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礁石亘古之约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03:04 编辑:笔名

一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峦之颠,有一株株苍松翠柏拔地而起,从上到下,长满了横七竖八的虬枝。每一根虬枝都显得那么苍劲雄奇,看上去恍若凌空飞去一般。一丛丛奇花异草与一处处怪石巉岩相伴,掩映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蜿蜒如蛇,向着丛林密布的山峦深处逶迤遁去。  太阳哥哥正沿着这一条羊肠小道向前奔跑着,看上去他已步履蹒跚,疲倦至极。月亮公主尾随其后,一路追踪而来,左寻右觅之余,禁不住颇感纳闷地连连摇头不止。太阳哥哥的背影明明就在自己的前方,闪闪烁烁,时隐时现,任她千呼万唤,却不曾有过一声回应,真是奇哉怪哉!待到继续向前追赶时,太阳哥哥的背影竟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再也找寻不到一丝丝的踪迹了。  太阳哥哥,我的太阳哥哥,你为什么会有如此作为呢?毋庸置疑,你已经发现了我,我也一直在追逐着你,可你为什么就不肯停下自己的脚步,和自己的月亮妹妹见上一面呢?  左思右想之余,月亮公主也不曾搞得明白,其中究竟是何缘故。  无可奈何之际,她只能沿着那一条羊肠小道,一路向前继续追寻了。临到末了,却也不得不收住了脚步——眼前已是一道突兀而现的悬崖峭壁,将羊肠小道拦腰斩断。探头望去,但见那一堵石壁从上到下,竟如刀削斧劈一般,黑洞洞的一眼望不到底,令她顿觉毛骨悚然,不得不倒吸一口冷气。嗐,此时此刻如果能够生出一双翅膀,也就可以飞过悬崖峭壁,去追寻自己的太阳哥哥了。还好,一念及此,两肋顿时生出翅膀,不知不觉中已是腾空而起,转瞬之间赶上了太阳哥哥:“太阳哥哥,我是你的月亮妹妹,等我一等……”  太阳哥哥只是回眸一瞥,依旧不曾停下自己的脚步。  月亮公主变得越发焦躁,振翅疾飞,一路向前追赶而去!    二  “咯咯……咯咯……”  一声又一声嘹亮而又高亢的鸡鸣响起来时,月亮公主一下子从梦中醒了过来。与此同时,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也已攫住了她的身心,仿佛再也无力解脱了。还有一点更让她为之纳罕不已,类似情景在她的梦境中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了。究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某种心理暗示使然,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她本人一时间也无法说得清楚了。  已是黎明时分,月亮公主怏怏不快地起身走出月宫,信步踱到阶前。她看到天鸡仍在那里昂首向天,一声又一声地鸣叫不止:“咯咯……咯咯……”  这个该死的天鸡,你为什么总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鸣叫,害得我总也追赶不上自己的太阳哥哥,真该狠狠地揍你一顿出一口气。她忿忿地走上前去,高高地扬起一只手臂,却又缓缓地落了下来,轻轻地抚摸着天鸡的颈项和后背,一下,一下,显得温柔至极。天鸡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爱抚,停住它那不知疲倦的鸣叫,把一只红艳艳的鸡冠伏在主人怀中,口中发出“呜呜噜噜”的一声声低吟浅唱,就如同在向主人诉说着什么似的。月亮公主一时忘情,张开双臂,把天鸡紧紧地抱在怀中,那种寂寥惆怅的情绪竟也在瞬间消失殆尽。  很自然地,月亮公主想到了这一只天鸡的出处。那还是在若干年前,有一次她出去闲逛,于无意中发现了一块小巧玲珑晶莹剔透的玉石,令她喜爱至极,纳入掌中,须臾不离,不时地把玩一番。  也不知始自何时,那一块玉石竟然有了某种孵化之状。她颇感惊诧之余,一种莫名其妙的希冀竟也油然而生。某一日,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小小的玉石竟然一分两半,一只雄鸡破壳而出,连连鸣叫不止,而后跳跃着投入她的怀抱之中。  既是上苍所赐,索性就叫它天鸡好了。那之后,天鸡与月亮公主朝夕相伴,让她不再感到孤独寂寞。尤为难得的是在每天太阳升起之前,天鸡竟能做到适时鸣叫,就如同一声声呼唤一般,让她及时走出月宫,去迎候自己的太阳哥哥,不再因贪睡而误了时辰。能够在时间迎候自己的太阳哥哥,对她本人而言,该是一桩令人何等惬意的事情啊!  月亮公主着实喜欢这一只天鸡,它那高高昂起的头上,顶着红艳艳的鸡冠,十分耐看。两只翅膀硕大无朋,偶尔凌空一跃,就如同凤凰展翅一般,金光灿灿耀人眼目。那两条粗粗壮壮的大腿,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量。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它那两只锋利无比的爪子,一旦出击,想必可以摧枯拉朽,所向披靡。它那一丛丛金色羽毛,靓丽无比,让它更添几分神韵。当然,让月亮公主为喜欢的还是天鸡那一声声鸣叫,铿锵悦耳,余韵绵长,仿佛总也听不够似的,每一次听到都要为之亢奋不已。  乍一开始,月亮公主只晓得天鸡在每一个清晨把她叫醒,去迎候自己的太阳哥哥而已。却不曾料到,人界的鸡们竟也群起而效仿之,每每都要齐声鸣叫,宣布人界新的一天就此开始,由此也就有了“鸡司晨”一说。这一说法一直为人界所津津乐道,可又有谁知晓她的天鸡才是始作俑者呢?  月亮公主离开天鸡,信步向前走去。登上一高阜处,她停住了脚步,开始引颈翘首,迎候她的太阳哥哥。时间在分分秒秒地流逝着,似乎可以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每一次呼吸都让她生出一种不可遏止的紧迫感。如此等待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愉悦,个中甘苦也许只有她本人才能说得一清二楚。  稍后,月亮公主终于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太阳哥哥出现在东方天际的身影,还是让她在时间就捕捉到了。哇塞,我的太阳哥哥,终于让我看到你了耶!在那一次次无奈至极的梦境中,我都不曾追寻到你。那种痛苦至极的失落感,就那么反反复复地折磨着我,让我苦不堪言,几近崩溃。我的太阳哥哥,你还好吗?屈指算来,你此刻已是姗姗来迟了呀!莫非你不知道月亮妹妹一直都在苦苦地等待着你吗?