的命数给吞噬占取了,所以才致她哑疾命劫。

莫非,正是因为她那个男友偷走了她家传的那套老古董,所以,这导致了她家人的命数和气运皆发生了逆转——

老肖丢了干了几十年的工作,刘阿姨身染将死之阴尸煞虫怪病,而她自己,却变成了哑巴?

她刘家下来的那套老古董,到底是什么古董?

他正想开口问一问,却蓦听门外车子里传来了爱丽丝的声音:“厉!你在哪里?Help!厉!!”

爱丽丝大概还在做梦吧,这声音听起来似乎在做恶梦。

“呃,刘阿姨,玛丽,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们,我还有些事先走了!”厉凌一擦嘴,向她母女俩一道别,匆匆跑了出去。

“诶诶!小厉,带上糕点!小娟,快给小厉打好包呀!”刘阿姨赶紧冲玛丽喊道。

***********************************

将爱丽丝送回杜兰果岭小镇,厉凌特意看了看离她家不远处的邻居——吉姆-道格拉斯家那幢豪宅。

那宅子依旧安详平和,依旧有人里里外外出入,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我擦,难道这是一场梦……厉凌晃了晃脑袋,不是梦。

吉姆-道格拉斯和他手下一共六个人,都死在了自己手里,也不过才死了不到两个小时而已,他的家人定然还不知情。

只是,他的妻子,那个华裔同胞,普纳尔谷陈四爷的孙女,当她的丈夫从此再不会回家、当她某一刻突然得知自己的丈夫的死讯,她会怎样?

悲伤欲绝,痛不欲生,哭得死去活来,还是,她会平淡如常,甚至会沾沾自喜——因为这幢豪宅和吉姆的所有财产,应该都是她的了?

听桐子说过,她嫁给了吉姆-道格拉斯后,这三、四年来并没有生育,她应该还非常年轻,那么,她的未来又会如何?

改嫁?她爱过吉姆-道格拉斯吗?她会诅咒、怨恨杀她丈夫的凶手吗?

一时间,厉凌心头波澜起伏,对这个华裔女同胞,他竟然莫名地有了一丝同情,一线好奇。

爱丽丝已经醒了,一路上,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左手紧紧握住厉凌的右手,身子微微发颤,厉凌只好左手扶着方向盘开车。

厉凌知道,这是因为她身上还带着自己那道算子的煞应,虽然并未开启冲煞,但她也会不太好受,尤其是心悸心慌。当然,这个白人女孩,也的确被道格拉斯的绑架给吓坏了……可怜的爱丽丝!

格兰特太太今天在她家人的陪伴下去了戴维-格兰特所在的医院、带着他们的儿子去看望戴维了。

爱丽丝原本是要去同学家玩的,结果上午一出门就被道格拉斯一伙人给强行掳上了车。

费了一时半会功夫,又找来石灰,棕树叶和镜子,厉凌才将爱丽丝承携的煞应给禳解了。

那一刻,坐在凳子上身子直发抖的爱丽丝终于不再心悸心慌,眼珠内的血丝也明显收敛多了,她眼里望出去的视野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厉!”爱丽丝站起身来,一把将厉凌抱住,“我感觉好多了,一路上我的心跳的好厉害,人好难过……厉,谢谢你!”

厉凌被她抱得这么紧,这么暧昧,不由一阵尴尬,拍拍她的背道:“嗯,没事就好,你去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下午睡一觉吧。

“你今天受了惊吓,我怕你会做恶梦,戴维不是有个心理医生吗,你要不要去找他给你调剂一下心态?”

“不,厉,我不用去找心理医生,有你就足够了,我看到你,就什么都不害怕不担心了。”爱丽丝将厉凌抱得越来越紧,“厉,你能吻我吗?”

“呃……”厉凌面上一热,牵起她的手,轻轻吻了吻她的手背。

“不,是这样——”爱丽丝头一扬,迅速冲上来,嘴唇已经紧紧抵住了厉凌的嘴。

少女处子幽香,顷时袭人,缕缕呵气,如芝如兰。

“厉,我十八岁了,我已经可以……我愿意把我的一起都给你,厉,你知道我喜欢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爱丽丝眼睛里已是一层朦胧的浮光,面颊绯红,呼吸急促,她双手抱着厉凌的脖子,眸子光泽,如星如火。

“不,爱丽丝……”这种关头,热血少年的身体虽然难免会有反应,但他心神空明,定力犹在,何况,他心中的一块甘田早已留给了他的天命佳人,

“你恪守你们家族基督教徒的承诺,婚前不能乱性,要对未来的丈夫忠贞,你这是对上帝发过誓的,爱丽丝,不要这样!”

爱丽丝眼中的星火更加炽烈了:“厉,我想过了,我上午差点就被道格拉斯手下那个黑人给强暴了,何况若是你也被他们抓住了,我一定还逃不过道格拉斯的魔爪……再说,将来的情况谁知道?

“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怕我哪一天又被哪些混蛋给玷污了……

“与其这样,我还不如把次给你,给我喜欢的人!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你就是我选定的丈夫,我相信,这样的话,上帝一定不会惩罚我的!”

*****************************

感谢欧阳戚、晓露清妃、哆哆A梦等书友的打赏,老张跪谢!!!

晋宁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郑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男科医院排行榜
张家口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无锡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