更何况你一贯忠于职守,极为守时,从不爽约,连日来却总是迟迟不肯现身,究竟是何缘故在从中作怪呢?  仔细端详一回之后,月亮公主心头不禁为之一颤,一时间竟如心血来潮一般,再难自抑。她分明看到,太阳哥哥已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虽已做出十分努力,却只能处于一种缓慢地爬升状态之中,看上去显得吃力至极。这种状态似乎并非始自今日,应该有一段时日了,而且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思来想去,月亮公主不禁颇感诧异,太阳哥哥本不该如此呀!莫非其中有什么变故发生吗?记得远在万年之前,人界就曾有过所谓的“黑子”一说。那一种预判即或不是无稽之谈,推算下来也不至于弄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吧!  一番冥思苦想过后,月亮公主还是无法弄得明白,究竟是何缘故,致使太阳哥哥呈现如此一种垂垂老矣的状态。她费尽斟酌,还是找不到任何理由说服自己,末了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而已。    三  回到月宫后,月亮公主变得更加郁郁不快,似已陷入一种无法解脱的状态之中。她懒懒地坐到那一张精美无比的玉雕床上,再也不愿动弹,竟有一丝困意凭空袭来。她放平身躯躺了下去,闭合双眼,很想睡上一个回笼觉,让自己疲惫不堪的神经得以小憩。然而糟糕得很,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无法睡得过去。睡不着又很想睡,反倒成了一种精神折磨。如此翻来覆去,折腾了好大一阵子,终弄得睡意全无,索性直直地坐了起来。  恰在此时,嫦娥快步走了进来。  嫦娥和月亮公主同居月球,不但是一对好邻居,更是一对好姐妹。她们互敬互爱,同命相怜,平日里来往不断,于说笑间也就把那无尽的孤独与寂寞一起打发掉了。日久天长,彼此感情越发笃厚,早已是谁也离不开谁了。  “我的公主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呀?”嫦娥快步走上前来,拉住月亮公主,而后一起在床上坐了下去,“你好像不大舒服,是不是身体有了什么问题呀?”  “说什么呐,你我早就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了,还会有什么问题发生吗?”月亮公主讪讪地发出一笑。  “那你……反正我觉得你和往日里大不一样,让我细说,一时半会儿还真是说不清楚。”  “既是说不清楚,那就不要说了吧!”  “我可以不说,你得说呀!而且要说就说实话,千万别糊弄我。”  “我……我……”  “哟,就这两日不见,咋还学会吞吞吐吐了呐,我可提醒你,咱俩可是情同姐妹,无话不说,在我面前,你应该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了吧?”  嫦娥本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从人界飞昇月球之后,她的性情有了相当大的变迁,仿佛把一切都已看得很淡了。正所谓六根清净,一切皆无可无不可,又何必庸人自扰,凡事大可不必搁在心里念念不忘。只是那种心直口快的天性依旧保留至今,说出话来往往口无遮拦。她这一番话脱口而出,弄得月亮公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犹如骨鲠在喉一般,不吐不快,却又碍于有所忌讳,不得不三缄其口。  “不用你说,我已心中有数了。”嫦娥死死地盯住月亮公主,禁不住发出咯咯一笑。  “你能有个什么数啊?”月亮公主颇感纳闷地问。  “这还用说吗?你一定是和人界的小女子一样,在玩什么怀春的把戏吧?”  “不要取笑,不要取笑……”  “那我就不明白了,如果不是这么回事儿的话,还能有什么理由让你在我这个妹妹面前羞于启齿呢?”  “我……我倒是可以讲给你听……”月亮公主犹犹豫豫地说。  “那好,你尽管如实讲来,我这里洗耳恭听就是了。”  “我到底为什么苦恼不堪,也许一句话就能说得明明白白,我……我是为自己的太阳哥哥啊!”  “你说什么呐,为你的太阳哥哥!他……他到底怎么了呀?”  “自从盘古老祖开天辟地以来,我和太阳哥哥就分开了,旦夕相隔,东西遥望,那种无尽无休的思念之苦,一直都在折磨着我,尤其是近一段时间,太阳哥哥的境况已是一日不如一日,让我不得不倍加牵挂,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你倒是说一说看,我又怎么能够高兴起来呢?”  月亮公主一口气把要说的话讲完,心里顿觉轻松了许多。她抬起头来,迎住嫦娥的目光,索性不再躲躲闪闪。  嫦娥可不曾想到,月亮公主和她的太阳哥哥还有如此一段思念之苦。她怔怔地打量着月亮公主,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有所表示,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是不是我这一番话吓着你了呀?”月亮公主试试探探地问。  “那倒不是,我只是不曾想到而已,我……我很感动,也很同情你,我……”嫦娥支支吾吾地说着,已是语不成句了。  “我这里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看在姐妹一场的情分上,能够出手助我一臂之力!”月亮公主斟酌再三,终于鼓足勇气,把一句求助的话吐出口来。  嫦娥不禁为之一怔,“说啥!需要我出手助你一臂之力!你到底要干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呀?”  “也很简单,我已做出了一个决定,准备出手拯救太阳哥哥,让他尽快摆脱眼前的困境!”  “这……这恐怕做不到吧!太阳是宇宙间的光明之神,地位至高无上,仅凭你我之力,只怕很难做得到吧!”  “不去试一试看,又怎么知道是否做得到呢?我也知道,仅凭你我一己之力还远远不够,可退一步说,我们还可以想一想办法,另外找一找出路啊!我就不信,太阳哥哥已经沦落到这一步田地了,人仙两界就能任他自生自灭吗?”  “可……可我们看不到一点儿希望所在呀!”  “希望往往始于一念之间,只要你不放弃,敢想敢为,它就会应运而生,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我特别钦佩的一种大无畏精神,没有这样一种精神,拯救我的太阳哥哥也就只能是一种空谈了吧!”  “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  嫦娥虽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却于下意识中住了口。她不只有一丝丝内疚,更有一种自愧弗如的感觉在折磨着自己。毋庸讳言,论及道义也好,说到情谊也罢,出手助月亮公主一臂之力,都是一件义不容辞的事情。也许正如月亮公主所言,她所缺少的正是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罢了。  嫦娥仍在迟疑不决,一时无法开口表态。恰在此时,玉兔从门外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  平日里,嫦娥隔三岔五就要来月亮公主这里走动一回。很自然地,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玉兔也就成了月宫的常客。加之玉兔有着一种自来熟的天性,也就顺理成章地拿自己不当外人了。一迈门槛,他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却又把一番话说得吞吞吐吐:“月亮公主,我有话说……”  “玉兔,你到底有什么话,尽管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好了。”月亮公主也很喜欢玉兔,笑吟吟地盯住了他。  “事情的原由始末我都在门外听明白了,我只想说……”玉兔瞟了一眼嫦娥,见主人没有任何拒斥的意思,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他转向月亮公主,郑重其事地把话说了下去,“我只想表白一个意思,嫦娥姐姐是我的主人,她一旦决定陪同你去拯救太阳哥哥的话,我也要追随你们而去,再难再苦我都不怕,天大的危险我也不怕,一旦有用到我的地方,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玉兔也不会皱一皱眉头就是,总之一句话,你们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月亮公主仿佛不认识了似的,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玉兔,她不只颇感意外,而且倍加赞赏:“玉兔,你这一番话让我十分感动,可我还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是咋个想法儿呢?” 共 36203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感染前列腺结石会引发那些生理病症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友情链接
宝宝便秘 宝宝晚上睡觉咳嗽 宝宝正常大便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渭南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昭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室缺医院 崇左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金昌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张掖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酒泉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安顺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有哪些法四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拉萨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昌都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昌都有哪些全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外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银川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北屯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二甲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三级医院 合肥有哪些三乙医院 芜湖有哪些一甲医院 白山有哪些三丙医院 松原有哪些二乙医院 怒江有哪些二级医院 阿里有哪些二级医院 保亭有哪些三乙医院 宁夏有哪些医院 萍乡有哪些医院 鞍山其他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自贡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自贡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室缺医院哪家好 邯郸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湘潭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邵阳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益阳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鸡西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大连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大连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肝炎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芜湖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产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厦门房缺医院哪家好 朔州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